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和他的网友们”第34期:聊网络谣言

【方舟子按:做完这个访谈,才发现“诗人潘婷”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造谣我父亲已故(后改口说病危抢救过来但已痴呆)而我临终未去探望是不孝子云云,转载上千,按最高法院的解释已构成犯罪,我将追究其民事和刑事责任,试试看是否只有杨澜、张海迪的名誉受保护,而我的名誉就可任人践踏。我父亲仍健在,未病危未住院未痴呆。】

(“网络推手”秦火火诽谤、寻衅滋事一案今日一审判决获刑3年,他也成为去年”两高”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来,首个获罪的网络造谣者。你对网络造谣判刑怎么看?2014年4月17日下午15:00-16:00,方舟子邀请司马南在腾讯微博聊网络谣言。)

李铖泽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崔永元这么乱来,影响了至少半数网民,政府部门是不是应该有所行为?

方舟子 : 人家是全国政协委员,“上面有人”,政府部门哪个敢有作为,连有根有据的实名举报都不理不睬的。

苏坤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都说谣言止于真相,假如一些事件的真相能及时公之于众,造谣传谣者就没有市场了,你们认为呢?

方舟子 : 即时公布真相能够减少谣言的市场,但没法让谣言就没了市场。有的谣言澄清过很多次了,仍然有很多人在传。谣言抓住了人们的心理,总是有人愿意传的。这就叫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职涯小王子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新浪微博、新浪的大v基本就是最大的谣言来源地,关闭新浪微博或许就是减少谣言的一个有效方式,两位老师觉得呢?

方舟子 : 关闭了一个地方,造谣者就跑别的地方,那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关键是,既然要处理谣言,就应该一视同仁,不能说大V造谣就没事,小V造谣就当成大V抓起来。

HI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请问全国政协委员造谣、诽谤就可以逍遥法外吗?法律对他们有没有用?

司马南 : 崔永元作为政协委员, 在转基因的问题上的确是传播了很多谣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他施以任何形式的格式化, 他每天骂骂咧咧不骂人不说话,更是有损于全国政协委员的形象。他好像是决意这样做的。别人要拦也拦不住。所以我到目前为止不改评价: 小崔他是一个好人,但也是一个病人。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我觉得,造谣的“高效益,低风险,承担的法律责任轻”是网络造谣大肆盛行的主因。不知两位是怎么看的?谢谢!

司马南 : 我同意您的看法。造谣成本太低,澄清谣言的成本太高,这是互联网技术手段发展在今天形成的一个实际情况。那些在互联网上利用谣言来兴风作浪的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秦火火稍稍特殊一些, 他不但是利用了技术上的便利, 他还是有组织的人,秦火火只是一个在一线冲锋陷阵的,他后边有人。

苏坤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网络资讯包罗万象真假难辨,如何识别新闻的真假呢?

方舟子 : 一条新闻离奇得不像是真的,就很可能不是真的,要找到比较权威的信息源再相信。

秋野之南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薛蛮子是秦火火的老师,名气更大,造谣的危害性也更严重,如果判刑,刑期应该在秦火火之上吧。

司马南 : 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法律问题, 我建议还是把这个问题提给贺卫方教授或陈有西律师吧!

lizhe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新闻界的乱象与没有新闻法有关,一部新闻法千呼万唤不出来,中央是不是考虑这样能更好的控制舆论?

司马南 : 新闻法的出台, 酝酿的时间足够长了。这个立法的难度说明了很多问题.但是新闻法没有出台, 并不影响我们今天在互联网上澄清谣言、惩治那些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从事情本质上来看,中国并不缺法,而是缺必行之法.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美国及西方民主国家在对待与处置网络造谣方面一般会采取哪些主要措施与办法?谢谢!

方舟子 : 这些国家讲言论自由,所以一般不会由政府出面来惩处造谣者。在一个比较正常的舆论环境,谣言最终还是要通过辟谣逐渐澄清,但要完全消除是不可能的。

董永生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今日开庭秦火火和他的辩护律师产生了分歧,秦火火虽认罪但他的辩护律师认为司法程序有问题,受伤人没有提起公诉不应该定罪,对此你们是怎样看的呢?

方舟子 : 诽谤罪通常是受伤人起诉才处理,但“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秦火火案是被当成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处理了。

赵小群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现在网上造谣的很多,骂人的也很多,能否实行实名制让造谣者、脏话骂人者曝光,由相关部门追究其责任?

方舟子 : 现在很多造谣的都是实名的,也没见他们受处理。

汝南堂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秦火火造谣,后经过大V转发或评论后谣言大范围传开,这些谣有些很容易就看出不可信,大V不辟谣,反而转发传谣,他们的节操在哪里?

司马南 : 用小号造谣,用大v传谣。大v在传谣的时候还要无辜地作出天真的样子“求核实”, 这种现代谣言战术就像传统篮球战术的“二过一”样, 薛蛮子秦火火他们玩得非常娴熟。被造谣者百口莫辩, 有关方面试图清理这些谣言的时候发现难度之大远超出想像。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如果没有丰厚的利润利益做回报,网络造谣的大V们绝对不会蠢到拿自己的名誉声誉来做这种“既违法又昧良心”的事。对此,你们是怎么看的?谢谢!

司马南 : 有些人, 比方说哪位风度翩翩的薛蛮子先生, 他并不靠在互联网上传谣来获得直接的利润, 大V本身是无形资产, 薛蛮子等人的收益在另外的地方。当然,如果愿意的话,他推广一个商业性的产品也是会赚得钵满盆满的。

花青俏溪亭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网络生活中,也是需要有娱乐的。请问老师们,网络需要有严肃,但是需要太严肃了吗?太严肃,是否会打压了网络的活力呢?

司马南 : 您说得有道理,但中国今天网络的主要问题不是太严肃,而是太无聊太下作。对于价值观尚未形成的年轻人来说, 网络上的舆论导向大成问题, 甚至直接导致年轻人学坏犯罪。这样的网络环境特别适合公知们利用它来搅混水撞墙推船,所以才有薛蛮子等人的如鱼得水。

汝南堂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秦火火造谣,后经过大V转发或评论后谣言大范围传开,这些谣有些很容易就看出不可信,大V不辟谣,反而转发传谣,他们的节操在哪里?

方舟子 : 秦火火是造谣大V的替罪羊和牺牲品,如果那些大V不转发,谁知道秦火火啊?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据你们观察,象网络大V的造谣一般是出于个人目的需要,还是背后有某种利益集团或某些政治势力在控制与操纵?谢谢!

司马南 : 两种情况都有.在心理学上有一个破窗效应, 如果一个人违法犯罪行为立刻受到遏制, 那么整个风气便不会坏到哪里。而如果一个人的犯罪没有受到制止, 其他的人仿效之, 变成一种群体的行为, 整个风气会迅速地坏掉。中国的互联网谣言肆意泛滥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fjhgdhgfhkl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有人实名举报崔永元造谣吗?他那个“不明病原体”可是正儿八经通过记者会发布,而且也造成极大影响,难道因为是政协委员就可以逍遥法外?

方舟子 : “不明病原体”这种谣言才是真正危害社会治安的,但人家是政协委员,有造谣的特权,能把他怎么样?秦火火要怪自己没去弄一个政协委员当当。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如果没有丰厚的利润利益做回报,网络造谣的大V们绝对不会蠢到拿自己的名誉声誉来做这种“既违法又昧良心”的事。对此,你们是怎么看的?谢谢!

方舟子 : 有人造谣是明显有经济利益在推动的,例如为了推销有机食品造转基因食品的谣言。但有人造谣可能就是为了过把嘴瘾。

李芳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方老师崔永元和韩寒要是在美国会怎样?

方舟子 : 在一个诚信社会,任何一个惯于造假和造谣的名人都会身败名裂。

石头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为什么像茅于轼,贺卫方等造谣者没人管呢?

司马南 : 茅于轼先生贺卫方先生, 在中国是非常特殊的人。这两个人都是美国政府的线人,美国政府对两个人提出施以特别的保护, 甚至把这两个人和他们的同类的自由度作为中国人权状况是否改善的标志。你要晓得,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小小地球村美国是村长。胡雪岩曾有名言“打碎了牙齿和血吞”。

慈溪金桥旅游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对一些缺乏专业知识的人怎样避免传谣?特别是大V们,前几天看到一个有名的大V律师在转发一条已经证实是假信息的中央巡视组的消息。

司马南 : 就拿崔永元经常传播的那些关于转基因的谣言来说吧, 我们一般人是没有这种专业知识来判断真假的, 我也没有这种专业的判断能力。但是有一个常识, 我们应当知道这样的问题向谁请教听谁的话。关于转基因的安全问题到底是听科学家的还是听主持人的?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秋野之南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对待网络谣言,国家或相关部门应该建立怎样的机制?

方舟子 : 我不赞成动用政府的力量来惩治网络谣言,但是非要动用政府的力量来惩治不可,就应该一视同仁,不能是只处理秦火火这样的小苍蝇,而放过全国政协委员那样的大老虎。

谣言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我想请问您真的认为秦火火有罪吗

司马南 : 秦火火涉嫌犯罪不是司马南认为不认为的事情。重要的是事实, 是公安机关侦查得到的事实, 和法院判定的事实。但我知道秦火火造了很多关于我本人的谣言。比方说今天网上还在流传的:司马南拿了重庆政府的钱, 司马南要出任宣传部长,司马南全家移民等等……

谣言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我想请问您真的认为秦火火有罪吗

方舟子 : 秦火火的一大罪状是造杨澜、张海迪的谣,那么那些造我和司马南谣言的,又该当何罪?不管有罪没罪,关键是要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周鸿t、法治周末造我的谣言,北京朝阳区法官程屹判决说,我是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有能力澄清谣言,所以造谣者没事。难道杨澜、张海迪不是公众人物,影响力比我小?

赵小群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两位老师都到过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学习或考察过,请问他们国家是如何整治网络谣言的?网络管理是各个国家共同存在的问题,为此参考别国的先进经验很有必要,有时候“拿来主义”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司马南 : 举一个韩国的例子吧,最简单的说就是有法必依。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类似中国的新浪,在访问他们的时候, 问他们是怎样和谣言作斗争的?他们说,有一个用户协议,如果违反要承担责任,如果门户网站不作为, 门户网站就要吃官司被罚倾家荡产。韩国的法律在网络谣言的问题上不手软.

秋野之南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网络已成为人们生活和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相对于纸媒,网络垃圾不知要多多少倍,这能不能说,网络彻底暴露了人们的素质?

方舟子 : 网络的确暴露了很多名人的素质,例如没有网络,怎么会知道贺卫方、崔永元这些人的素质是怎样的?但是网络除了垃圾,也有纸媒所没有的金子。只不过淹没在众多垃圾之中而已。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请问如果觉得有人造了你们的谣。你们一般会做怎样的反应与处置?谢谢!

方舟子 : 针对我的谣言太多,我不可能都一一认真对待。有必要的我会澄清,有的还不得不澄清了很多次。如果能确定造谣者的身份,而谣言又很严重,我会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我已起诉了一些造谣者,例如崔永元、王牧笛、周鸿t等,还准备再起诉一些人。政府不管针对我的谣言,我就自己来。

天外小仙在人间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老师:现在的媒体上总是充斥着各种谣言,单就转基因就有多个的网站甚至电视台播放了很多的谣言版本,在反转们之间流传很快。而国家的正规媒体却常常没有发出该有的声音,即使是涉及到的相关部门,也只是在自己的网站或者某些公开场合很含蓄地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方舟子 : 即使是正规媒体,也喜欢造谣、传谣,因为谣言能吸引眼球。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我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我想问你们,网络上的谣言真的能止于智者吗?谢谢!

司马南 : 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老话不乏真理性成分,但是用这样的话来对付今天的网络谣言,特别是对付那些有组织的系统性生成的批量的谣言, 就显得过于迂腐了。对付网络谣言, 必须拿起法律的武器,且要实行综合治理。只抓秦火火是没有用的, 只拿下薛蛮子也是没有用的。生了疖子必须要去根儿.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我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我想问你们,网络上的谣言真的能止于智者吗?谢谢!

司马南 : 秦火火在这次被抓之前其实也多次被禁言,但是他一转身换了另外一个什么什么秦火火,名字照样可以注册认证, 照样有很多人关注他, 照样有很多大V来转发他,所以秦火火七条命是这个机制给他的, 是他身后的隐型组织赋予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切记不要高估了抓到秦火火的意义。

天外小仙在人间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老师:现在的媒体上总是充斥着各种谣言,单就转基因就有多个的网站甚至电视台播放了很多的谣言版本,在反转们之间流传很快。而国家的正规媒体却常常没有发出该有的声音,即使是涉及到的相关部门,也只是在自己的网站或者某些公开场合很含蓄地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司马南 : 对转基因谣言的来源, 也要作具体的分析. 有来自于人们对未知的恐惧,有科学知识缺乏造成的愚昧,有利益的驱动, 也有搞乱社会的政治图谋, 甚至有爱国主义动机下的过激的反应, 当然大多数还是源自于认识方面的原因。找到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平安山东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司马南先生刚刚说: 茅于轼(@maoyushi) 先生 贺卫方(@heweifangbj) 先生, 在中国是非常特殊的人。这两个人都是美国政府的线人,美国政府对两个人提出施以特别的保护……请司马南先生说下所谓“线人”的证据。如果是没有证据,算不算谣言?

司马南 : 谢谢您这种对网络谣言的不妥协不容忍的态度,也欢迎您监督我。我引述是公开的事实。您可以参见维基解密。

复古风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先生好。请问如果觉得有人造了你们的谣。你们一般会做怎样的反应与处置?谢谢!

司马南 : 秦火火造了很多司马南的谣言。我当时的反应, 第一是愤怒, 第二是无奈。为什么无奈?因为向有关方面举报得不到解决. 七条命的秦火火神气活现地戴着眼镜朝我嘻嘻笑着, 我我奈何不得. 在今天的网络环境下,如果有组织的力量试图抹黑你, 你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实现救济的.

怡红快绿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对照秦火火案和薛蛮子案,崔永元陈一文等人散布不明病原体、不孕不育、超级大老鼠等谣言已经造成社会公众的极大恐慌,这不是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吗?崔永元等人还造谣说农业部官员是孟山都代言人,这跟秦火火说罗援兄弟在西门子有何不同?可是崔永元等人为什么逍遥法外?

方舟子 : 造谣者名气越大越没事,造的谣言越吓人越没事,这是现代版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探路者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去年余姚水灾,网络名人变态辣椒在微博上散布余姚灾区的不实文章,转播过万,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同是网络造谣,为什么秦火火获刑三年,而变态辣椒却毫发无损?

方舟子 : 秦火火没入公知圈,变态辣椒则有公知们的保护,所以没事。

秋野之南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真相与谣言仅一墙之隔,但是很多人不愿意翻墙头去看看里面的究竟,主要是因为什么?

司马南 : 网络谣言有的时候是一种情绪性的反应。高明的网络谣言的制造者他们善于利用这种情绪。中国有13亿人口,是一个国情非常复杂的国家,改开三十多年来利益关系发生重大调整,导致一些人有强烈的受挫感,而一些利益集团头面人物他们更是贪得无厌。受挫感导致宣泄感,贪得无厌导致肆无忌惮。

谣言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如果一条法律不能避免选择性执法,那么这条法律就违法了公平原则,你觉得呢?

司马南 : 薛蛮子开始被抓的时候,一些公知为他辩护说马丁路德金也嫖娼,北大当年的名教授因为嫖娼才有了好学问。后来薛蛮子被爆聚众淫乱,党校女教授出来为他洗地说,这是公权力介入私人领域……无非是因为薛蛮子秦火火与一些声援者气味相投,所以他们指控政府选择性执法。

唐伯狐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从目前网络谣言的盛行让我对“谣言至于智者”产生了怀疑,看来利益驱使确实让很多名人放弃了智者的形象和做智者决心,佩服方舟子(@fangzhouzi) 司马南(@simanan)

方舟子 : 网络时代,要装智者很不容易。谣言也在进化,特别是打着科学招牌的谣言,即使是“智者”也未必能识别。所以不能寄望于“谣言止于智者”。

赵小群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对造谣者纵容或处罚太轻是导致谣言不断,妖言惑众的最主要原因。

司马南 : 中国古人讲原则: 君子不惩则已,惩则必怠.那意思就是说如果惩罚不到位的话,必定死灰复燃,反弹起来会更厉害. 不惩罚便罢了,如果惩罚就一定要一板打死。这样一个原则,其实与现代的法治原则并不违背, 现代法治讲究罪罚相当, 并要衡量这种处罚的社会效果。简单的说,就是罚的轻了不行。

好啊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 对秦火火网络造谣判3年不多,所谓言论自由也是有度的,绝不可随意诽谤诋毁他人造谣B事,从道德理念也不能容忍,更何况触犯法律。

司马南 : 以言论自由不是传播他人的隐私,诋毁他人的人格,违反国家法律,破坏社会秩序的借口。 薛蛮子再有钱,秦火火再有后台,侵犯他人的权利,危害国家的利益, 也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雷厉风行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谣言大V不都是那些媒体造出来的吗?薛蛮子何德何能有那么多粉丝?所以关键还在网络媒体推出什么人。

司马南 : 您说的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某些大v是在网站的反复的推送下才成为大V的。 所以,网站的价值观、网站的政治取向非常微妙。网站的大股东的意识形态面貌和资本的意志才是我们要深入探讨的东西。对不起,这个话题已经超出了今天的谈话范围了。

天外小仙在人间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两位老师:现在的媒体上总是充斥着各种谣言,单就转基因就有多个的网站甚至电视台播放了很多的谣言版本,在反转们之间流传很快。而国家的正规媒体却常常没有发出该有的声音,即使是涉及到的相关部门,也只是在自己的网站或者某些公开场合很含蓄地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司马南 : 政府工作有缺陷,政府现在非常被动,政府在“小政府、有限政府”的理念之下要承担整个国家发展建设稳定的全部的无限的责任, 这是一个根本性的矛盾。应当建设强有力的政府, 而不是建设一个八面讨好的软弱的政府。从某人夸张的作秀开始,中国政府某些官员就把对人民负责放到第二位了。

李芳 : #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谣言#司马老师,你善意劝小崔,他却一天一夹头,你们以前就是朋友,小崔以前也这样吗?

司马南 : 他以前当然不这样, 他曾经很朴素很谦虚。现在膨胀感很强扭曲了自己, 开始是他觉得方舟子让他没面子,要为男人的面子所谓的尊严而战, 后来找了一个伪科学大师做顾问,一头就栽了进去,越陷越深了, 谁提醒他, 他就骂人。一天一肘子,一日一夹头,不骂人不说话。

(XYS201404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