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为什么要骂“支那猪”?

  ・方舟子・

  罗永浩宣布要做拳打三星脚踢苹果的世界无敌手机后,曾经去过三次日本,每次都会在微博上发表媚日辱华言论,例如:“啊,我的富士山……”“我爱日本!”“没有日本的话,亚洲是不值一提的。”“娇滴滴的民族没有未来(中国人的民族情感也比美国黑人还要娇滴滴一万倍)”“支那人不好好学学,光跳脚骂娘是没用的……”“太君威武,我死也瞑目了……”“还是太君威武啊”“太君确实TM威武”……此外他还骂过网友是“支那猪”、“支那小猪猪”。

  “支那”原本是古代印度人对中国的称呼,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民间流行用“支那”称中国,当时是尊称。旅居日本的中国反清志士,因不愿称“大清”,也学日本人把中国叫做“支那”,自称是“支那人”。但在中华民国成立以后,“支那”的含义逐渐发生了变化,变成了蔑称,到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支那”、“支那人”更是成了侮辱中国、中国人的称呼,为所有不愿当汉奸的中国人所憎恨。日本战败后,日本外务省在1946年6月6日发出《关于避免支那称呼事宜》承认了这一点:“往昔通常使用‘支那’二字作为中华民国之国名,今日应改用中国等称号。查‘支那’之称素为中华民国所极度厌恶者。鉴于战后该国代表曾多次正式及非正式要求停止使用该词,故今后不必细问根由,一律不得使用该国所憎恶之名称。”此后只有日本右翼分子还继续用“支那”、“支那人”的说法以污辱中国、中国人。至于“太君”,则是抗日战争期间汉奸对侵华日军的奉承称呼。

  这些常识,中国人都知道,罗永浩当然也知道。罗永浩以抗战期间的汉奸自居,奉承日本人是“太君”,骂中国人是“支那人”、“支那猪”,理所当然地激怒了广大网民。罗永浩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企业家”,被其金主约束不得再在网上耍流氓,以免影响企业和产品形象,那么为什么罗永浩却敢于激怒广大中国人?就不怕其“精心打造”的锤子手机从此真被当成了“锤子”臭了大街?

  奥秘在于,罗永浩的营销策略与众不同,可称之为邪教式传销。我当然不是说他搞的是法律意义上的那种非法的邪教、传销,而是说其营销手段与邪教、传销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

  邪教式传销的特点之一是神化“教主”,要把自己吹嘘成行业救世主,所以办博客网站要抨击国内的类似网站特别是最大的新浪博客是垃圾,办英语培训要抨击国内的所有英语培训特别是最大的新东方是垃圾,做手机要抨击全世界的手机都是垃圾,连苹果也已都走入了末路,要靠其作为乔布斯的“接班人”来拯救。罗永浩在开始做手机后,更是把这一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让人犹如在安定医院听一个患者的呓语,例如:

  “这个行业只有一个聪明人,可他已经死了,剩下的是一群选错了行业、即将再次被虐杀的倒霉蛋……”

  “突然我就伤感起来了:你只是勤奋工作,努力做好自己,结果很多你的同行就要倒闭了…生命真残酷啊。”

  “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只要我们做成功了两款产品,第三款产品一定是去北美卖的,我不满足在中国做一个企业,没什么大意思”

  “我会努力的,把锤子做好了将来收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的苹果并复兴它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且我也意识到,只有这样,才能让提姆库克和强纳肾爱抚明白,谁才是从精神和方法论上都真正继承了乔布斯衣钵的唯一传人。”

  “就这么说吧,ios到现在历次升级里边,百分的六七十的功能创新是我预见到的,如果你过去好几年的时间,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很难不自信,如果这件事频繁的发生在你身上,你可能又会产生幻觉,你觉得你被选中了。然后是完美主义倾向,在这方面我是经常需要看医生的,现在我唯一比乔布斯老师差的就是“现实扭曲场”,但是我有人格力量我怕谁呢。综合了这些以后,我不得不得出一个非常冷静的判断,这位美国人肯定没有想过他的接班人在中国。”

  邪教式传销的特点之二是要有一个好听的思想口号,办博客网站的时候叫“自由主义”,办英语培训的时候叫“理想主义”,做手机的时候叫“完美主义”“工匠情怀”,让粉丝觉得买的不只是产品,而是思想。有罗永浩的粉丝说了嘛,买锤子手机买的不是手机,而是“情怀”“感情”。

  邪教式传销的特点之三是要善于“传教”,推销自己。有了网络,这变得比较容易了。即使是产品发布会,也要办成传教布道会。有人会说,比尔・盖茨、乔布斯不也开产品发布会?国内企业家不也都跟着学吗?但是你见过他们在发布会上大部分时间是在讲“我的奋斗”吗?最后听众记住的其实不是产品,而是某几句甚至只是一句励志的话。例如锤子手机发布会之后,罗永浩粉丝众口相传的,只是罗永浩最后说的“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只是认真”,他们仿佛全忘了罗永浩当初夸下的拳打三星脚踢苹果的海口,也不去赞叹锤子手机的性能(也确实没什么性能值得让人惊叹)。

  邪教式传销的特点之四要有惊世骇俗的言行,只有这样才会脱颖而出,自成一派。罗永浩曾说:“我低调你妈掳。我没钱没人怎么低调?”可知这是有意为之。由于骇人言行引起的外界反弹会让信徒产生一种受迫害的幻觉,从而增强团体的凝聚力。越来越骇人的言行则可以逐步洗粉,让剩余的信徒的忠诚度变得越来越高。满嘴脏话、写“千逼文”、跟人论战论不过就去对其女性家属耍流氓、吹牛吹破了天,这些与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做法,其实就都是洗粉的手段,每发生一次就都会失去一批粉丝,但也让留下的粉丝越来越忠诚。到后来干脆冒国人之大不韪,崇拜“太君”,骂“支那人”“支那猪”,就是洗粉的最后一步,剩下的信徒连这个都能接受,那么“教主”说什么也都会相信了,不管说了多少自相矛盾的话,自打了多少次嘴巴,食言了多少次(比如曾经反复声称绝对不会做屏幕大于3.5英寸的手机,而拿出的第一款手机却是5英寸的),都无所谓了。更关键的是,这时候即使把白菜卖出了黄金价,已被彻底洗脑的信徒们也会欣然掏出腰包,外界的所有批评都会被当成“抹黑”,更坚定其掏腰包的决心,因为他们买的不是白菜,而是虚拟的黄金。

  不过,这种邪教式传销毕竟不是真正的邪教、传销,不像真正的邪教、传销那样有严密的组织,有传教士、下家为了自身的利益狂热地推销、拉人入伙,而基本上就是靠“教主”一个人的一张嘴,所以很难像某些邪教、传销那样做大,其最终的失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牛博网办了几年关门了,“老罗英语培训”办了三年半死不活了,锤子手机只不过是一锤子买卖,能支撑多久,取决于买得起这种高价手机的脑残粉有多少、资金链何时断掉。可以预想,在锤子手机灰飞烟灭之后,罗永浩还会继续去折腾别的事,而使用的手段,依然是邪教式传销,因为那是他唯一擅长的。只可惜,在互联网时代,邪教、传销容易做,反邪教、反传销也容易做。罗永浩的最佳归宿,还是去混娱乐圈讲脱口秀,有号称用上亿资金打造的锤子手机当道具,足以秒杀郭德纲。

2014.5.24.

(XYS201405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