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的学术不端行为

  尊敬的方舟子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十分仰慕您。我在读书的过程中,发现了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的学术不端行为。现把相关材料发给您,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请您利用您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公开揭露袁振国的学术不端行为。

  谢谢您!

  一名博士生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的学术不端行为

  作为一名正在准备毕业论文的博士生,最近在翻阅袁振国的《教育研究方法》(2000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方法》)一书时,发现该书部分章节内容竟然与刚刚读过的另一本书完全相同。于是赶紧找来那本书,即袁振国主译、窦卫霖校的美国学者威廉・维尔斯曼著的《教育研究方法导论》(1997年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导论》)。

  仔细核对两书内容,惊讶地发现《方法》一书的第1-7章竟然一字不差地照抄于《导论》一书,只有个别文字稍作修改。如袁振国擅自篡改了《导论》第39页的案例名称,将“俄亥俄州”改为“上海”、“一所女子大学预科高中9-12年级”改为“一所民办大学2年级”、“1970-1980期间俄亥俄州”改为“1980-1990期间北京市”。

  袁振国在《方法》一书的后记中,标明了《方法》一书的第8-10、12-14章(共6章)的撰写人。故意将第1-7、11章未写明作者,自然就意味着是由后记作者和本书的主编写的啦,说明第1-7、11章这8章的抄袭是袁振国亲自所为。退一步,袁振国或许要狡辩,只承认自己主编了《方法》一书,而不承认抄袭。但是《方法》抄了《导论》七章的内容却未有一处提到《导论》和《导论》作者,这不是疏忽,而是刻意的回避。说袁振国剽窃《导论》,据《导论》成果为己有,是学术不端行为,证据确凿!

  《方法》出版时,袁振国尚在华东师范大学任教。2004年《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规定“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袭、剽窃或侵吞他人学术成果”,2009年《教育部关于严肃处理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的通知》强调必须严肃处理“抄袭、剽窃、侵吞他人学术成果;篡改他人学术成果;伪造或者篡改数据、文献,捏造事实”等学术不端行为。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用“袁振国”和“抄袭”两个词在百度上一搜,发现2006年3月7日,时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副司长的袁振国就学风建设问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采访中,不顾自己曾经有剽窃的前科,还脸不红心不跳,信誓旦旦地说:“学风建设委员会”的职能是有效治理高校出现的“学术抄袭”和“学术造假”问题,“它绝不是一个摆设”。(参见“‘学风建设委员会’绝非摆设”,《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3月20日。)依据袁振国惩处学术不端的信誓旦旦的言词,对他自己的这种学术不端行为又该如何惩处?

  再在网上搜索“袁振国”的相关新闻网页,看到去年袁振国辞去教科院长职务后,有人在网上发帖说他做学问还不错,当时我也有同情感,可这么大范围的抄袭让他的形象在我心中彻底崩溃,不知道他的著作中还有多少是抄袭的,还有多少是利用职权指使他人写的却署上袁振国的大名!

  又搜到《中国青年报》在2013年6月27日、6月29日、7月2日、7月12日,《中国新闻周刊》在2013年7月15日先后曝光了袁振国在担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时破坏课题评审规则为个人、亲属、合作单位谋取国家级课题的违纪行为。但是,在2013年7月29日袁振国辞去中国教科院院长一职后,对这些曝光问题的调查就再无下文。2013年底,人民网在盘点当年烂尾新闻时,指出“调查也不能因袁振国辞职而止步,也不能长时间‘正在核查’而无进展。曝光的问题若真实存在,必须尽快查明、严格追责,并给公众明确的交代。”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完善党务、政务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推进决策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轮到“国”字号的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袁振国的这些问题咋就不见公开呢!

  试问教育部,袁振国辞职就能遮盖所有问题不被调查吗?2013年的这条烂尾新闻究竟还要烂到何时?

(XYS201405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