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糊的牛头――和崔永元聊聊公开信

  作者:司马不忌

  崔永:

  看了你写给中国农大校长的公开信,俺感觉自己再也不能懦弱了、再也不能沉默了。出于对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考虑,俺也学着你的办法给你写封公开信。

  因为俺想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事情,你那《公开信》是在哪个集贸市场的代写家信状纸摊位上找人写的?开篇就莫名其妙的抖露“焦急”和“积极”这样的韩氏谐音小机灵,后面再加上“球惦记”和“惦记球”这样的大眼式暗喻……抄袭得完全缺乏水平。俺知道你是CCTV里熬出来的严肃记者,不应该具有谐音暗喻这样的市井式情商。再说你虽然开博数月,一贯走的是短文路线,如今乍冒一篇长微博,风格也显然很不一致。所以俺觉得如果你那《公开信》的代写价格超过一百块钱,肯定被人坑了。建议你去索赔,因为这回你是消费者。

  至于公开信的内容,那是啥呀?逻辑呢逻辑?逻辑都去了哪里?

  先让俺们来说说你那花了一百万的纪录片,公开信上说告诉了公众五个真相:

  “第一,美国人并非心甘情愿吃了近二十年转基因,而是不知真情稀里糊涂吃下去的;”你这里的“真情”二字具体指的是什么?你这是在说美国政府以及食品卫生管理部门在欺骗美国的国民?还是你认为美国人“并非心甘情愿”吃的转基因粮食不安全?你认定的这个“不安全”的依据是什么?

  “第二,转基因安全问题并不是没有争议,包括科学家内部也有争议”你的这个第二完全就是废话,也自己推翻了前面的第一条:美国人都“稀里糊涂”的吃了近二十年还好好的,说明了什么?小崔你打算说明什么问题?俺猜想美国人即使再吃二十年也还是会有争议,这并不奇怪,涉及公众的事务,有哪个没有争议的?

  “第三,转基因需要严格监管,滥种既违背科学伦理也违法,绝对不可容忍”这是一个病句:转基因的政府监管程度是由立法决定的,是否超越监管范围,由法律决定,也不存在“伦理”和“容忍”的说法。难道小崔你打算恢复宗教“神判”制度吗?

  “第四,转基因应该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目前转基因食品标识还有很多明显漏洞”。小崔的这句明显就是民粹主义思维了:政府满足公民的知情权有多种方式:譬如监管部门的客观宣传或者声明,譬如权威科研机构的科普介绍,并非只有在食品上做标识一种方式。至于小崔说到的“选择权”,其必要条件是具备客观的认识水平,否则你的选择依据是什么?法律保障“选择权”的实际操作手段是什么?

  “第五,转基因就是一种成功的分子育种商业模式,粮食产量牵涉到水、土、肥、种、密、保、管、工,转基因仅只是“种”的优化,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俺说小崔啊,你得思维分裂到啥样的程度才能说出这么逻辑混乱的语言?你一边说中国的转基因粮食“滥种”,一边又说“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莫非你打算说中国种植转基因粮食的农民都是不关心粮食种植经济效益的笨蛋?如果在中国发生了转基因粮食的“滥种”,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转基因品种具备明显的经济优势。
  至于“在中国未必水土服,未必产量增”,你这话如果早说几百年,你非但吃不到土豆玉米,你还吃不到“七十年代老味道”的西红柿。

  小崔,你那公开信中间那部分提到的,“1、中国的法律也能跟美国一样严,尤其是执行层面。2、中国的技术手段也跟美国一样先进,而且同样严谨。”“如果他们看到部委食堂机关幼儿园吃的都是转基因食品,他们就会放心吃。”俺们只能理解为你对政府管理水平以及官员道德水平的批评了,这些俺们也在批评,与转基因没有必然的联系。

  俺们很惊讶地看到小崔居然有这样的自信:“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和老百姓都信记者,却不信专家,这不是记者有问题,也不是老百姓有问题,而是专家和政府有问题。”这个真是奇怪了,难道小崔没有听说过最近几天他的老东家里被抓走了好几个记者?都是党的喉舌,小崔从哪里了解到老百姓相信记者了?是相信亩产万斤?还是相信3-15晚会?还是相信《新快报》的陈永洲?

  小崔的公开信最后提的四个问题实在是因果倒置的典范,俺都可以替柯校长回答了:

  “第一,当今的农业发展,粮食若平均分配,已经可以保证世界上每一个人免于饥饿的恐惧,饥饿现象确实存在,但并不是粮食本身供应不足,而是某些人购买力不足。(崔永元需要少吃减肥,崔成浩却永远吃不饱)转基因并不能改变这个现象,对吗?”

  答:无论是何种政治形态的国家,社会资源分配模式永远存在缺陷,但不是阻碍科学生产发展的理由;

  “第二,在中国,解决收割贮运和餐盘浪费问题是不是更迫切?贵校武维华院士测算过,全国每年浪费的食物总量可养活2.5亿至3亿人,这问题不好好解决,却要迫不及待推广转基因,您认为其间不是利益集团的推动吗?”

  答:这是“心灵鸡汤”的问题:解决浪费的问题,涉及到“所有制”和“权利”的问题,小崔打算推广“公社食堂”?

  “第三,转基因可以解决中国农村粮食作物种植中的土地面积缩小问题么?您觉得应该阻止土地的违法滥用,还是让人民吃转基因食物为违法滥用土地买单?”

  答:小崔的这个问题有点儿绕,但问题的基础很清楚:认可了转基因粮食的增产。那么,小崔又如何解释前面提到的“未必水土服”?小崔是否认为阻止了粮食播种面积的减少,就足以抵消转基因粮食的增产量?安全的转基因粮食品种的使用,与是否阻止了“土地的违法滥用”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否则,小崔又如何解释美国有足够养活所有美国人的粮食土地面积,为什么还要率先在本国推广发展转基因粮食作物?

  “第四,转基因的安全性,转基因育种的美好愿景,是转基因产业化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答,小崔的这个问题简直不是一个问题,俺得分别作答:转基因粮食的安全性才是产业化的必要条件。后面的那个“美好愿景”就别混在里面了,它什么条件都不是。

  最后,俺们必须注意到一个细节,在小崔谈论转基因的问题上,小崔一直没有提到过具体的是指什么转基因。俺们有必要提醒小崔:一种是经过政府管理机构和权威科研机构认可批准的转基因粮食品种;另一种是尚未获得上述批准的转基因粮食品种;批准或者批评前者,需要有科学的依据;否定后者,那就是法律层面上的问题;二者不能混同。

  把科学的问题混同引申到政治层面,那就是典型的民粹主义了。

  嘴炮党而已。

  另外,尽管小崔对自己的肥肉基金一直讳莫如深,俺们还是支持小崔发表看法的权利。俺们只是觉得小崔同学又是一百万拍纪录片,又是请人捉刀代写公开信的做法,大手大脚花钱太厉害了而已,有些可惜。

(XYS201406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