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刘钧博士是一个无耻的大骗子

  作者:Deep Throat

  一、天赐化缘何嗟及,刘钧狐鸣啼风雨

  深喉因揭露刘钧博士通过自我吹嘘在国内骗得大把钱财的丑陋行为被刘钧博士骂为“小人”。为了查实上次所言,深喉不得不与长沙方面有关的管理及媒体人士再度联系。某位媒体人士反问道:与他一起创立“天赐”公司的还有沈奔博士,媒体为什么没有吹嘘他?看看当时的媒体对刘钧博士的报道皆是正面吹嘘,可以下的结论是:媒体并非空穴来风。是谁需要那种不实的正面吹嘘?是天赐公司!是刘钧博士!而不可能是媒体!为啥?天赐为了化缘,为了向政府伸手拿银子!因为刘钧博士的专长与雷帕霉素的产业化八杆子挨不着,所以在政府官员眼里,刘钧博士在天赐的那个项目里基本上是分文不值。如果没有媒体的大肆吹嘘,政府就不会把大把银子撒向天赐公司,那么天赐想要到政府那里化缘就会困难重重,而刘钧博士想在长沙轰轰烈烈也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因此,天赐精心造神,刘钧狂舞篝火!这真是,天赐化缘何嗟及,刘钧狐鸣啼风雨!就这样,天赐公司成了刘钧博士的平台,刘钧博士做了天赐公司的玩具。

  如果媒体对刘钧博士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杜撰的,那么不是媒体人吃饱了撑着,就是当地媒体与刘钧博士有故。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深喉一定向刘钧博士道歉。否则,深喉就可认定刘钧博士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一个无耻的大骗子!

  二、偷梁换柱话结题,刘钧裸衣跳大神

  深喉上次说到刘钧博士在科技部骗到了大把银子而没有任何作为,将那些百姓的血汗在“科学允许失败”的喧嚣中化为乌有。而刘钧博士狡辩说他几年前早就“完成结题”,似乎是振振有词地在宣布他们那是“胜利结题”,似乎是想说他们还为中国的科技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先看看国家863计划:科技部的“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即863计划),旨在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坚持战略性、前沿性和前瞻性,以前沿技术研究发展为重点,统筹部署高技术的集成应用和产业化示范,充分发挥高技术引领未来发展的先导作用。

  我们再来看看刘钧博士的项目:雷帕霉素的产业化。生物发酵法生产雷帕霉素在实验室规模上讲是成熟技术;但从生产上讲,生物发酵法是传统技术,而非高新技术。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把雷帕霉素的生产如实描述成传统发酵技术,估计天赐是得不到科技部的863资助的。所以刘钧博士通过偷梁换柱,把雷帕霉素的生物发酵技术吹成高新生物技术,吹成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并利用媒体把自己包装成全美前15(即使是天赐公司的包装,刘钧博士是笑纳的),为的是能顺利拿到科技部的863资助及地方政府的有关经费。结果,刘钧博士成功了,天赐公司获得了科技部的863资助及地方政府的资助,几千万元哪!如此大把的银子,Very Impressive! 实际上,天赐公司的雷帕霉素项目只是用生物发酵法生产雷帕霉素的生产工艺,刘钧博士却偷梁换柱地说是研发“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如果通过基因改造提高雷帕霉素的生物发酵效率,那是沈奔博士在美国实验室的研究内容,若有创新,产权也是属于美国的大学,与天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刘钧博士所吹嘘的“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那么,这个药物也是别人发现的,没有任何刘钧博士“自主创新”的内容。所以,刘钧博士通过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雷帕霉素生物发酵项目申请需要有自主创新内容的863计划资助,本身就是欺骗行为!现在竟然还敢以“早就完成结题”狡辩,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再看看刘钧博士的结题:刘钧博士号称他在天赐公司的863项目几年前就已经完成结题,那么,他结题时是已经有了“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呢还是有了雷帕霉素的规模化生产技术?都没有!不但是结题时没有,结题四个年头之后的今天依然没有!在花了国家大把银子之后,拿“什么也没有”去结题,难道他当初在申请863的标书上所写下的承诺就那么一钱不值吗?他在标书中的预期成果全是骗人的吗?到这里,估计刘钧博士会窃笑:你以为呢?本来是“什么也没有”,刘钧博士却偷梁换柱说是“已经完成结题”,在深喉看来,刘钧博士只不过是在裸衣跳大神!

  三、中文网上王八样,脱去马甲立牌坊

  真可笑,刘钧博士现在矢口否认他在中文网上的所作所为,活脱就是人格分裂症患者。对于刘钧博士的表演,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庸俗!深喉不禁想起了赵大叔的春晚小品:一只老虎追赶着一只大王八,眼看就要追上了,不料王八噗通一声扎进了水里。当那只老虎望着水面一个个渐渐放大的小圆圈发愣时,忽然有一条蛇钻出水面。老虎急忙上前按住那条小蛇说:小样!你以为你脱去马甲我就不认得你了?如果刘钧博士也看了赵大叔的小品,估计他就不会做这种低劣的脱马甲表演了。

  稍加思索就知道,刘钧博士敢把一个什么技术含量也没有的传统项目吹成“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拿“什么也没有”去科技部结那个吹得天花乱坠的题,在白纸黑字面前都勇于欺诈,敢为人先,那么,他矢口否认他在中文网上的所作所为,还有多少可信度呢?当他在网上捶胸顿足的时候,可曾想过中国有个古训:人在做,天在看。当然,深喉认为刘钧博士是不信这个邪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有一次,刘钧博士穿着马甲在某中文网骂战时显得逻辑混乱,经常前言不搭后语,别人就怀疑他可能只是一个端盘子的服务生,这时他就吹嘘他所任教的医学院比Michigan大学医学院还要牛X很多,意思是说排名靠前很多。有人据此对他的马甲进行人肉搜索,并结合他以前自称是研究神经生物学的,且对南京大学校园很熟悉,通过排他法很快就锁定了那个马甲就是刘钧博士。没想到啊,吹牛吹破了马甲!因为那些信息是他自己无意中透露出来的,是原材料,所以可算是货真价实。刘钧博士披着那个马甲,曾在网上大骂国内的院士水平低下。当然,骂方舟子更是多少年如一日了。听到这里,深喉想去看看那个刘钧博士经常出没的网站,遗憾的是,不知是在国内被屏蔽还是该网站已经关闭,总之是上不了那个网站。

  四、当头棒喝刘骗子,休到神州造雾霾

  别开刘钧博士在网上的言行不论,单就其在天赐公司欺骗科技部、欺骗教育部、欺骗长沙市政府的行为而言,刘钧博士是一个没有人格、只有利益的大骗子!中国政府虽然很富裕,但中国的百姓仍然很贫穷。政府的钱其实就是百姓的血汗!刘钧博士在美国不敢造次,却敢在中国横冲直闯,对于中国本已经浑浊的学术气氛而言,刘钧博士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制造学术雾霾,是在贩卖学术地沟油,天理何在?盼只盼,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在这里,深喉郑重宣布:如果刘钧博士敢再次到中国行骗,给中国学界制造雾霾,只要是深喉知道,深喉一定会高举打狗棒,予以当头棒喝!

  刘钧博士,信不信由你,深喉虽然举不起千钧棒,打狗棒肯定是举得起的!

(XYS201404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