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严惩殴打南京护士陈星羽的凶手

  ・方舟子・

  2月25日凌晨,南京口腔医院因没有床位,休克男患者被安排进第二天女患者将出院的女病房,护士陈星羽遭到该女患者家属殴打,送往南京鼓楼医院急救。入院诊断为:脊髓震荡伴截瘫、心包积液、双侧胸腔积液、脑震荡、全身多发性软组织伤。经会诊后,在27日修正诊断为脊髓震荡伴截瘫、心包积液、双侧胸腔积液、胸背部多处软组织伤。打人者据称是江苏省检察院宣传处处长董庆安、江苏省科技馆(隶属江苏广电总台集团)副馆长袁亚平夫妇。“南京官员殴打护士致瘫痪”的消息在网上疯传,医生、护士群情激昂。奇怪的是,媒体一开始对此案的报道很少,江苏广电总台更是对旗下媒体和工作人员下了封口令。平时对涉及官员的暴力事件都要大惊小怪的公知、大V们也对此保持沉默,大概是因为他们刚刚声援过广东卫视主持人王牧笛扬言要砍护士的言论,不好意思改变立场。

  27日,南京警方针对此事件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了事情经过的监控视频。从视频看,袁亚平先是对低头操作电脑的值班护士照了张相,然后二话不说冲上去用伞猛击护士背部两下,再冲入台内把该护士拽出来。稍后护士弯腰做痛苦状。董庆安、医生先后走过来理论,袁推了医生一下,董跟着推了医生一下,其女儿过来也推了医生一下,董又推了医生一下,然后医生冲上去揪着董,袁从背后用伞打医生,其女儿和另一医生介入,扭成一团,分开后董还拿雨伞向医生猛力挥打(没打上?)。

  根据南京警方的通稿和监控视频,陈星羽只是肩背部被折叠伞“敲打”了两下,并被“拽拉”出护士站,伤势似乎不应很重,何以会出现截瘫、心包积液、双侧胸腔积液、胸棘突压痛,令人不解。医生护士群里关于陈星羽被打一事的传言很多,有描述董庆安夫妇两人如何一起痛打陈星羽的,有说陈星羽已被警方控制禁止探望,有传陈星羽受伤照片(已确认是另一事件的受伤护士),多怀疑视频有假。此事现在由医患矛盾变成了医警矛盾,建议南京警方认真对待此事,及时澄清,组织采访、探望陈星羽。

  当然有一种可能是陈星羽的伤势被夸大了。不过她被殴打后因脊髓震荡曾经截瘫是会诊的结果,应该没有疑议。外力打击能引起脊髓震荡,脊髓震荡是最轻的脊髓损伤,能暂时导致截瘫,不过是一过性的,一般在两天内自行恢复。南京警方称要等法医鉴定伤情结果出来后再决定如何处理。伤情鉴定标准是中国式的笑话,根据伤情鉴定结果来决定是否犯罪,更是笑话。当年方玄昌被肖传国雇凶用钢管袭击,几乎被打死,头部至今留有一道5厘米长的疤痕,伤情鉴定结果却是轻微伤,肖传国的辩护律师振振有词说不是犯罪是治安事件。后来套了个寻衅滋事罪。伤情鉴定标准里没有脊髓震荡这条,不知要如何鉴定。如果连轻微伤都不算的话,就连治安事件都算不上,白挨打了。

  就在昨天,又发生了两起殴打护士的事件,还未见警方介入。一起是烟台一家医院的护士查房时见病人家属在病房走廊打电话声音太高,善意提醒,招来一顿暴打,有监控视频为证。一起是上海长海医院急诊输液室的护士被一中年妇女打了,据说是要求跪式输液。护士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医患矛盾的出气筒,甚至成了某些有心理疾病的人的发泄对象。就连王牧笛,身为省台主持人,仅仅因为其女友在输液时护士找不到血管多扎了三针,也扬言要“砍人”,还有公知、大V为其辩护。2013年10月温岭杀医事件后,公安部负责人曾经表态,对暴力伤医坚决“零容忍”,但实际上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事件仍然频频发生,如果没有死人、致残,处理也非常轻微,甚至不做处理。例如杭州怀孕护士遭到患者毒打,性质极其恶劣,但因为没有流产,凶手仅仅被拘留了几天、罚款一千元。这样的处罚力度很显然起不到足够的威慑作用。这就难怪暴力横行,动不动就想砍人,二话不说就打人,只要不把人打死打残,都没什么事。

  不管陈星羽的实际伤势如何、视频是否有假,公布的视频已显示袁亚平在深夜突然殴打值班护士,扰乱医疗秩序,社会影响很坏,符合“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条款,应以寻衅滋事罪起诉,不能因为其是省检察院官员家属就姑息。董庆安作为省检察院官员参与斗殴,也应给予行政处分。如果能以这个广受关注的事件为典型,依法严肃处理,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也许能让医生、护士以后少受些殴打。

  2014.2.28.

(XYS201402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