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和媒体对待雾霾问题要有严谨的态度

  作者:黎科

  最近,听到和看到很多关于雾霾及其治理的消息和报道,感到全国大面积长时间雾霾的确应该得到国家的重视,并采取相应措施尽快进行防控。但是,我更感到科学家和媒体在这个问题上的非科学不严谨的态度, 不仅对雾霾的防控治理没有帮助, 而且有添乱和乘机渔利的嫌疑!

  一、五亿元建设雾霾实验室

  媒体爆料,中国科学院拟花5亿元建立一个雾霾实验室。这是一个十足乘机渔利的典型案例。 据我所知, 我国现有的烟雾箱装置至少有两个在运行, 分别隶属于环保部环境科学研究院和中国科学院。这么多年来, 大气化学及其反应千千万, 基本没有有中国科学家用这两个实验装置获得任何国际上公认的可用数据。现在, 在根本不说明现有装置用好用足了没有的情况下, 在未解释现有装置为何不敷使用的情况下, 就匆忙上马造价超过5亿元的大型实验装置,是不是太急了点。 应该调查是否有什么领导或团体想要或者已经从中渔利!

  二、雾霾中pm2.5来源之争

  关于雾霾中pm2.5组分报道中的媒体和科学家的不严谨性。 先是仅仅因为科学院大气所张仁建组在国际领域顶级学术刊物ACP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成分解析的文章,科学院就急着开所谓新闻发布会,《中国科学报》以“科学家查明北京雾霾6大主要贡献源”为题给予长篇报道。其实,那篇文章只是3年前某些时段和某些点的观测资料的一个科研学术报告而已,新闻媒体为了追求吸引眼球, 起了误导公众和政府的作用。这还没有完, 《中国青年报》接力赛般地跑来以“莫让雾霾成因成为又一个转基因之争”为题报道了北京市环保局发言人和中国科学研究院的生态环境中心贺泓的反驳意见。

  前者说:“他(指张仁健)的结论只是一家之言,我们掌握的信息是,机动车污染还是北京较为主要的污染源。这不仅是我们通过模型解析的结果,也是污染物监测测算的结果。”这是典型的官僚主义法对待环境科学问题。 既然你掌握信息,那你为什么不拿出确切数据反击,而是毫无依据地攻击人家仪器测定的结果?其实我们公众应该明白,国家每年花在环保局的钱是个天文数据了,可是人家环保局不拿出数据证据就敢攻击别人的观测数据。我要问媒体,你懂不懂基本的逻辑?我要问环保局,国家给你们的天文数字的经费,都干什么去了?竟然拿不出数据来与一个小小的课题组的数据对质?

  后者说:“学者之间得出研究结果之所以差异那么大,是由于采用的源解析方法本身所致。对PM2.5成分的主流分析方法叫做正交矩阵因子分解法(PMF), 这个方法常会产生多个解,需要科学家从中挑选。因此,研究结论受科学家主观因素的影响比较大。更为重要的是,张仁健的论文没有对PM2.5的二次组分进行来源分析”。这其实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 源的解析用的是PMF计算方法,我们知道, 中国科学家纯粹采用拿来主义的办法从国外引进了PMF计算方法, 这个方法适合不适合中国目前的环境背景都没有个评估意见, 大家就拿来使用了!更糟的是, 这个方法会产生多个各不同的结果, 需要科学家主管判断。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科学家拿了国家的经费到底干了些什么有创造性科学活动?

  后者对张的论文的没有谈二次组分的指责其实就是根本罔顾事实。 张仁健组的数据是明明白白写在论文中了,即“土壤尘、燃煤、生物质燃烧、汽车尾气与垃圾焚烧、工业污染和二次无机气溶胶,这些源的平均贡献分别为15%、1 8%、12%、4%、25%和26%”。 这就是说, 他们解析到的源中机动车尾气直接排放的颗粒占4%,所有各类一次气溶胶形成的二次无机气溶胶占26%。因此理论上机动车尾气直接加间接的贡献最大可能达到30%。这些科学家和媒体到底看没看人家的科学报告, 就乱加指责?

  三、到底应该如何治理雾霾

  《中国科学报》 还没有完。 它以“燃煤与机动车是北京雾霾两大“元凶””为题报道了同为中国科学院研究员的王跃思最新研究成果。其中指出:“北京在2013年1月和2014年2月的雾霾污染事件中,PM2.5在重污染时段的主要来源为机动车、燃煤、工业和扬尘,分别约占42%、28%、13%和12%;而在清洁时段,燃煤占45%,机动车仅占13%。”这其实反映了媒体和研究者典型地没有逻辑思维的盲目研究和乱下结论的不严谨态度。

  其一,如果您是正常人的话, 你也不会赞同在重污染时段就是机动车污染远大于燃煤污染,而在清洁时段又反过来是燃煤污染远大于机动车污染这种不合逻辑的结论。因为, 在同一季节,在清洁天和污染天,燃煤和机动车的相对贡献即使有所不同, 也决不会有那么大的变化。实际上,正常人都会知道,每天燃烧多少煤炭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路上有多少车辆在跑, 考虑到限号也决不会相差超过20%。因此,所谓源解析的结果,肯定是值得怀疑的。

  其二,报道者一定会争辩说, 要考虑到外来输送问题。 其实, 考虑到外来输送问题, 会证明媒体和研究者的结论更错。在重雾霾天该是外来输送贡献最多的时候了吧, 如研究者所述,是燃煤为主的输送。这就意味着,燃煤污染源的比例要大幅增加才对吧!可是王跃思的数据却是,机动车占到42%,远大于清洁时段的13%,燃煤占到28%,远小于清洁时段的45%。 这完全是与逻辑背道而驰!

  其三,另一方面,在关于外来输送方面的表述,也是有些问题的。 报道说:“燃煤污染排放主要来源于河北东部、南部和天津西北部。北京地区在西北风控制下PM2.5浓度在30微克/立方米左右,傍晚风向转为西南风,PM2.5浓度在1小时内增长至150微克/立方米,继而在24小时之内升至350微克/立方米”。 其实,用报道中的数据不能说明河北东部、天津西北部是燃煤污染外来输送地。因为,如报道所言,污染加重是由于西南风造成的,那么西南风怎么能把东部的污染输送到北京呢? 媒体和科学家的不严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其四,在如此低级的业务能力下, 媒体和研究者还在鼓动国家进一步烧钱,文中指出:“空气中不同区域、不同时段细颗粒物来源存在很大差别,需要全面监测研究不同地区、不同时段霾污染过程,对污染源进行静态和动态解析,为强霾污染事件的预警及临时管制措施的制定提出科学依据。建议加强、扩充中科院现有监测网络,使之成为国家气溶胶化学观测网,并加强大气污染物来源的动态解析和源解析的空间分辨率。”

  这就更离奇了。 首先,监测到底要扩充到多少站点,扩充这些站点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第二,有什么理由说明现在的监测点不够,需要扩充?第三,国外关于污染监测的站点到底有多少,人家是如何工作的?第四,源解析的时间空间分辨率到底需要多大, 目的是什么,依据为何? 在这些问题都没有一个说法的情况下, 就要建议国家投资建设, 媒体和研究者的良心何在? 需要补充的是, 现在我国隶属于中国科学院、高校、环保部门、农林部门的各类大气环境监测站点,远远超过国外,远远超过合理的范围, 但是得出的结论却是如此不堪, 不反省这些, 中国的媒体和中国的科学终究会被老百姓所唾弃的!

  附带说一下: 中国采购各类科学观测实验仪器数量之巨, 已经完全超出中国老百姓的想象。比如DNA测序、质谱仪、色谱、加速器、STM、MBE、XRD、涡度相关仪、自动气象站等大大小小的科学仪器, 已经是有关国际厂商的最大的利润来源(超过60%)。 连美国同行都惊呼中国科学界简直是疯了!这种浪费不制止,到头来损害的还是科学事业!

(XYS201403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