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安交大校长助理席光的另类腐败”一文的补充(3)

  作者:海外学人

  最近一段时间,西安交大书记、校长换届成了校友们热议的话题,因为同时空降书记校长在西安交大发展史上实属罕见。希望新任领导有思路、有能力、有魄力、有胆略将西安交大不断颓废的势头加以遏制,进而实现根本性好转。

  不得不承认,在西安交大的办学过程中,政府给予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从80年代的全国五所重点建设大学到“2+7”985高校,无一不是学校发展的机会和希望。然而,数十年下来,却是进步缓慢,任由其他高校超越之,已经从兄弟院校发展的对照坐标,变成大部分985高校对其的不屑一顾。就是中国高校普遍认可的大学本科教育的领先优势,也经过上任校长、书记十余年的折腾,如今也是每况愈下。无论在海外的校友聚会还是在国内的海内外校友聚会,谈及母校现状时,无不为之忧虑。

  新的书记校长上台后也十分重视学校的发展,据学校报道,5月6日、7日,王树国校长带队走访生命学院、航天学院、能动学院等8所理工类学院,深入各大实验室和科研教学基地,与学院负责人及优秀教师代表交谈,并召开座谈会全面听取各学院的学科建设、科研创新、人才培养等工作情况。

  然而,校友们更关心造成西安交大竞争力下降的内部原因,特别是校长助理席光等另类学术腐败对西安交大发展造成的不良影响等。如果不重视解决校长助理席光等类包括学术在内的各种腐败问题,雄心再大也终将一事无成。

  回顾校长助理席光的晋升过程,无不与席光的各类腐败和主要领导治校无方甚至渎职腐败有关。

  2000年之前,席光还是个学术界的另类,不务正业利用学校的资产(含资源等)开办公司,谋取私利。由于2000年前后的几年,是高校创收的热点年份,席光等开办的公司带来的收益成了积极争取官位的基础。

  2000年5月席光任能动学院院长助理,仅仅5个月后便升任副院长,看来曾经是西安交大第一大院的能动学院在2000年的财务状况也不是十分理想。正是这一任命使得席光有了做国家项目的机会。然而,席并没有通过承担国家项目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而是通过各种关系为向学校管理部门进军做准备。

  其实在这之前的1998年,席光已经瞄上流体机械学科带头人的位置,并通过各种手段将谷教授(中国流体机械学科第一位博士学位获得者)逼走(到上海交大任职),自己成了学科带头人。2002年,席光又有了流体机械国家专业实验室主任的头衔。这一头衔本是个空位,因为国家要求国家专业实验室由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替代。如果不能够转成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话,它已不复存在。

  2003年12月,令西安交大许多从事科研工作的教工不解的事发生了,席光走马上任科研处长。席光在科研处长的岗位上做了四件非常突出的事情:(1)2004年申请国家计委产业化重大项目“大型离心压缩机集散监控系统”获得成功,国家财政资助1600万元;(2)2004年1月16日其团队主要成员在长沙成立长沙赛尔机泵有限公司;(3)2007年席光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4) 2009年席光成为国家 “十一五” 863 计划重点项目 “微型燃气轮机”总体专家组组长。

  关于国家计委(现国家发改委)这1600万元,是一个典型的挪用科研经费用于其他目的的案件,学校内部举报不断。

  关于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席光创造了至今为止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申报最大的笑话,新语丝网站上曾经有人揭露过此事。仅凭一般性的SCI文章且他引累计不足5次就能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支持,这不仅是笑话,而且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因此,请问国家基金委:《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管理办法》第三条“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支持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绩的青年学者自主选择研究方向开展创新研究,促进青年科学技术人才的成长,吸引海外人才,培养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这个管理办法是针对全国所有申请当年(1月1日)未满45周岁的申请者吗?席光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的突出成绩体现在哪儿?

  在海外学者心中,国家基金委的项目评审是公平的、公正的,这是事实吗?可能因为我们在海外的时间久了,对国情不够了解吧。

  由此看来,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的评审也不是那么真实可靠,就像席光不是靠业务能力和管理水平当上科研处长一样。

  关于长沙赛尔机泵有限公司,成立之初的目标是:替代沈阳鼓风机厂(称沈鼓)和陕西鼓风机厂(称陕鼓),建成中国第一大鼓风机厂(俗称鼓老大)。如今十年过去了,红极一时的将长鼓建成中国鼓老大的美梦破灭了,交大在行业的名誉受到了严重损害,但个人发财的欲望得到了满足。这里边涉及国有资产的流失等问题。

  关于“十一五” 863 计划重点项目“微型燃气轮机”总体专家组组长及其所做工作,请有兴趣的读者查一查,答案不难发现。

  我们中的有些校友与大连理工大学有学术交流,在大连理工听说沈阳鼓风机厂与大连理工大学合作成立了“沈鼓-大工研究院”,研究开发大型离心压缩机的诸多关键技术问题,并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为什么沈鼓不与西安交大成立同样的研究院,发挥母校在此领域的更大优势呢?

  我们询问了在交大的老师,他们说,与沈鼓一直有紧密合作,先是985二期与沈鼓共建研究平台,再后来也成立了“沈鼓-西安交大研究院”,问题在于,合作进展有限,而且一开始运作平台合作和共建研究院的并不是席光。由于席光等开办公司在沈鼓、陕鼓中造成的不良影响,特别是在长沙建立工厂时打出了要建中国鼓老大的口号,引起沈鼓、陕鼓嘲笑,所以,多年来沈鼓、陕鼓并不与席光及其团队进行实质性合作。

  因此,沈鼓、陕鼓成为席光仕途发展的畔脚石。席光认为自己的头衔尚不够震慑沈鼓和陕鼓,只要冠上校领导的头衔,沈鼓、陕鼓自然要与他本人合作。2009年,是席光十分得意的一年,先是兼任了流体机械及压缩机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一职,接着于坐上了校长助理的宝座,并继续兼任科研部(原科技处)部长。

  席光任校长助理以来,苦费心思,又做了四件大事情:(1)与沈鼓接触,直接掌管双方合作的985实验平台,并主导“沈鼓-西安交大研究院”的建设;(2)不放弃任何利己的头衔,借流体机械系换届的机遇,席光自告奋勇地将流体机械工程系系主任的头衔戴在了自己头上,尽管这个系主任的级别与校长助理差很多,考虑到这也是逼迫沈鼓和陕鼓与其合作的筹码,兼任再低的职务又有什么呢,况且只是兼任,又不影响出去后人们称呼席助理甚至席校长;(3)多年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终于有了结果,2013年,“高负荷压气机定常/非定常流动机理及流动控制研究”获得比准,经费305万元;(4)承担了众多国家863、科技支撑等项目,论所承担的国家项目数,与做科研处长之前相比,增加幅度巨大;与2000年之前做教授相比,那更是天地之别了。

  这一切或许并不是席光的终极目标,他期望更上一层楼,早日去掉助理两个字,为自己进一步腐败奠定基础。

  现在,席光仍是校长助理,可在西安交大领导分工中却是这样叙述的:协助主管人事副书记工作,主要负责人事工作,分管人力资源部。我们弄不懂,如果如此分工的话,是否应该称为书记助理呢?

  席光的发展经历,是一个不择手段晋升和学术腐败并存且不断深化的过程,他的故事演绎了一幕真实的中国高校官本位大戏,反映了西安交大多年来持续衰败的内在原因,也是上届书记校长不作为的真实写照。

  如果席光这样的人在西安交大的发展空间依然存在,如果具有真才实干、心胸宽大、创新开拓意识强、将学科学校发展放在首位的人不能放在领导岗位,西安交大有什么理由发展呢?新的书记、校长到基层调研又有何用?

  干部队伍建设才是西安交大欲发展需要首先解决且特别紧迫的任务,消除校长助理席光等另类学术腐败对西安交大发展造成的不良影响等才是工作的重点。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XYS201406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