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舒伯特教授在崔永元反转宣传片里的谈话

  作者:碧野仙踪

  我忍着耐性把小崔的纪录片看了十七分钟。为了不浪费这最初的十七分钟,我又浪费更多时间写下这篇文章。这前十七分钟里,小崔采访了两个反转的教授。其中索尔克研究所的大卫・舒伯特教授的研究领域是维生素E治疗老年痴呆(https://www.salk.edu/faculty/schubert.htm)。他是极少数依然在生物医学领域做研究却积极反转的例子,所以在反转控里享有很高的地位。但在崔永元的片子里他的镜头远远少于退休物理教师,在家种花的南希・斯万森老太太(http://www.examiner.com/gmo-in-seattle/nancy-swanson)。斯万森在小崔面前秀了一堆各种疾病发病率与草甘磷使用同步上升的图,浑然不知那正好说明草甘膦的使用与这些慢性病无关,因为如果真有关的话两者是不会同步的,疾病的上升应比草甘磷使用的上升滞后若干年。斯万森类似于民科,貌似是真的以为自己是对的。但舒伯特作为一个活跃在生物医学领域的教授,应该更有专业知识,如果出现低级错误很难让人相信他自己不知道。正因为也的话会更让人觉得有权威性,所以值得专门点评一下。

  舒伯特说:
  “And Bt toxin I think is a good example, and, so Bt toxin is in most, the rice crops , the corns, not so much in soy, but in rice, corn, and eggplants, a lot of sugar beets. And Bt toxin, and this is some area I know something about, because my research over the years has been involved in this type of proteins. And if, there are a number of papers studying this Bt toxin, when consumed in feed, like animal feed, there is a recent paper on pigs, and if you feed it to rodents, mice and rats, there is an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there is a problem with intestine, and this is exactly what is predicted for this type of protein. When you eat it, it gets into your gut and then it inflames, binds to the surface of intestine, initially causes inflammation, which is going to lead to cancer.”

  崔永元团队翻译:
  “比如Bt毒素,这是个很好的例子。Bt毒素广泛存在于转基因大米,转基因的 玉米,茄子,甜菜中,在转基因大豆中比较少。我对Bt毒素比较了解,因为我这些年的研究,都与这种蛋白质相关。有许多文件显示,动物饲料里的Bt毒素的问题,最近有一篇论文说明了,使用Bt毒素饲养的猪和啮齿类(兔和鼠),它们会出现肠道炎症,这正是我们预测的这种蛋白质造成的后果。它会在你进食的时候进入肠道内,随后会引发炎症,并附着在肠道表面,最初引起发炎,可能会致癌。”

  舒伯特教授短短的一段话里,充满了错误和误导。

  舒伯特说Bt蛋白吃进去后引发炎症是他预测之中的,这个可以说是他故意误导中国观众。他的实验室并不像他说的是做Bt毒素相关的蛋白质的研究,而且Bt蛋白已经被无数个实验室研究了几十年了,其杀虫机理早就搞清楚了,并不需要他自己再去重复研究。他肯定知道Bt蛋白只在鳞翅目昆虫肠道内起作用,绝不存在进入哺乳动物肠道引发炎症这个所谓的“预测”。

  他在这里没有具体指出含Bt蛋白的饲料导致猪和鼠肠道发炎的“许多文献”是哪几篇,但他后来在写给CNN的信里只引用了两篇文章(http://www.cnn.com/2014/02/03/opinion/schubert-gmo-labeling/)。一篇是曾被广泛报道但现已经撤稿了的大鼠吃了GMO长癌的法国论文,另一篇则是已被指出结论错误的吃GMO饲料的猪易 得胃炎的澳大利亚论文。Schubert作为一个著名研究所的教授应该知道不要把错误的论文,尤其是已经撤稿的论文拿出来作证据。显然他是故意这么做的。这样做实际有损他自己作为一个严肃科学家的声誉,也表明在GMO问题上,反转的都是情感胜过理智。

  舒伯特教授最后一句话是用很肯定的语气说的,准确翻译是“最初引起发炎,然后导致癌症”。可能崔自己都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所以在翻译时篡改成“最初引起发炎,可能会致癌”。他这个Bt蛋白附着在肠道表面–引起发炎–致癌的“分子机制”,没有任何数据支持,就连那篇撤稿的论文都不敢这么说。可舒伯特教授却敢对着小崔的镜头把这个杜撰的理论当事实来讲,为什么?

(XYS201403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