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当代的中国宗教

  作者:Rex Evolution

  关于什么是宗教,不同人给过不同的定义。

  《宗教百科全书》如此定义:

  总的来说,每个已知的文化中都包含了或多或少的宗教信仰,它们或明了或令人疑惑得试图完美解释这个世界。当某些行为典范在特定的一个文化中得到确立时,它就将在这个文化中打下深深的历史烙印。即便宗教在形式、完整度、可信度等等都应不同文化而不同,但人在社会中还是不可避免要受到宗教影响。

  各种定义之间还是有很多相同点的,此处不在一一赘述。

  一些科学素养较高的人士,不相信中医的实用性,同时也对很多国人对中医的高度的、近乎信仰的信赖,以及相关科普工作并不理想的效果感到不解。在这里,我想提出这样一个论点:传统中医理论具有若干宗教元素,可以看成一种宗教,这样看,有很多人毫无理性地追随它、信仰它且总是难以抛弃它,并不奇怪。

  参照上面的定义,我们可以发现,传统中医理论也试图完美地解释世界,只不过重点是生命现象,其理论体系包含阴阳五行、精气论、经络学说等。

  传统中医理论的假设和耶和华上帝其实极其相似,都是假设出无法被实证的,不可证明存在也不可证明不存在的实体。我们观察不到上帝,也观察不到经脉。但有人坚称上帝或经脉就是“存在”,只不过是运用科学的方法无法探测到。(说到底是这些人脑中的存在。)主要不同在于,耶和华是以人格化的形象出现在神话之中的,而五行和“气”看起来抽象的多。

  中医、基督教这些理论虽然没有根据,但在科技不发达、人类特别需要精神支柱(或者说心理安慰)的时代,这些观念很容易传播。在那种时代背景下,是十分容易复制自身的文化基因(meme)。对后代的灌输,使得这些文化基因顽强地传递下去。印记(imprinting)可以使得被灌输者很难再去改变信仰。

  有趣的是,中医的强硬支持者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都分为两类。一类力图证明自己信仰的“真实性”,譬如自然神学家们,以及近年一些试图把传统中医理论中的概念和现代的科学概念对应起来的人或者坚持“气”或经脉“存在”的人。这一批人放弃的纯超自然的视角,必然要应对科学的检验,注定且已经完败,虽然他们自己坚决不承认。另一批人则坚守超自然视角,比如曾有人说中医“超越实证”,不要“科学主义”插足!相比之下,科学家更可以算是铁板一块,坚持方法论的自然主义,至少不会有哪个科学家试图用超自然的存在解释自己正在研究的东西。

  不管哪一类的信仰者,都很能坚持信仰的底线,对敢于否定其信仰者勃然大怒,视其为一种邪恶。牛津大学教授、著名生物学家与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就曾收到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寄来的攻击性信件。方舟子认为中医不科学,主张“废医验药”,马上有大批人骂他,且不乏“卖国贼”、“汉奸”之类的字眼,言下之意捍卫一切“国粹”乃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所在。

  中医和基督教的相似性不言而喻,实际上和其他一些一般意义上的宗教也是大同小异。许多国人信中医,这种“信”已经包含强烈的宗教情感,难以割舍。正如上帝、耶稣许多西方人心中、穆罕默德在穆斯林心中的神圣地位,中医作为“国粹”也被许多国人视为“精神之根”,西医就成了心理上不那么亲近的“舶来品”,宗教的排他性有所体现。“中西医结合”可以视为中医阵营的一种有限的妥协,因为随着科技的进步中医的局限性已经显而易见,但信仰者们仍无法真正放弃原先的信仰。

  太多人信仰,政府即便愿意也不敢轻易打压,同时科普工作也变得很不容易。大批人信仰宗教一样去信仰的东西,靠科普书籍、科普文章去消灭,确实是难度极大的任务。毕竟,盲信是人之本性,实证精神不是大多数人都有。正如道金斯在《上帝的迷思》(The God Delusion)一书中所指出的,从实际价值的角度讲,极度狂热的宗教情感只会给现代社会添乱。尽管如此,去消灭混乱之源,仍然不是容易的事。这就是现实,之于科学,之于科普,很严峻。

  虽然没有上升引起到暴力冲突的级别,但有大量的人借助国人对中医的迷信谋取钱财,实际上还是危害社会。王林、张悟本、胡万林等人应该是“有意的骗子”,还有很多“正规”、合法的中医是“无意的骗子”。

  达尔文(Charles Darwin)认为无神论只适合于有教养的人,在其生活的时代还不适合向普罗大众推广无神论。但中医在中国未被官方认定为一种宗教,且常常打着科学的旗号招摇过市,即使在高素质人群中也颇有市场。即使是生命科学领域的人士中,真正能和中医的思想方法决裂者也很有限。科学教育与普及工作,确实任重道远。

(XYS201404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