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美国人吃了20年的转基因产品”的感悟

  作者:平凡书

  5月6日,美国农业部官员在北京发布了美国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生产与消费的信息;几乎与此同时,传媒报道了法国议会批准禁止在法国种植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的法案。我查看了网上对此两条消息的反应,很不一样。大量的读者对前一条消息有很多回应,除了反转派和支转派相互对阵之外,读者质问中国政府为什么允许进口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有的评论则断言是政府官员受贿,才导致美国转基因产品大量进入中国;而对法国通过的禁令,似乎切合反转派读者的心愿,他们不开骂,也就没有什么可对阵的了。

  在评论一件新闻之前,先要搞定新闻的可靠性。对于美国官员的谈话,有人说,这是美国人的一方之言,不可信。那么试问,谁的话更可信呢?难道记者崔永元到美国转了一圈,制作了一部反基因的宣传片,更可信吗?且不说多年来,大陆记者说谎话的记录已经是众人公认的事实,就拿崔永元个人的身份来说,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无人能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可是这位美国官员,有名有姓,他可以假造数据、随口乱说吗?他说,美国生产的大豆、玉米,90%是转基因的,而且大部分国内消费已经20年。须知,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样的数据是谁都可以到农业部去查;如果不是这样,被人揭发,不仅这位官员会遭解职,他的上级也可能官位不保,甚至还要吃官司。所以,这位美国官员的话,真实反映了美国人消费转基因食品的真实情况。再说,美国也有强大的环保组织,也会有那么一批人反对转基因食品;如果真像崔永元说过的那样,美国人基本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听到这位美国官员的话以后,他们不会乘势发起大规模的全国反基因抗议运动,甚至“砸烂农业部”吗?可惜,若干天过去了,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也许还要等些时候?那就等等吧,我估计是等不来什么戏的。

  至于法国的禁令,如果多看一些较详细的报道,就知道这只是法国两种力量的较量在此阶段的结果。欧洲议会,早就有允许进口和种植转基因产品的立法,西班牙、葡萄牙已经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法国原来也允许,只是最近偏重于谨慎的舆论占了上风,才做出禁止某些品种的种植;将来会怎么样,还很难说。

  在美国官员证实美国人大量食用转基因大豆、玉米产品之后,一些人将关注点转移到该官员“二十年没有发生安全问题”的说法,于是提出这样的问题:二十年没有问题,三十年、五十年、或更长的时间以后呢?能保证也没有问题吗?这问题看起来很尖锐,值得探讨。

  美国人也是人,虽然他们不像中国人那样追逐光宗耀祖,可也不愿意断子绝孙。二十年前,当他们把转基因大豆、玉米推向市场时,他们没有誓言保证这玩意儿在多少年内不会导致断子绝孙;因为他们那时也找不到这玩意儿会造成断子绝孙的因素。既然如此,他们就从小范围到大范围试着吃起来。这二十年里,天天都在监视着任何断子绝孙的因素出现,结果没有,这就是许多美国人吃了二十年的转基因食品的实情。这样对待转基因食品,不对吗?

  回头来看一个中国的例子。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已经推广几十年了,几亿人都在吃,请问袁先生,你那个技术里,有个“雄性不育”的名词,没有人联想到这是不是影响男性生育机能的东西吧。但是,可不可以问袁先生,能否保证,百年、千年之后,你的新、老品种,不会导致任何不利身体健康的后果?我想,袁先生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也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他能说的是:中国人首先吃了许多年,然后走向世界,至今没有问题;至于今后,只能说,兢兢业业地走着瞧,待发现问题以后,再做处理。这就是一种实事求是负责任的科学态度。对待中国人的发明如此,对待外国人的发明也应该如此。事实上,历史上一切有争议的新发明,大多经历同样的过程,谁都不能保证永世不出问题。

  一种新技术的兴起和推广,来自社会和市场的需求。人类要解决温饱,必须有足够的粮食,同时为了保护环境,还要尽量少用农药和化肥。只要是能满足上述条件的粮食生产技术,必然受到追捧。科学家和政府的责任乃是尽力保证产品的安全性,而不是跟在一群科盲的后面,动不动就发出禁令。人们常说,美国人分工很细,每一行业,都有行业的权威,老百姓把专业方面的事,委托专业人士去管;要说公民的监督,也是通过专业人士来进行。我们的国家就不一样了,一股抵制洋技术的风在市民中吹起来,马上得到一些名嘴、隔行院士、万能环保专家的响应,使得本行的专业人士都不敢说话了,怕舆论骂为洋奴、汉奸。专业人士想研究转基因技术,也只能偷偷地干,只有等到哪一天党领导说话了,才能直起腰杆子干,可那时,人家已经远远走到前面去了。美国的科技在世界领先,和这个民族的敢于冒险、崇尚竞争、重视专业分工的精神是分不开的。

  可以举的例子很多。譬如交流高压输电,一百年前由从欧洲移民来美国的特斯拉发明并推广,就受到以爱迪生为首的直流集团反对,他们用高压会打死人来吓唬老百姓。核技术的应用,更是遭到大规模的抗议,也确实出现过切尔诺贝利、三里岛等核泄漏事故;但是,这些技术都在人们的努力下渐趋完善和安全,一直沿用到现在。就说一个小小的微波炉吧,美国很早就在市场旺销,可是欧洲就很迟才逐渐接受,俄国就更晚(1976年的苏联,还颁布法令禁用微波炉)。老百姓的科学技术知识水平低,缺乏自由竞争的机制、又不相信专家的意见,就会导致恐惧心理泛滥。当时一个很吓人的例子是,用微波炉加热的输血袋,导致病人死亡。这样的“小儿科”的例子,至今还有人引用;他们不懂得微波炉里的电磁场是一种驻波,其能量分布是不均匀的,用之加热血液,在整体温热之后,局部很可能出现“煮熟了的”血块,给病人输入带血块的血,岂能不致人死命?!一旦这些问题搞清楚了,微波炉还可怕吗?美国人率先广泛使用微波炉,在这件小事情上,带动世界潮流,也可以算作一个样板。

  最近,反转基因派有一些战术上的“退却”,因为他们赖以为生的几个吓唬人的小白鼠实验,没有几个人能够重复,他们也无法证实吃了转基因食品,就会导致各种恶果;于是,他们打出“要知情权”的牌,要求在食品上标记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他们以为,大多数老百姓出于安全考虑,会自然地拒绝转基因食品,反转派就赢在市场上了。对此,支转派可以建议,既然要知情权,那就来一个“全面知情权”,食品上既标明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同时也标明食品中残留农药、残留化肥的成分,尽管这些残留量都符合食用标准,但是许多非转基因的食品中的有害物残留量,会大大超过转基因食品(这里暂且不谈有机农产品,因为美国尚且未普及有机农产品,中国也许只有特供,新语丝上对此有专文论述);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价格优势,老百姓会选取那种食品,反转派有必胜的把握吗?美国人不是傻瓜,他们吃了二十年的转基因食品,好象是冒了二十年的风险,但是他们的肚子里少了二十年的农药、化肥残留物的积累;他们广大的农田里,基本没有这些残留物的污染,他们亏了还是赚了,再明显不过了。

  所以我相信,在严格的安全监管下,转基因农业技术的推广应用,一定是:青山挡不住,毕竟东流去!

(XYS201405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