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造谣转基因

  尊敬的白院长,方所长,种书记,匡院士,

  我是一名在美国攻读生物医学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最近发现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蒋高明研究员在各种公共媒体(科学网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75&do=blog&id=789525;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ea0190102ebeh.html)上造谣,声称其研究成果发现转基因大豆致猪畸形、生病、死亡。

  作为一名生物学科研人员,应该知道,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上市转基因作物引起动物伤害或疾病的报道。而国内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讨论也引起民众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极大恐慌。以崔永元为首的媒体人,没有经受任何生物学训练,利用自己掌握的媒体资源,散布转基因,已引起相当一部分民众对于转基因作物的恐惧。而蒋高明研究员作为受过科研训练的研究人员,却在公共媒体上散步没有经过任何科学论证的谣言。其科技工作者身份更加剧了谣言的传播。

  作为一名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生物医学从业者,出于对科学和真理的坚持,以及处于科研工作者的责任,我特发此邮件,希望中科院能够严肃处理这种造谣者。

  此致
  敬礼

  一名生物医学博士留学生

  附蒋高明博客全文:

  博文
  丹麦国家媒体大曝光:美国的转基因大豆致猪畸形、生病、死亡
  已有 272 次阅读 2014-4-28 19:36 |个人分类:建言新农村|系统分类:博客新闻|关键词:转基因 丹麦 动物 危害 猪

  【明辨是非】丹麦科学家的发现,符合转基因作物的特点。中国黄浦江漂死猪,实际上也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大好的研究机遇,可惜我们错过了。不过,我们的团队送检的样品发现,当年黄浦江死猪上游的猪饲料中,发现了转基因成分,是转基因饲料。这或许与丹麦学者的发现是一致的。

  丹麦国家媒体大曝光:美国的转基因大豆致猪畸形、生病、死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683ce0102es67.html

  作者:半解一知半解 时间:2014年4月28日

  被美国反人类的转基因利益集团猛散毒(Monsanto,也译作“孟山都”)和美国政府收买、控制的以中国农业部为首的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长期以来披着科学的画皮否认国内外所有证实转基因严重危害环境、动物和人类的独立科学研究成果和被揭露的转基因巨大危害事实。而且,他们一手遮天严密控制着媒体、科技、公检法和政府,不允许任何转基因有毒有害的研究和事实报道,对于可能危及到他们利益的反转斗争,他们则非法动用公、检、法进行迫害。但是,面对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穷凶极恶的黑色恐怖法西斯罪行,国内外都不乏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仁人志士为了自己、家人、亲朋好友、民族和人类的生命安全与他们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

  本文的主人翁,一位丹麦的养猪农民艾布.博拉普.佩德森(Ib Borup Pedersen)先生就是这些不畏转基因强暴和邪恶势力的典型代表。由于他3年来毫不妥协的坚持,现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危害问题终于上升到了丹麦国家层面,丹麦国家级的电视和报纸都进行了报道,国立第二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进行调查。

  2012年4月,该养猪农民首次借助媒体披露了转基因大豆对小猪和大猪的巨大危害:腹泻、厌食、产奶少、死胎、畸形、死亡等。相关内容请见以下文章:

  《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光明网)

  《丹麦转基因大豆饲料毒性研究意义重大》(光明网)

  《从丹麦实验看数万死猪转基因之祸》

  《丹麦一养猪农民揭露转基因大豆对猪的巨大毒害与毒杀!》

  《丹麦养猪户转基因大豆饲料改非转大豆饲料猪更健康产仔多》

  《丹麦养猪场档案:转基因大豆损害健康非转基因大豆有益健康》

  《GM Soy Linked to Illnesses in Farm Pigs》(转基因大豆与养猪场的猪病有关联)

  《GM soy linked to health damage in pigs C a Danish Dossier》(丹 麦档案:转基因大豆导致猪的健康受危害)

  《Deformities, sickness and livestock deaths: the real cost of GM soy》(转基因大豆的真实代价:猪的畸形、生病和死亡)

  《Danish Farmer Reverses Illnesses in pigs by reverting to a GM-free soy》(丹麦农民改用非转基因大豆逆转了猪病)

  尽管这一重大消息披露后,也引起了国际国内的震动,但在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一手遮天的情况下,不可能引起政府和科研部门的重视,他们要么害怕被潜规则装聋作哑,要么是被猛散毒收买控制的走狗,尽管证据确凿,但这个严重问题和其他独立科学研究一样最后依然是不了了之,而报料人却遭到转基因行业的恶毒攻击,被说成是疯子。

  但是,佩德森先生并没有因此放弃为真相和真理的奋斗,终于,他的顽强得到了丹麦国家级学术机构和媒体的重视并予以研究和报道。他在电视采访中展示的受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毒害的小猪更是骇人听闻,是转基因巨大危害科学研究的铁证。

  在中国,自从2005年以来,有关转基因的巨大危害研究、事实揭露和宣传一直在顽强地进行着,然而,由于农业部被猛散毒和美国政府收买控制,而且,前国务院为了配合美国让中国转基因化更是火上浇油,把“致畸致残、致病致死、断子绝孙、亡国灭种”的转基因作为重大专项并差点作为战略支柱产业在全国大肆强行推广,转基因作物更是在全国肆无忌惮地非法种植,不仅如此,农业部还全程弄虚作假批准猛散毒的转基因抗草甘膦大豆的安全证书,致使中国每年进口达60000000吨左右,不仅给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以毁灭性打击,更使中国的家禽家畜、全国人民深受其害:家禽家畜因为直接食用转基因饲料,每年都有大量死亡,例如,仅仅生猪一项,估计全国每年的毒死量为100000000头左右(最著名的当属万头转基因死猪2013年初畅游黄浦江)。全国民众的癌症、白血病、不孕不育、肾病、肝病、流产、死胎、畸形等恶性疾病快速增加,均居世界前列,现在,婴幼儿,例如:零岁、9个月婴儿患癌症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武汉儿童的癌症患者5年翻了10倍;在河北,转基因大豆油是绝大多数家庭必备的,他们还会吃到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小米,转基因蔬菜、转基因大米等,结果,在这个被转基因食品严重污染的省里,恶性肿瘤患者比全国平均水平每6分钟检出1例还高出一倍:每3分钟检出1例!

  中国人民近10年来食用的慢性巨毒品转基因大豆油、转基因豆制品与丹麦致残和毒死猪的猪转基因大豆饲料完全相同,都是美国猛散毒的专利产品,所以,对全国男女老幼、子孙后代和中华民族的危害有多大,可想而知!

  可见,黑龙江大豆协会多年来跟踪研究的结论:转基因大豆致癌、致不孕不育的结论是完全正确的,理当引起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度重视!

  现在,有一个不完全充分正确的认识,就是在揭露农达除草剂主要活性成分草甘膦巨大危害的时候,忽略了抗草甘膦大豆本身的巨大危害。实际上,这种大豆的巨大危害和草甘膦完全一样,因为它本身就含有类似草甘膦的具有生命力的毒素基因,毒素进入人体后当然会起到危害作用。这个道理可以用中国中医千百年来的简单原理“以毒攻毒”来理解,如果大豆内不含类似草甘膦的毒素,就很可能被草甘膦除草剂杀死。可见,转基因大豆对环境、动物和人类的巨大危害是至少双倍的:抗草甘膦毒素基因和草甘膦除草剂残留。当然,还有致不孕不育病原体、被沉默的六号(VI)病毒基因等。可见,说转基因作物、转基因食品是慢性巨毒品没有丝毫的夸张。

  实际上,转基因作物在2000年左右就已经披着杂交的外衣经农业部批准在中国种植,随后,进口的和滥种的转基因作物和食品更是遍及全国各地,给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造成了空前绝后的巨大浩劫!全国人民食用转基因食品已经有10多年了,中华民族基本上已经被丧尽天良、罪大恶极的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带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有关注人口问题的人士说,中国现在没有13亿人口,可能只有7亿左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如果中国再不消灭转基因毒作物、转基因毒食品、转基因毒疫苗和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整个民族的集体灭绝将无法避免。

  这个丹麦农民的另一个观点也被独立的科研证明:人类食用被转基因和草甘膦毒害的动物也会受到毒害。想想看,全国的猪等动物饲料基本都是转基因的,全国人民一直遭受多大的危害是不言自明的,这也是全国各类恶性疾病大幅上升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以下介绍丹麦国家电视台和主要农业报纸对转基因饲料毒害猪的最新报道(文章来源:英国《转基因监测网》据丹麦媒体翻译),并加上我的部分注解:

  以下内容摘自丹麦国家电视二台(PA TV2),节目的标题是“终于得到严肃重视”,节目内容讲述的是:丹麦Hnidsten的一位农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证明转基因饲料使他的猪病亡。

  丹麦电视台播放受草甘膦污染的饲料导致小猪畸形 (Deformed piglets from Roundup-contaminated feed shown on Danish TV)

  丹麦电视台4月15日第一次播出了证实养猪农民艾布.佩德森的小猪畸形的节目:畸形与饲料中的草甘膦残留有关。

  Hvidsten的一个农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证明含有草甘膦残留的转基因猪饲料对动物和人类都是危险的。他发现,用转基因饲料喂养,小猪出生时有多种畸形。人们至今认为他比较狂热,但现在研究人员终于开始严肃对待这件事。

  奥胡斯大学咖啡厅一个周末的晚上:艾布.博鲁普.佩德森正在对他多年来特别关注的主题做演讲 – 转基因与哺乳动物健康。

  艾布:我认为这是人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艾布.博鲁普.佩德森是Hvidsten的一个农民。他说,给猪喂食转基因大豆,猪就生病。这种大豆里含有农达除草剂的活性成分草甘膦残留。他觉得他的发现长期被忽略,但现在变化开始了。

  艾布:我很高兴,奥胡斯大学已经开始认为我的发现并非如人们过去说的是我疯了。[注:奥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于1928年建校,是丹麦仅次于哥本哈根大学的第二大综合性大学,世界排名50或90左右,北欧第三,这应该够得上中国转基因魔鬼骗子集团的“国际权威”了吧。]

  因为食品部长的一个问题,奥胡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总结编写了所有草甘膦的现有知识。

  马丁.唐.索伦森:我们发现草甘膦具有一些可能被忽视的特性,这会影响到细菌和其他微生物。我对草甘膦的这些特性深感震惊。

  终于真相大白:转基因大豆。丹麦并不种植,但却用量惊人。

  索伦森:我们的大豆使用量相当于一个新西兰那么大的地区供给丹麦的家畜(牛、猪和鸡)的大豆量。

  而且这是可以影响动物的东西。

  索伦森:是的,最终它不是过去认为的无害健康。

  回到Hvidsten。

  艾布:这就是我从猪场拿来的畸形小猪。典型的情况是头颅和脊髓畸形。这个生下来两眼间的头部就有一个孔。(注:这只是常人的外部判断,实际上,对内脏器官,特别是生殖器官的毒害则需要通过解剖和检测才能发现。)

  艾布.博鲁普.佩德森说,这些小猪的畸形是被草甘膦污染的大豆造成的。

  艾布:我们把其中一些送去德国进行检测,结果发现小猪的内脏器官、肌肉、肝脏、肾脏和肠道都含有草甘膦。

  而且他还相信如果人吃了含有草甘膦的肉也一样会受到毒害。

  他说:“我可以非常肯定。我已经研究了32,000多个小猪。”

  这些是艾布.博鲁普.佩德森拍摄的一些照片/录像,我们把畸形小猪的图像给马丁.唐.索伦森(奥胡斯大学高级研究员)看过。马丁.唐.索伦森并不知道有任何研究显示草甘膦会导致小猪的先天畸形,但他认为应该进行更多研究找出草甘膦影响动物的原理。

  “这事必须严肃对待并做进一步调查。”总之,他对安于现状不做更多研究感到吃惊。你感到担忧吗?

  “是的,肯定的。肯定的,是的。”

  艾布.博鲁普.佩德森为此奋战了多年,而且还会继续奋斗。

  丹麦不种植转基因大豆,但却大量进口。

  草甘膦毒害猪,应被禁止 – 丹麦农民 (Roundup damages pigs and should be banned – Danish farmer)

  据丹麦主要的农业报《国土利用报》(Landbrugsavisen) 4月18日报道,丹麦养猪农民艾布.博鲁普.佩德森认为草甘膦毒害猪,应该被禁止。他自己的母猪和小猪只吃非转基因豆粕。

  Hvidsten的农民艾布.博鲁普.佩德森说“我感到震惊,业界并没有严肃对待草甘膦的危害证据”。

  他认为,草甘膦不仅对猪危害极大,也会危害其他动物并最终危害吃加工食品的人类。

  他说,“动物科学研究所25年前已经指出草甘膦会伤害动物。”

  他说,现在,大量来自美国和德国等国家的证据表明草甘膦有危害。

  他愤怒地说:“但不幸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局并不严肃对待这些证据。”

  他在自己养的猪群里发现的转基因大豆的危害包括畸形、生殖问题以及小猪腹泻。

  在过去三年中,他只用了非转基因大豆养猪。结果是:小猪腹泻降低、溃疡减少、无腹胀、食欲旺盛、产仔量增加和产奶量提高。

  他指责化工行业掩盖显而易见的真相,但他也认为农民自己的组织知道这个问题。

  如果让他来决定,就会在丹麦马上禁止在收获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还会剔除掉动物饲料里的转基因大豆。

  市场上买不到非转基因大豆是件怪事。他说:“当然可以订购,而且价格溢价为每100公斤40-50克朗,但丹麦可以因此成为一个提供不伤害消费者食品的榜样。”

  他说价格溢价是值得的,因为它能让家畜的健康迅速好转,如果业界和当局继续忽略草甘膦的危害证据,这只能是个丑闻。

  他说:“奥胡斯大学也说有危害,即使低于允许水平的剂量。”

(XYS201404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