中国科学院前上海生理研究所研究员徐科在对虾大神经工作中的不端行为

  作者:范世藩

  神经兴奋过程是神经生理研究的中心课题之一。过去人们知道神经兴奋传导速度最快的约为120 米/秒,这是得自脊椎动物的神经,无脊椎动物神经的传导速度一般要慢得多。1960 年笔者发现无脊椎动物对虾大神经的传导速度可高达200 米/秒,随即发表了一个简报 [1]。徐科没有参加我的实验,可是他两次公开编造大神经的高传导速度是他首先发现的。

  I。徐科的两次公开编造

  1。 第一次:1984 年徐科安排以别人署名发表文章,宣称是他首先发现对虾大神经的高传导速度。

  1983 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讨论徐科提升研究员,按照他在对虾大神经工作的水平,被生理所学术委员会否决。1975 年徐科发表在对虾神经做的一个错得离谱的实验[2],在1978 年第 15 届中国生理学会代表大会全体会议上宣布, Hodgkin-Huxley 动作电位参生机制的理论已被他的这个实验推翻。Hodgkin-Huxley 理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提出来的,早已为许多实验证实,并得到 1963 年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是现代神经生理学重要的基础之一。提升研究员被否决后,徐科就安排以陈国治等署名,于 1984 年在上海 《自然杂志》 发表文章。宣称是徐科在1960 年春“首先发现”对虾大神经的高传导速度,并说这个发现是多么重要,引起了国外权威科学家的重视和惊讶 [3]。徐科意图用这个编造的、“重要的”“发现”来”证明”学术委员会评定他的工作水平不高是不公正的。

  我看到陈等署名的文章后向生理所领导反映,该文严重失实,生理所由副所长谭德培负责调查,结果证实,徐科从未测过对虾大神经动作电位的传导速度,大神经高传导速度是我首先测得的。谭德培和我同去 《自然杂志》 编辑部,指出陈文所述不实,杂志主编建议,由我在该杂志另发文章,记述 1960 年春对虾大神经工作的实情,即首先测得大神经动作电位的高传导速度等都是我的工作,以此作为对陈文的更正。此文经谭德培看过,也在 《自然杂志》 发表[4]。事实清楚后,徐科曾一再向我道歉。我本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可是我错了。

  2。第二次。29 年后,即2013 年,徐科编造了一个更荒诞的,他开创并主持对虾大神经研究的故事。

  上世纪 80 年代后,徐科曾去日本 Terakawa 实验室工作,2013 年徐科和Terakawa 出版了一本关于对虾神经的书[5]。徐科在为这本书写的前言和正文中,围绕发现对虾大神经的高传导速度,编造了更多谎言。

  在前言中徐科写道,1959 年秋生理所冯德培所长委托他建立海洋动物生理实验室,他去青岛工作发现对虾大神经的传导速度很高。 (1) 徐科隐瞒生理所的调查结果[参看4],再次编造对虾大神经动作电位的高传导速度是他在青岛发现的,而且将“发现”的时间,由1984 编造的1960 年[3],提前到了 1959 年秋。1959 年秋徐科没有去过青岛,徐科是 1960 年春才第一次去青岛的。(2)徐科编造青岛海洋动物生理实验室是1959 年秋冯德培所长委托他建立的。青岛海洋动物生理实验室是按照 1958 年中苏两国科学院的合作协议,于1959 年春由生理所和中科院青岛海洋所合作建立的,当时徐科还在上海生理所高级神经活动(条件反射) 组工作,根本没去青岛,和这个实验室的建立毫无关系。

  在正文中,徐科用了我的实验结果,却说这些是他的未发表记录。本书第十一章 《对虾大神经纤维高传导速度的发现》 中图11.1 所列对照实验是我做的,在我 1960 年写的,生理所为对虾神经工作申请当年上海一个奖的文章[6],以及1989 年我在《自然杂志》 发表的文章[4] 中都有记述。徐科本人过去曾多次编造这是我和他两人的工作[如7],可是在这张图的注解中,徐科更进一步编造这是他一个人未发表的实验记录。在同一章的文字叙述中徐科写道,这个对照实验所用大神经的传导速度为130 米/秒,可是传导速度 130 米/秒是得自我另一次实验中用的神经,其记录早已发表[1]。徐科将我两次实验的结果拼凑编造为他的一次未发表的实验结果,意图以此来制造对虾大神经动作电位高传导速度是他独自发现的假象。

  2002 年我写了一篇主要记述我于1980 年后在对虾大神经工作的综述[8],其中引用了我在1960 年得到的,在申奖文章中报告的一些结果。徐科来信警告我,他是申奖文章的署名人之一,未得他同意就引用,是侵犯了他的权利。徐科在1961 年就曾阻止我送生理学报发表这些结果,这次又警告我,不得到他的同意,不能引用。其理由现在终于清楚了,徐科这样做是因为他要用我的这些实验结果编造为是他的未发表工作,以制造对虾大神经高传导速度是他发现的假像。徐科在简报和申奖文章上署名的缘由,将在下面一节叙述。

  II。徐科在我写的简报和申X文章上署名的缘由

  1960 年春我发现对虾大神经传导速度很高后,写了一个简报[1]。当年春徐科第一次去青岛,负责青岛海洋动物生理实验室和海洋所以及苏联方面的行政联系协调工作,没有参加我的实验,我给他看简报,他在简报的署名中加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刚在不久前的“拨白旗”运动中,被批为是埋头业务,不关心政治,只专不红的“白旗,徐科批判我埋头业务是因为名利思想,想多出文章。如我不同意徐科在简报上署名,可能又被批是“名利思想”,因而徐科也就成为简报的署名人之一。在上面提到的申奖文章,因为同样的理由,徐科也成为署名人之一。徐科虽然在这两篇文章上都署了名,可是他不仅不了解当年我做的实验,也不清楚我写的文章的内容,因此他曾对我当年的实验作过不少错误的论述。举一个例子,我测量多根对虾大神经的传导速度为 80 – 200 米/秒。2011 年徐科发表文章,“讨论”我在 51 年前得到的这个结果,提出雌对虾大于雄对虾,它们分别长于 20 厘米和短于 15 厘米,因此当年我测的传导速度为 80 米/秒的是得自雄对虾的神经,而传导速度为200 米/秒的则是得自雌对虾的神经[9]。不仅当年我得到的传导速度80-200 米/秒的数据是连续的,并非分为80 米/秒左右和200米/秒左右两组,而且在简报[1] 和申奖文章[6]中我都已写清楚,实验中用的全是雌对虾。徐科的这个错误叙述,是他没有参加我的实验的又一证明,因为没有参加我的实验,所以不知道我的实验是怎样做的。我所用实材料在简报和申奖文章中都已媲宄,徐科也不知道,说明他在这两篇文章上虽然都署了名,仅仅是挂了个名而已。

  为了不再以讹传讹,我只得再次为文澄清事实。

  [1] 范世藩等 科学通报 4 月51 页(1961)
  [2] 徐 科等 科学通报 8 月 383 页(1975)
  [3] 陈国治等 自然杂志 7: 690 (1984)
  [4] 范世藩 自然杂志 12: 167 (1989)
  [5] 徐 科 Terakawa, S. Myelin Sheath and Saltatory Conduction,Springer (2013)
  [6] 范世藩 徐 科 生理所科技档案 (这个工作没有得奖,我准备将申X文章送出发表,为
  徐科阻止,只能存入生理所的科技档案。)
  [7] 徐 科 复旦神经生物学讲座 18: 171 (2002)
  [8] 范世藩 复旦神经生物学讲座 18: 209 (2002)
  [9] 徐 科 生理学报 63: 289 (2011)

(XYS201407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