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恶法

  作者:土摩托

  话说1978年的某一天,在安徽省凤阳县的小岗村,18名吃不饱饭的农民开了个秘密会议,决定违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在村子里实行包产到户。在那个年代,这么做可是要掉脑袋的,于是这几位走投无路的农民只能背着政府,偷偷在一份文件上按下了手印。

  不幸的是,此事被大家熟悉的No Heart老师知道了。他自认为是支持包产到户的,但总觉得这几个农民背着党中央这么干不太合适,有违法的嫌疑。法律可是普世价值哦,高于一切哦,于是No Heart老师就亲自去了趟县政府大院,把十八子按手印的事情告诉了县长。告完密还不忘提醒这位官老爷:包产到户是大势所趋,千万要与时俱进哦。

  幸运的是,这件事是我编的。当年No Heart老师还在上幼儿园,没有告密的能力,否则这18个农民肯定活不了。不幸的是,如今No Heart老师长大了,成了一位“科普明星”,并且开始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挺转”了。

  后果可想而知。

  在No Heart老师的启发下,一位坚决“反转”的崔委员写了个折子上报中央,称中国农民违法种植转基因水稻,多个省市检测出了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大米。乖乖不得了,这可是“违法”的哦。中国老百姓历来善良,违法的事情是不敢做的。于是原本持有中立立场的人也都疑惑了:我不知道转基因安不安全,但违法的事情总是做不得的吧?

  我的回答是:当然做得!这件事是中国农民反抗恶法的英勇行为,和当年小岗村那18名勇士的做法没什么不同。

  下面我就来说说我的道理。

  首先,崔委员曝光的这件事是真的吗?是真的。我已经在三联上写过两次了,一次是关于中国种业的调查报告,标题叫做《中国为什么没有孟山都?》。另一次是关于欧美转基因产业的调查报告,题目叫做《转基因的政治经济学》。感兴趣的可以去找来读读。

  那么,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呢?简单说,1998年华中农大搞出了抗虫转基因水稻,第二年农业部召开成果鉴定会,吸引了很多种业公司的人参加。当时农大的科学家们对于专利的保护观念不强,现场没有严格管理,导致转基因种子被一些地方种子公司的人偷走了。其实类似的事情在当年发生过很多次,只不过不是转基因的种子,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2009年转基因水稻拿到了安全证书,距离最后的推广只差一步。这最后的一步和科学无关,完全是各种政治势力在角力。但是中国南方的稻螟虫泛滥,农药已经越来越不管用了。一些种子公司想不通,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手里有武器,政府就是不让使。政府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只能用“美帝阴谋论”或者“科学不确定论”来搪塞。

  这种事情是中国的一大特色,在很多领域都能遇到。可你让农民们怎么办?继续花钱买农药?还是像当年小岗村那18名勇士那样,偷偷地抵抗恶法?

  他们选择了后者。

  请注意,这些小公司卖的已不是当年鉴定会上的那个水稻品种了,而是他们把华中农大的品种和本地品种杂交后得到的新品种,既有抗虫基因,又符合本地的种植条件和口味。一直有人质疑说转基因水稻不好吃,这些人属于完全不懂行的伪科普,根本不知道转基因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事已至此,也许你会担心有一天中国人脑袋后面长出一对犄角来吧?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你完全不必担心,因为转进去的基因早就被证明是安全的。转基因是有史以来被监管得最厉害的农业技术,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它,但即使这样,迄今为止也没有出过一次事故。中国政府之所以不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纯粹是政治原因,与科学无关。

  也许又有人会问,既然转基因这么好,为什么要用这种“违法”的手段去推广呢?为什么科学家们不能组织一次全民大讨论,通过“民主”的方式来决定是否种植转基因呢?我来告诉你:因为全世界都没有这么做过。

  先拿美国为例。美国当年批准种植转基因根本就没有让老百姓投票,而是相关专家们经过科学评估后认为安全,便批准了。FDA甚至没有要求做转基因的种子公司事先申请销售许可,而是把这件事下放到了各个公司,让他们自己决定。当然这些公司最终都让第三方进行了安全检验,但这纯属商业考虑,和FDA无关。另外,这一期间美国的媒体都很有新闻操守,很少有记者敢于写文章造谣转基因技术。美国近来反转声浪之所以抬头,完全是因为Facebook等社交媒体兴起,导致信息传播没有监管,谣言泛滥成灾,这才让反转控们得了势。

  再看看中国。中国正式开始销售孟山都转基因抗虫棉的时间是1998年,年纪大一点的读者请回忆一下,当时你知道这件事吗?事实上,当年中国棉农都不了解这项新技术,不敢买种子,最后还是通过内部关系,采用了摊派的方式,让棉铃虫受灾区的小学生每人买一斤种子回家,这才推广开的。种了一年后农民们就尝到甜头了,再也不用摊派了。而第三年的时候盗版就出来了,孟山都的抗虫棉也就卖不动了。

  插一句:盗版是非常典型的中国式抗暴。什么东西,只要在中国出现盗版,政府就很难管理了。而盗版的原因,有的是为了省钱,有的是为了翻墙,但归根结底就一条:人家的东西确实好。

  再来看看其他一些种植转基因的国家都是怎么开始种的。印度当年也深受棉铃虫之害,印度政府也是一直扛着不让种,后来几个胆大的印度棉农看到中国农民种了,效果很好,便想办法从中国偷了一些种子拿回印度去种,效果立竿见影,结果第二年这种种子就到处都是了,印度政府一看控制不住,干脆放开了管制。如今印度棉农已经在种第二代了中国还是第一代。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技术了,但中国政府就是堵着不放行。

  巴西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当年南美洲最先开始种转基因大豆的是阿根廷,巴西因为政治体制的原因一直没有批准种植。巴西农民眼看着邻国的同行闷声发大财,不甘心失败,便从阿根廷偷了种子去种。结果越偷越多,巴西政府眼看管不住了,只好放开管制,如今巴西政府吸取了当年的教训,把转基因的审批权收归专家委员会所有,不再搞公投了,于是巴西很快就成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出口大国,农民们也富了起来,实现了双赢。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法国、菲律宾,还有一些东欧国家都是从偷种子开始的。事实上,如今转基因发展得比较好的国家都没有搞全民大讨论那一套,而是专项交给专人负责,走专家治国的路子。而那些发展得不好的国家,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偷种行为。

  面对恶法,你让农民们怎么办?

  说了半天,我必须承认,我也不喜欢这种偷种的行为,不过原因不是因为偷种违法,而是这样的方式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因为研发者拿不到应有的报酬,研发动力难以维持,新产品就会越来越少,越来越慢。就像盗版唱片和软件,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消费者。

  这个结怎么解?大家来说说看。

(XYS201403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