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的N个谜

  作者:胡炳坤(湖南大学退休职员)

  尊敬的方先生:

  你好!历时27年的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曾经是国家八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国家 “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如今却变得扑朔迷离。

  如果我们在百度搜索“CDK窑法磷酸”便会显示1900多个搜索结果,但是,只要读者细心察看,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搜索结果绝大多数都是2007年底或以前的信息,2007年冬季以后的信息却是凤毛麟角,下面是2007年冬季以后的两条信息的摘录和要点:

  襄阳汉江网消息 文/记者 杨明阳 实习生 史帝文 图/魏遵明 京利

  3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主席团会议主持人俞正声来到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湖北代表团,同代表们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

  “孙开林来了吗?”俞正声一进门,就点出驻鄂全国人大代表孙开林的名字。这令孙开林和其他湖北代表团代表都感到很惊讶。俞正声对9年前到保康尧治河考察的情形仍念念不忘。他问孙开林:“村里现在建设得怎么样了?CDK窑法磷酸科研项目搞成功没有?”

  当孙开林汇报CDK窑法磷酸科研项目已经打通全部工艺流程,正在进行设备选型,即将投入工业化生产时,俞正声说:“尧治河不简单,一个山区村,有胆识,有眼光,去攻克世界性科技难题,应该大力支持。尧治河要加大力度,加快进度,尽快试验成功,为湖北的磷化工生产走出一条新路。”

  http://www.hj.cn/2013/0417/467436.shtml

  另一条信息是《化工矿物与加工》杂志2011年01期刊登的《我国磷酸生产工艺分析与展望》,这是一篇被称之为精品论文的文章,见百度文库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tXsKEtlke26OnnmhooM650vG-y74OstaejgYDRN8yKW5aoC8glEYxtaSnMvA853iroCUmLokqBn_CbznlqVSJg9IUwM2rVAXBvkTAPQLpGe

  该论文对磷酸、窑法磷酸和CDK窑法磷酸做了阐述,该论文也披露了在湖北保康县尧治河村年产1万吨CDK窑法磷酸实验装置获得成功后,2008年已经有在建的年产5万吨工业磷酸的CDK窑法磷酸项目,预计这个项目投资超过亿元。

  从以上两条信息来看,这个曾经由吴元欣博士(武汉工程大学校党委书记、教授)、薛生晖教授、候拥和教授(长沙矿冶研究院)主持和领导的、列入国家八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大型科研课题――CDK窑法磷酸已经于2007年在湖北保康尧治河村获得成功,并且已经成功转化为生产力!

  由于CDK窑法磷酸的实验成功意义十分重大,当时的行业媒体、地方媒体(网络和平面媒体)进行了铺天盖地的高调的宣传,尽管今天已经很少能够找到当年网络宣传的信息。

  以下是一篇当时比较详细的报道。

  2007-10-24 18:08 来源: 汉江传媒网-襄樊日报

  http://www.hj.cn/html/200710/24/243965810.shtml

  在此之前,中国化工信息网有如下信息:

  http://www.cheminfo.gov.cn/ZXZX/page_info.aspx?id=93564&Tname=hgyw

  假如读者进一步阅读关于CDK窑法磷酸的论文和新闻,你便会发现这些文章中大多数都有“结圈”二字,尤其是保康尧治河万吨CDK窑法磷酸项目的新闻,结圈曾经使CDK窑法磷酸陷入绝境。

  所谓“结圈”,就是物料在回转窑筒体内粘接在某一区段的窑壁上,当回转窑冷却后,人们进入窑内,从回转窑筒体的轴向上可以看到窑内有一个由物料粘积而形成的“圈”,业内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窑圈”。 这个“窑圈”在回转窑运行中不断加厚,“窑圈”一旦形成,回转窑即进入病态运行期,窑圈会导致回转窑完全堵塞,使回转窑系统彻底瘫痪,传统的处理方法是将生产线停摆,将回转窑冷却至常温,工人进入窑内用风镐或大锤破碎窑圈,然后运走。“结圈”是回转窑与生俱来的最大缺陷,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由于CDK窑法磷酸采用回转窑工艺,结圈就不可避免,且以磷矿石为主的物料在回转窑内的结圈速度远远高于水泥回转窑、其它化工回转窑和冶金回转窑的结圈速度。CDK窑法磷酸的回转窑在未解决结圈问题之前,无法连续正常运行3天,请计算一下CDK窑法磷酸回转窑的运转率:结圈后停窑冷却需要半天或一天,处理结圈需要一天或两天,再次点火、升温、预热投料需要一天。其运转率还不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浪费的燃料、原料和非正常排污的数据我们就暂且忽略不计。因此,不解决回转窑结圈问题,CDK窑法磷酸的成功永远也只是井水中的月亮。

  CDK窑法磷酸是如何解决回转窑结圈这一难题的呢,上述汉江传媒网-襄樊日报的新闻里是这样说的:“今年4月下旬开始,尧治河新希望磷化拥和科技公司多方聘请专家来现场会诊,经过反复论证和分析比较,确定了以收酸系统、回转窑结圈为主的设备技改和技术攻关任务,在3个月的紧张施工和实验中,先后完成了矿粉车间、原料车间、还原车间和收酸车间等43项技改工程和9项技术攻关实验。8月17日,该项目进行了第10次试车,取得了连续开车实验5天的记录,但回转窑在高还原率情况下不结圈的技术难题始终没有攻破。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公司逐环节查找问题,制定科学改进方案,组织中层以上干部兵分几路到国内先进冶金企业和科研院所进行现场考察,向权威专家现场咨询解决办法” ,但是,新闻里并没有说明是哪一位“权威专家”解决了“结圈”这一难题。

  其实,当时网络上已经能够搜索到“清除回转窑窑圈方法及装置”的发明专利信息,专利号200410037079.1。当时确有一位人士曾经电话“咨询”过我,尽管对方口气十分的蛮横,也不愿意通报他的姓名、单位,但我还是诚恳的回答了他,七年过去了,至今CDK窑法磷酸课题并没有向发明人或专利权人购买这一专利技术。2011年初,这一技术已经在澳大利亚稀土生产商莱纳斯LYNAS建立在马来西亚关丹的回转窑稀土焙烧生产线上得到应用,该公司是当今世界最大稀土生产商,拥有4条3.5米直径回转窑稀土焙烧生产线。

  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从1988年开始实施时算起,先后成为八五重点科研项目、窗体顶端

  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到2007年冬天湖北保康尧治河示范装置的成功,历时20年,至今已经接近27年,其研究时间之长久、投入资金之巨大、参与人员之众多、官方关注层级之高,都是共和国科研史上罕见的。

  http://www.docin.com/p-690776363.html

  http://news.wit.edu.cn/html/xuexiaoyaowen/2010/1213/6013.html

  http://www.chemm.cn/news/news-16618.html

  今年将迎来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27周岁生日,假如是一个人,也应该快“三十而立”了,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现状如何?引人关注,因为它使用了公共资源,公民没有理由不能关注它。27年来,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留下许多让人猜测的神秘空间。

  一、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究竟是谁家的“孩子”?

  从网络上看,CDK窑法磷酸科研课题最早无疑是长沙矿冶研究院的课题。

  http://wenku.baidu.com/view/c295a9dd5022aaea998f0f23.html

  2007年又有武汉工程大学党委书记吴元欣博士负责的“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复杂难处理磷矿资源高效开发利用及深加工关键技术研究”中的“窑法磷酸和建筑材料联产的生产技术示范工程”(课题编号2007BAB08B10)

  http://news.wit.edu.cn/html/xuexiaoyaowen/2010/1213/6013.html

  不知从那一年起,这个课题又被记在以侯拥和教授名字命名的湖北省襄樊拥和磷酸科技有限公司名下。

  CDK窑法磷酸究竟是谁的主要科研成果,该科研成果获得成功后又转化为谁的产品?让人们雾里看花。从以往发表的关于CDK窑法磷酸的研究论文看,作者大多是以薛生晖、候拥和教授为主的长沙矿冶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和长沙矿冶研究院的合作者,CDK窑法磷酸是长沙矿冶研究院的重要科研成果似乎没有疑义。

  但是,目前长沙矿冶研究院官网的产品目录中不存在CDK窑法磷酸,其子公司和分公司名单中也不存在“拥和磷酸科技公司”, 这是第一个谜。

  二、解决回转窑结圈无疑属于CDK窑法磷酸的核心技术,CDK窑法磷酸是如何攻克这一关键技术,如何解决回转窑结圈这一世界性难题的,其解决的方法与装置是否涉嫌侵权?这是第二个谜。

  三、CDK窑法磷酸于2007年冬季在湖北保康尧治河村建立的万吨“实验装置”获得成功后,在网络及平面媒体(襄樊日报、化工类报纸等)进行了铺天盖地的高调宣传。是什么原因使得这种宣传又在当年戛然而止、几乎是销声匿迹呢?正常情况下,一个利国利民、造福后代的重大科研课题获得成功后,主持者理应高调宣传,积极推广,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低调?何以使这种低调持续保持7年,这是第三个谜。

  四、假如CDK窑法磷酸于2007年在尧治河已经获得成功没有疑义,那么如此重大的科研课题在近七年的时间里是原地踏步呢,还是已经转入地下、并在国内外获得大规模推广?CDK窑法磷酸,如今你在哪里?这是第四个谜。

  五、长沙矿冶研究院是国企五矿集团旗下的科研院所,其科研成果属于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用巨额科研经费获得的研究成果――CDK窑法磷酸,当转化为生产力之后又是怎样被记到了以侯拥和教授名字命名的襄樊拥和磷酸科技有限公司的?是转让还是赠予或是合资,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中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有没有内部交易黑幕?当然这个与学术不端关系不大,这也是难解之谜。

  以下是谜中谜:

  1、根据前述新闻中全国人大代表孙开林向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汇报,“CDK窑法磷酸科研项目已经打通全部工艺流程,正在进行设备选型,即将投入工业化生产”。请读者注意,这里指的是尧治河村的CDK窑法磷酸项目,那么作为长沙矿冶研究院这样实力雄厚的科研院所的CDK窑法磷酸项目,在全国乃至国外推广的情况又怎样了呢?一个实力雄厚的科研院所,有一项获得实验成功的重大科研课题,在近七年的时间里徘徊犹豫,其技术在原地踏步,这符合常理吗?
  2、一个单位项目投资从数亿元到数十亿元的高科技产品,为何不采用名正言顺的高调推广方式,却要转入地下?

  3、一个单位项目投资从数亿元到数十亿元的设备采购,为何人们看不到任何网上招标?

  4、一个单位项目投资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的大型化工项目,为何看不到网上环评公示?虽然CDK窑法磷酸其技术路线比较湿法磷酸、热法磷酸具有节能降耗、对环境污染较少、可利用我国丰富的中低品位磷矿石等优势,但作为大型化工项目,对环境的影响仍然巨大,如果能够不通过环评公示上马,不能不感叹CDK窑法磷酸的投资者和承建者其公关又是何等的到位。

(XYS201406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