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门”风波再起 质疑者将申请公开评审记录

2014年03月23日华西都市报

  公证处: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没有韩寒

  他的调查>>>

  网友“司马3忌”亲赴上海黄浦公证处查阅报告,调查发现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没有韩寒

  他的主张>>>

  准备近期亲自到《萌芽》杂志社递交申请,查阅“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完整评审记录”

  他的想法>>>

  如果没有问题,公开相关信息,对韩寒也有好处,可以打消疑问,还韩寒一个清白

  华西访谈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华西都市报:2012年方舟子对韩寒代笔的质疑,曾引发了长时期的争议,但无疾而终。然而,就在韩寒首次做起电影导演之际,有关他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一等奖的质疑,再次爆炸性出炉。

  一位认证信息为“杭州某公司工程师杨宏伟”的新浪微博网友“司马3忌”,3月20日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长微博,核心信息透露:“来自上海黄浦公证处的查阅报告――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没有韩寒”。3月21日,中国之声详细报道了该线索并采访了网友“司马3忌”、相关公证处以及新概念作文大赛主办方相关负责人。该报道文字版,也被冠以“公证处证实: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没有韩寒”标题,在网络上迅速发酵。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华西都市报记者昨日也联系了包括报料人在内的多方人士,试图厘清来龙去脉。

  知道一下

  获首届新概念作文一等奖
  韩寒“一赛成名”

  说到韩寒,有人说他是中国最畅销的青年作家、是能文更能武的赛车冠军、是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但是也有人说,他是“拼爹”的伪天才,是被包装出来的所谓“公知”。不管怎么样,从2000年的“韩寒现象”到现在的“韩寒争议”,韩寒一直活跃在我们的视野中,从未消失。

  而他第一次走进我们的视野,是从1999年开始的,当年,韩寒以《杯中窥人》一文获得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从此一赛成名、脱颖而出,成为16岁就写长篇小说的天才少年、公众眼中的80后作家。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书中也写道:“这次复赛,是韩寒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要不是《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那么韩寒的人生道路也许会是另外一种走法。”

  对话
  正在申请查阅《萌芽》完整评审记录
  “如果没有问题,也可还韩寒一个清白”

  昨晚,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认证信息为“杭州某公司工程师杨宏伟”的新浪微博网友“司马3忌”,详细询问他质疑此事的来龙去脉。他表示,在公证处提供的1999年首届新概念大赛的名单上未发现韩寒的名字,并不能直接绝对判断韩寒获奖有问题,“有可能是工作疏漏,可以理解。”而他和其他几位持有同样疑问的网友,正在通过合法途径,向大赛主办方《萌芽》杂志社申请信息公开,查阅相关档案资料,“如果查出没有问题,也可以还韩寒一个清白。”

  华西都市报:对韩寒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质疑,早在2012年方舟子就提起过。主办方《萌芽》杂志,对此也有过回应和澄清。再提此事,契机是什么?

  “司马3忌”:是这样的。2013年3月,我曾向上海市第二中院提出行政诉讼请求,要求对由《萌芽》杂志社主办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有关上海松江二中韩寒的获奖信息以及相关评奖资料,进行信息公开。我的诉讼请求被驳回。近期,我相同的诉讼请求又被驳回。于是,几天前,我转向当时为《萌芽》“新概念”大奖赛做公证的公证单位上海黄浦公证处提出申请查阅相关公证档案资料。

  华西都市报:查阅的结果是?“司马3忌”:公证处查到的资料显示,《萌芽》杂志社1999年主办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完整名单上,没有发现韩寒的名字。而跟他同届的其他获奖者的信息都在,包括参赛者的名字、参赛作文的题目、评委的评奖情况等。

  华西都市报:你具体什么时候去查的? 你的资料中显示你在杭州工作,你亲自去上海查的吗?

  “司马3忌”:大约是本月20号吧。是我亲自去查的,为了弄清楚韩寒得奖这事,我都去了上海20多次了,从杭州去上海很近的。

  华西都市报:从公证单位查到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名单上没有发现韩寒,能让你判定韩寒得奖有问题吗?

  “司马3忌”:按照正常情况,相关获奖记录的资料,一个是大赛的公证单位,一个是主办方:《萌芽》杂志社。我知道,韩寒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奖项是破格录取。如果是主办单位在向公证处提交资料时,把韩寒的名字漏掉了,也是有可能的,是可以理解的。补考也好,破格评奖也好,都没问题。现在我想要知道的是,《萌芽》杂志社的评审记录档案资料中,是否有韩寒获奖的信息。比如名单上是否真的有他的名字,评奖老师当时给出怎样的评语等。

  华西都市报:到目前,你看到了《萌芽》杂志社这份评奖记录了吗?

  “司马3忌”:还没有。根据《档案法》,公众可以通过正当渠道,对一些档案申请社会利用,用于查阅了解相关情况。我和6位跟我一样有相同疑虑的网友一起,给《萌芽》杂志社写了一个申请书,申请查阅“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完整评审记录”(这些信息,目前通过已公开的资料查不到),用挂号信寄出去了。现在已经十多天了,还没收到回复。如果收不到回复,我们准备近期亲自到《萌芽》杂志社登门递交申请。

  华西都市报:如果《萌芽》杂志社提供的资料上,确实能查到有韩寒获奖的信息,是不是就可以打消质疑?

  “司马3忌”:如果有,可以打消。但如果没有,那问题就大了,这说明公众从主办方获知的韩寒获新概念首届作文大赛一等奖这个信息,是虚假的无中生有的。

  华西都市报:我看你的微博认证信息上是杭州一家公司的工程师,你认识韩寒吗?怎样的缘由让你开始关注这件事了?

  “司马3忌”:我跟韩寒素不相识,也没有私仇,我不是文化界的,我是搞建筑的。2012年以前,我很少上网,也没有微博账号。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韩寒的博客文章,就有了印象。后来就发现有一些疑问,想要弄清楚。我认为,韩寒作为一个影响力这么大的人物,关于他当年获奖的情况,应有准确的信息让公众获知。我觉得,如果没有问题,公开相关信息,对韩寒也有好处,可以打消疑问,还韩寒一个清白。

  求证
  公证处名单查不到韩寒
  主办方:等到周一再给解释

  “司马3忌”近日以行政诉讼当事人身份,依法要求查阅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公证档案,其结果则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会最终提交给公证处的获奖名单中没有韩寒。

  据中国之声报道,上海黄浦公证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其记者采访时称,当年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名单上,“没有韩寒的名字。”而新概念主办方《萌芽》杂志社某位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向公证处提供名单的时候,由于韩寒是补考,所以就补充了一个得奖名单。但他同时也强调,即使是补充上去的,韩寒的名字也“经过了公证”。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新概念”作文大赛主办方《萌芽》杂志社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关于此事,《萌芽》杂志社此前已经给予回应和解释。至于《萌芽》杂志社会不会针对此事,再给予解释,要等到周一,致电询问杂志社相关负责人才知道。”华西都市报记者也在昨日试图联系韩寒,询问他对此的回应和态度,但他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短信询问也未得到答复。

  新闻链接
  补考问题

  2012年2月,当时的《萌芽》杂志社主编,也是新概念作文大赛创办人赵长天,在接受网易专访时,谈到了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补考的情况细节。参加了初赛并通过的韩寒,估计是因为邮件通知渠道出现问题,导致韩寒错过复赛,于是大赛主办方工作人员临时电话通知韩寒补考。对于让韩寒补考是否符合程序,是否对其他选手公平,赵长天说,“我不认为程序上属于违规,因为新概念作文大赛所有的程序和规则都是通过一个我们的‘工作委员会’和‘评委会’在一起开会(决定的),这是我们理解中最高的一个决策机构。”

  公证问题

  赵长天还谈到了对韩寒获奖进行公证的话题。当时记者问:“听说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试的时候现场有公证处现场监督和公证,为什么在韩寒补考的时候却没有人在场公证呢?”赵长天的回答是:“当时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因为公证处的人是我们请来的,他们只有两个时间会在,一个是出题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决定评奖的时候,评奖名单决定结束了以后公证处的人就走了,他们走了以后,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叶兆言还有陈思和就提议说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大家都同意,可是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再叫回来的话……我们也就想还是算了。总而言之,我承认第一届(的规则)不是特别严密,如果就这一点我也愿意表示歉意,但是在这背后确实不存在什么阴谋。”

(XYS2014032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