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会灰色生意经曝光:定向公关平台敛财

  2014-06-26第一财经日报

  即将在明年迎来百年诞辰的中华医学会日前遭遇审计风暴,其“灰色生意经”由此浮出水面。

  国家审计署最新公布的审计报告显示,2012年~2013年间,中华医学会在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元~100万元的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与此同时,中华医学会还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1965.04万元,并将618个继续教育培训项目收入1.14亿元存放账外。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利用庞大的医生资源获取医药企业赞助,是中华医学会主要的生财之道。不少业内人士就此表示,此次暴露的问题主要反映了中华医学会生存的灰色地带,对此有必要加强监督。

  赞助的生意经

  审计署报告显示,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其中就包括卫计委下属的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存在的问题,包括公开标价收取医药企业赞助费、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以及将继续教育培训项目收入存放账外。

  根据中华医学会官网信息,成立于1915年的中华医学会现有83个专科分会,50万名会员,下设部门16个,法人实体机构3个,现任会长为原卫生部部长、现任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

  在83个专科分会中,按照疾病种类和常用科室划分,诸如呼吸、消化、血液、心血管、妇产等均有对应分会,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由圈内权威医院专家兼任。

  “在国内的医学圈子里,中华医学会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对企业来说。因为全国最好的医院,各个科室里最好的医生几乎都在它下属的专科分会担任学术领导和其他工作,有这些医生资源,就等于拿到了进入这些‘学霸级’专家所覆盖领域和医院的进门钥匙。”昨日,某接近中华医学会的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中华医学会第十一届神经外科学学术会议招商手册显示,顶级的白金赞助商报价60万元、金赞助商报价45万、袖珍日程册上报价3万、工作人员服装1万,此外,包括接送机指示牌、饮用水、指路系统等也都全部被作价出售。

  而在2011年于长沙举办的“中华医学会第十七次全国医学信息学术会议厂商参展赞助邀请函”赞助商公开方案中,赞助商价格则有明显差别――首要赞助金额10万元,享受包括1场90分钟的午餐卫星会、组织到会专家针对企业需求进行咨询、免费提供产品展台两个、免费在大会论文集或会议光盘上刊登广告、邀请代表参加会议、会议代发宣传材料等赞助商权益。

  如果想跻身中华医学会旗下的“明星分会”,比如“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下称“长城会”)和“东方心脏病学会议”(下称“东方会”),赞助费用还要更高。

  作为心血管领域的权威会议,“长城会”和“东方会”是业内顶级的两个学术会议,一方面是国内顶级的专家都会悉数到会,可谓业务提高和最新医学知识交流的顶级盛宴;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汇聚了国内最优秀的心血管专家,“长城会”和“东方会”也成为心血管领域企业挤入大医院的“必由之路”。

  “和疾病相关的分会赞助价码都很高,特别是近年来比较受关注的心脑血管等方向,‘长城会’的企业门槛是120万,‘东方会’是50万。”有医药行业权威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该权威人士告诉本报,特别是对目标大城市大医院的医药外企来说,年初都会做出一份详细的会议计划,“长城会”和“东方会”肯定是要最先保证参加的。

  “有这些大医院的各大主任们的关系,基本市场是肯定没有问题的,这样比广告的效果好得多,还不显山不露水。”他告诉记者,每年中华医学会下一年活动的说明会上,企业几乎都是主管老总亲自参加,甚至还需要提前公关。“都是闭门会议,多少公关公司、广告公司盯着,这些老板都是有钱款决定权的。”

  “定向公关”平台

  除了赞助外,企业对于“公关”参加继续教育的医生的渴望,也是中华医学会的生财之道。

  按照早前颁发的《继续医学教育规定(试行)》的规定:继续医学教育实行学分制,继续医学教育对象每年参加继续医学教育活动,所获得的学分不低于25学分。

  在这份规定中,继续医学教育的对象包括医生、护士以及医技人员等,每年均需要继续医学教育学分。学分获得的途径包括医院内部培训、地方医学论坛和高规格继续教育学习,以及发表论文等多种形式。

  作为卫计委授权的医生继续教育基地,中华医学会高规格、高质量、高频次的各分会学术会议,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广大医生群体累积学分的理想渠道,进而成为制药企业寻找各自具有“处方权”医生的平台。

  “医学会当初成立的初衷是为了业务交流和业务提高,客观地说,现在依然是它最主要的目的,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在现有医药体制下,集中了这么多‘最重要’医生的地方,想要独善其身也是不太可能的。”前述接近中华医学会的知情人士表示。

  有医药企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反映,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各分会主任、副主任委员级别人士有时候会显得“高不可攀”,自己的产品定位和他们代表的重点城市三甲医院还有区别;但来参加继续教育的医生来自全国各地,同一家医院一个科室的医生也会轮流来上课,寻找目标市场的医生,并通过不同级别的赞助拿到医生通讯录,这种“精准投放”对于企业拉近和医生的关系往往事半功倍。

  灰色地带有待阳光化

  “其实这次暴露的问题就是中华医学会生存的灰色地带,‘权力’过于集中,企业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又没有适度的监督。”昨日,前述医药行业权威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但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有不少观点均认为,作为非营利机构的中华医学会,承接了很大一部分国家卫计委医学教育的职能,在国家不拨款的情况下,接受企业赞助等形式并不违规,关键是是否正当使用接受的赞助。

  按照中华医学会公布的主要职责,其主要业务包括:开展医学学术交流;开展继续医学教育;开展国际间学术交流;开展医学科技项目的评价、评审和医学科学技术决策论证;评选和奖励优秀医学科技成果(包括学术论文和科普作品等);开展专科医师的培训和考核;发现、推荐和培养优秀医学科技人才等多种任务。

  “我国的立法、司法和执法现状表明,对医疗领域商业贿赂行为‘防’的能力不强,‘治’的效果不佳。”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解志勇教授曾撰文称,中国亟须建立一份专门规范医生报酬的“阳光法案”。

  他表示,按照美国现行的《医生报酬阳光法案》,每一家上市公司都要按照相同的标准公布信息,包括对每笔支付给医生超过10美元的信息进行披露。“信息公开的好处,既利于审计和发现问题,同时也能有效防止中标后修改交易价格的不正当竞争等违法行为。一方面要求企业将相关信息公布在阳光下,接受社会监督,另一方面为企业的正常营销行为和公益行为划出‘阳光地带’,让企业更加积极、规范地参与到医学科普和学术研究活动中。”

(XYS201406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