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萌芽杂志社对韩寒获奖骗局的狡辩

  ・方舟子・

  上海黄浦公证处保存的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公证材料显示获奖名单中没有韩寒,这证实了我们此前的推断,即韩寒获奖是内定的,其名字是大赛结束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加到获奖名单中的,所谓颁奖当天韩寒被通知赶去补考、现场作文震惊评委乃是捏造出来的神话故事。这也表明通过各种间接证据的推理(韩粉之所谓“构陷”)能够逼近事实真相。韩粉们一直嚷嚷要有铁证,其实以前已有过铁证,不过这个由公证处出具的铁证简单明了,应该没什么异议了吧?当初挺韩的媒体(例如南方报系)、公知们都沉默了,只当没有这回事,听任“韩寒” 微博的写手在那里哀叹:“我隐藏痛苦,是害怕大家看到以后更快乐。”发了一张韩寒头发花白的照片,是想告诉人们他已为这事愁白了少年头?

  主办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萌芽杂志社总该给个说法吧?中国之声采访了萌芽杂志社负责人(主编赵长天已在去年去世,这个负责人不知是谁,大概是副主编、新概念作文大赛总干事李其纲),他是这么说的(音频:http://video.sina.com.cn/v/b/129000850-1657936750.html 文字:http://china.cnr.cn/xwwgf/201403/t20140321_515130942.shtml ):

  “我们提供名单的时候,因为韩寒是补考的,所以后来我们是补充了一个得奖名单,但是在宣布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前主编手写的东西给他们(公证处)了。另外,我们B组的一等奖是5名,但是我们当时交给他的名单是4名,韩寒的名单是在前几个小时里面,由六个评委进行评审的时候觉得这个要加上去。”

  这段话说得很没条理,不知道准确的意思,似乎想要说的是:前主编赵长天手写了一份名单给公证处,这份名单B组的一等奖是4名,韩寒的名字是后来加上去了。“韩寒的名单是在前几个小时里面,由六个评委进行评审的时候觉得这个要加上去。”既然在交名单的前几个小时已经决定要加上韩寒,那么为什么没把韩寒名字写上去?这个负责人是这么解释的:

  “当时因为我们萌芽的人手也非常少,当时大家也疏忽了这件事情,只是关注了大会的事情。因为我们的党组书记在宣布名单的时候把这个都宣布了,就说有这么一个情况,B组是5名。所以在给他的第一份材料里面,是4名,所以就是这么一个疏漏。”

  这段话也说得很没条理,那个因为、所以简直是不知所云:因为宣布的是5名,所以给的是4名,什么意思?难道是下意识里暗示虽然宣布的是5名,但保留了一个名额给韩寒,而韩寒没有参加复赛,所以只能给公证处一个4名名单?

  不知道这个负责人是因为不善言辞,一贯说话颠三倒四,还是因为心里有鬼,口不择言。但不管怎样,他承认有疏漏,一开始给公证处的B组获奖名单只有4名。这本来还能自圆其说,勉强解释为何公证处那里有一份没有韩寒的获奖名单。但是却又说,还有一份有韩寒名字的5名获奖者名单,当时就去公证的:

  记者:5名的名单有没有经过公证呢?

  负责人:当然经过公证了,当时就去公证了。

  但是这份公证神秘地消失了:

  公证处:这个没有,我们公证书里没找到,没这个名字的。

  一个说有公证,一个说没有公证,这有两种可能:一、韩寒获奖有过公证,但是被公证处把这份公证书弄丢了。这是公证处的严重失职,按理不太可能发生,而且也与公证处档案的其他记载不符,因为公证材料是在比赛结束后第5天才提交的,如果有一份新名单,就不可能再公证旧名单。另外,公证材料在萌芽杂志社是不是也应该有备份?拿出来不就知道谁是谁非了?二、萌芽负责人在说假话。这最有可能,因为这个说法不仅与公证处的档案矛盾,也与其已故主编赵长天的说法矛盾。赵长天显然很清楚韩寒获奖没有经过公证,给了个理由是韩寒当天上午赶来补考时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不好再叫回来了(见赵长天在2012年2月接受网易的采访:http://ent.163.com/12/0229/08/7RDR8VL500031H2L_2.html )。 但赵长天的这个说法也与公证处的档案相矛盾,档案记载,公证人员并没有走,一直待到当天下午在颁奖大会上念了公证词、获奖者合影时才走。

  如果仅仅是因为“疏漏”而没有把韩寒名字放进公证名单,那只是程序问题,问题不大。但是萌芽杂志社前负责人、现负责人、韩仁均韩寒父子等人在这个问题上去一直在说谎,自相矛盾,其说法与事实、常识、常理都不符,却不是“疏漏”那么简单了,而是造假、欺骗。所以如果韩寒有过补考因此获奖,但其获奖没有获得公证,问题还不大;但是如果韩寒根本就没有参加补考,获奖是内定的,文章是后来抄写补交的,问题就大了。从公证处档案看,后者才是事实。人很容易出现记忆错误或说假话,所以物证重于人证,尤其是经过公证的物证更重。现在萌芽杂志社负责人开口就否定了经上海黄浦公证处公证的物证,那么当初他们有何必要找公证员公证?

  但是萌芽杂志社负责人一见难以自圆其说,躲起来了:“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这个事情我们不跟他们联系,有事情找我们律师去。”找他们的律师干什么?难道律师比该负责人还了解事实经过?《萌芽》是上海作协的杂志,萌芽杂志社是国营机构,新概念作文大赛是在学生中和社会上有影响力的比赛,其主办方有责任回应有根有据的质疑,没错就澄清、还被质疑者清白,有错就道歉、纠正,不敢面对质疑,只能说明其心虚。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一次著名的大赛、一个著名的公众人物受到如此强烈的质疑,主办方早就主动把所有的原始材料都公布出来还原事实真相了,主管部门也早就会启动调查了。但是我们不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所以只能依靠个人的努力,寄望于某个人的良心发现。赵长天已经去世了,希望这个负责人不要把真相也带进坟墓里。

2014.3.23.

(XYS2014032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