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贸、反PX与反转基因

  作者:Nongyao

  最近华人社会有几件比较突出的新闻,即反服贸、反PX和反转基因事件。尽管事件性质和前因后果各不相同,但有些共性, 即:(1)所反议题本是对社会有益的,但因各方很难达成“共识”导致政府决策或立法上的困境, (2)部分群体因对所反议题不够理解而充满焦虑,或因有不同利益等原因而强烈抵制, (3) 部 分公民对专家和政府机构及其发布的信息不够信任(政府对此或负有主要责任),(4)不负责任的媒体、传闻和谣言推波助澜, (5)最后,以某种非预期的偶然因素为导火索,可能导致非法或暴力性的恶性事件。

  与反服贸和反PX事件相比,反转基因已经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走完了前四步,第五步则并非“是、否”的问题,而“何时、何地、如何” 发生暴力性的反转基因事件,值得深思和警惕。原因如下。

  1. 四年多来聚集起的反转人士已有松散组织和领头人,如多次召开的国内、国际反转研讨会,甚至去公共场所和政府机构打出标语公开抗议示威。尽管他们也声称只反转基因主粮、不反转基因技术、主要重视知情权等等,其实多是出于策略考虑,一旦遇到机会,其反转基因的实质就会显明出来。例如,尽管国际和中国的有关监管机构已多次明确告知,凡经批准、现在合法上市的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起码和相应的非转基因产品同样安全,但时至今日反转者仍在追问,转基因食品是否100%绝对安全、100年后是否也没有任何问题?某著名反转女士坚决抵制一切转基因产品、包括中国每年进口的数千万吨大豆和数百万吨玉米,某著名反转先生长期讨伐的现代农业“六大害” 技术即包括转基因技术。某名人考察美国转基因纪录片主要为了证明其反转基因有理有据、其政协提案的本质也是反转基因,而且至今仍在在光明网传谣,声称美国本土的转基因大豆基本上都做油墨、生物柴油、饲料(事实是每年消费约800万吨大豆油、年人均食用超过25公斤), 美国甜玉米都不是转基因的(事实是已商业化近十年), 70%加工食品含转基因成分只有罐头、沙拉酱这些东西才是(事实是大量谷物早餐Cereal、面包、食物半成品等系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加工食品,因为玉米是加工食品中普遍应用的原料)。

  2. 近年来网络上反转人士对“转基因先生们”的语言暴力(谩骂、生命威胁)层出不穷,对反转人士可能引发暴力事件不可忽视。例如,某反转名人顾某女士甚至公开威胁“你们敢给转基因水稻合法性,我们就跟你拼大刀”,已经超过反服贸和反PX事件发起者的暴力倾向和语言,也超出了反转先生/女士们在英国和菲律宾破坏转基因小麦和黄金稻试验田的范围。某反转先生曾在堂堂农业大学的会议厅,向作学术报告的张院士做出扔茶杯的暴力攻击行动,并未受到任何法律处罚,让人怀疑是否身处法制社会。

  3. 不负责任的媒体报道评论、不实的网络消息和种种耸人听闻的谣言,四年多来在反转基因问题上已经走得太远,并会对潜在反转暴力事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饶毅教授曾建议“中国媒体可以通过转基因问题提高基本水平 … 如果要报道重要的科学相关的内容,也应该学习和理解科学”,实际上很多媒体做的正好相反,近年来已成为世界反转基因最积极的媒体群体,常常忽略与转基因领域相关的高度专业性、学术性及政府法规、国际贸易等内容,用一些自己并不一定真懂得的消息、进展、传闻,大胆假设、忽略逻辑或论证,草率得出反转和食品安全出问题的结论。例如,前几年湖南的黄金稻米营养实验风波曾闹得满城风雨,尽管问题严重,但事件的本质仍是程序上的违法违规而非食品安全问题,其结果加剧了公民的焦虑和对政府的不信任,政府更难以在法制和科学的框架下与社会做理性沟通。

  在食品安全问题频出的今天,媒体希望政府加强监管的愿望谁都能予理解,没有人能剥夺媒体监督和质疑的权力。然而,很多全国和地方性媒体的记者、评论员也和反转人士一样,错误地将转基因作为食品安全的靶标,希望能保证有“绝对安全”的转基因食品,却不明白凡经政府批准的所有转基因产品(转化体)都已经通过了近乎苛刻的安全性评价,只有与相应的非转基因产品同样安全时才能合法种植、上市和消费,近20年来也未发生有科学认证的任何一件食用安全事件。

  4. 与转基因有关的偶然因素和事件会不断增多。农业部在中断了正常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审批一段时间之后,2013年批准了三种转基因大豆进口的安全证书,曾引起反转人士的一个讨伐高潮,似乎又有一个食品安全事件。其实国际大豆、玉米市场上能满足中国需求的几乎全是转基因产品,为了解决北京晚报反转基因先生们所担心的害虫抗性问题或为提高产量、品质,国际上每年都会批准种植新的大豆、玉米转化体,中国如果不及时批准新的安全证书,最直接的后果是对自己的进口贸易不利。近两年中国从美国合法进口的数百万吨玉米大部分都是转基因产品,但前几个月多个口岸检验检疫机构曾依法对多批数十万吨的美国输华玉米作退货处理,原因是检出其中有产品含有MIR162成分(一种新的抗虫玉米转化体)、尚未获得进口中国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反转人士和媒体又借题发挥,当成是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事件。其实这些产品只是转运到了日本、韩国(已批准MIR162安全证书),属于程序性和转基因安全证书批准早晚的问题,这与我国出口欧盟的大米制品多次因被查出转基因成分而退货的问题很类似,即在出口国有安全证书、但未拿到进口国的安全证书,因此可依法退货。最近传出海南省农业厅对国家南繁育种基地开展转基因作物执法检查的结果,尽管有关转基因科研试验的违法违规问题性质严重、全国应该增加依法检查和处罚的力度,但其本质上并非被反转人士炒作成的食品安全事件。在这样非理性的反转舆论熏陶下的中国社会,今后难免会因某种偶然事件在少数反转人士的带领下发生不测。

  最近的反服贸和反PX事件可作为前车之鉴, 期待中国的转基因研发和监管机构、媒体及公众,都能通过转基因问题提高水平,去迎接真正有意义的社会发展问题。营养不良、食品短缺甚至饥荒是很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的现实问题和重大挑战,其实离我们也并不遥远。

(XYS201404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