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梁建辉举报陆林教授的情况说明》之说明

  方老师:

  看到新语丝丁博士给你的信,有点感慨。这个平台很好,大家都有个说话的地方。

  关于陆林教授和梁建辉教授两人的恩怨,我是很清楚的,毕竟是圈内人,我不想实名,但看到不平事不说心里又憋屈。

  2004年陆教授应聘到北京大学医学部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当所长,近半年不到任(在美国)。好不容易上任,在任用研究所干部的时候又玩些手段(无记名投票时又不当时唱票);应聘时是说全职回国,在他的文章发表时,又标工作单位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赠送的实验仪器,用了不少运费,实为几个破烂盒子;研究所有些学历低的职工,他又进行什么改制,将他们几个要改为企业编制的;动用自己的权力要建立他自己的实验室。全所职工对他很有意见,要求医学部来领导到研究所解决问题,医学部副主任方伟岗和机关党委来了领导与研究所职工进行对话,大家当面提了很多的意见,话里话外就是要求他辞职。这事最后没有结果,职工中能提前退休的就退了,能出国的就出国了,能调走的就调走了。

  接下来研究所就更不得安宁,梁教授首当其冲。不让他实验用“吗啡”(为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实验常用药品)。挤兑他的实验室(见他将实验室的办公用品搬在楼道里);他引进了一种“酒鬼”老鼠,想进行实验室的改造,报告打上去很长时间都批不下来;学生毕业答辩用会议室也横加阻挠;最后发展到要将他老婆的工作搞没了。兔子急了都咬人嘛,可以理解。

  研究所的领导打报告《关于梁建辉同志恶劣行为导致药物依赖所工作瘫痪的汇报》看题目就知道是想致梁教授于死地。我想是不是梁教授早就掌握了他学术不端的证据?

  我想重点说说梁教授打研究所女同事(朱维莉)的事情。

  2013年10月7日,研究所发了一个书面通知《关于调整研究所科室干部的通知(NIDD/1309)》(见附件),宣布朱维莉是所长助理,丁增波是所长秘书,她们俩都是陆教授的学生,留下来时间不长。可见研究所的干部任免不用群众选举,也不用干部开会讨论,一纸通知就宣布了。

  第二天(2013年10月8日)下午4点多钟5楼楼道里发生了骚动,梁教授身体多处受伤从会议室冲了出来,并大声呼喊打110报警。当时,楼道里一下子来了很多人围观,丁增波显得非常紧张的样子,场面很乱。没多久,就见梁教授大声说:“我没有打人,是她们自己打自己呀,与我无关呀!”。这时,朱维莉捂着鼻子从会议室里出来(他们什么时候又回到会议室去的,大家都没注意)。对于梁教授大喊“我没有打人,是她们自己打自己呀,与我无关呀!”。丁增波和朱维莉没作出任何反驳的回应。

  事后多方了解,还原一下事情的经过:

  2013年10月8日下午4点多钟,朱维莉与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找梁教授谈话,关于工作调动的事情(研究所没有人事权),梁教授在征得她们的同意用了录音机,谈话过程中朱维莉说梁教授诬陷陆林,将矛盾激化,并起身来抢夺录音机,此时丁增波冲进来将梁教授打翻在地,梁教授冲出会议室叫喊打110。朱维莉抢了录音机与丁增波一起也出了会议室,并将录音机销毁(至今没有归还)。就在这个混乱的时候,梁教授看到了会议室惊人的一幕,丁增波打了朱维莉一拳。于是,梁教授大喊:“我没有打人,是她们自己打自己呀,与我无关呀”!梁教授被打冲出会议室就未再进会议室,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据说派出所最后处理的结果是:双方都有伤,各打五十大板。这点我觉得丁博士有失公平和诚实。你的那份《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为什么不公布出来呢?你不也罚款了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一个知情人

(XYS201406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