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京晚报“反转基因先生”的评论

  作者:Nongyao

  最近《北京晚报》的今日快评专栏发表了 “请中国转基因先生们发表意见”奇文,作者苏文洋,据网络百科介绍系北京晚报评论部主任。

  评论员显然是站在“转基因先生们”的对立面而公开打擂“反转”的,如果称之为“反转基因先生”当不为过。由于近年来“转基因先生”的雅号在中国的网络和众多地方媒体中几乎成了“汉奸”的近义词,如此恐怖的现实会导致全中国也没有几个转基因领域的专家、官员同意为自己带上如此“桂冠”的,更难以与这位主任公开论道,以免未战先亡。国际上最无愧于“转基因先生/女士”的称号的当属2013年荣获“世界粮食奖”的三位欧美科学家(新语丝和基因农业网对此都有详细介绍),但他们因不懂中文或不看《北京晚报》也难有机会与作者交锋。

  笔者并未转过任何基因,但多年前到是用过喷雾器治虫、对苏文所引用的论据部分不算陌生,也看过引用的英文论文原文,故此冒昧发表一些愚见,免得“反转基因先生”不知天高地厚而任意夸胜。

  苏文论点-有点乱:大概想说美国科学家最近发现了“超级害虫” 入侵转基因玉米,比中国转基因先生们高明(“大概还没听说过”此事); 呼吁中国的“转基因先生们”对此文、此事写一点读后感。

  论据-有点长:几乎逐字转录《成都商报》近期刊发的来自新华社的消息,即美国科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文章称, 美国害虫已对转基因玉米产生抗药性,导致两种抗虫玉米已不能再有效杀死害虫;原因大概是产品对根虫的效果不完美(有2%害虫存活)和农民过度使用,并建议农民们不应忘记使用传统的“轮种”方式防治虫害。

  论证及结论-有点短、超霸气,不妨照抄如下:

  “不知道中国的转基因科学家们是否已经读过这篇学术文章以及相关报道。我建议先生们读过之后,拿起笔来,写一点读后感。我们实在太渴望听一听先生们的声音, 特别是那些谁质疑转基因食品就跟谁急的先生们,该你们说话了。一到关键节点就装聋作哑,未免欠缺科学精神。转基因是科学研究吗?是科学就应当允许质疑,甚至通过研究和新的发现否定过去的认知。这一点,美国科学家确实比中国转基因先生们高明。人家发现了“超级害虫”,你们大概还没听说过吧?总是这副样子,怎么让人信任呢?”

  读后感1: 苏大主任少见多怪了,对所谓“超级害虫”的概念和问题缺乏基本了解,所引用论据难以支持自己的结论。这与近期崔永元先生质疑转基因问题的性质类似, 即站在既有的反转立场上,忽略与转基因领域相关的高度专业性、学术性及政府法规、国际贸易等内涵与理解, 见风就是雨,用一些自己并不一定真懂得的消息、传闻,大胆假设、忽略逻辑或论证,快速高效地得出一个又一个反转的结论或无理的诘问,如果无人象舟子一样公开回应则“不战而胜”。

  读后感2: 转基因玉米具有抗虫的优良特性,深受美国农民欢迎、自1996年开始不惜高价购买,正如近代抗生素是人类祛病健身的优良手段、但比一般退烧药的价格更高一样。目标害虫对美国大面积种植的抗虫玉米、棉花逐步产生抗性,则正如我们身体里的细菌会对某种优良抗生素逐步产生抗性一样。对于某一种的转基因或抗生素产品,这种抗性的确会对其效果带来威胁,但任何国家都不会由于因对某种抗生素的抗性问题而取缔所有抗生素,而是通过政府、企业、医生、用户等利益相关方的同舟共济,一起想办法预防和解决问题。而研发不同类型的基因或抗生素加以轮用、混用,在解决两个领域的抗性问题上有其共性,早在应用了。

  读后感3: 在中国转基因抗虫棉花普遍种植多年、以自主专利产品为主,对抗虫玉米也正在研发、试验自主专利产品。在政府的科研立项、证书发放和“转基因先生们”的日常研发中,从九十年代由国家立项的抗虫棉研发、应用大会战开始,已普遍考虑到了这个重要问题,即抗性监测与治理(简称IRM),并在PNAS、科学通报等国内外著名科学刊物上发表了大量的科学论文。苏大主任非业内人士、不必强求再去读一个害虫防治或行医的专业,但根据一篇报道而得出“美国科学家确实比中国转基因先生们高明”、 “怎么让人信任”等反转的结论或无理的诘问,难免出现先有结论再找依据的问题,却常因少见多怪而论据失当,结果反倒可能自取其辱。

  读后感4:按照苏大主任、蒋大首席等“爱国者”的逻辑,即使政府禁止种植一切抗虫转基因作物、中国全部生产绿色有机食品(实际上任何国家都做不到),但在绿色或有机作物生产中是允许或需要使用Bt生物农药或植物源农药(如除虫菊素)除虫的,而很多害虫也已经对Bt和除虫菊素产生了抗药性,成为所谓的“超级害虫”(非专业用语)。不知各位“爱国者”对此有何高见?

(XYS201403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