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理工大学内部看学术腐败

  作者:尚品

  春节看了孙百多先生在新语丝的文章《揭开亚洲百强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的假面纱》,作为老工大的人心情还是很沉重的。但是也感觉到孙先生和方先生为干净中国学术的贡献,也希望武汉理工大学能以此为契机发展起来。

  我们学校武汉理工大学实际上是三个部属高校的合并,和中国很多部属高校一样,每个学校都只有1-2个优势学科,其中材料学科的确是最好的学科,也是985优势学科。

  当然问题可能也是最多最突出的。孙先生从外部的一些简单搜索就发现了很多问题,我本人也从内部的观察来讲一些问题,也希望本文能起到揭露问题解决问题的目的。

  首先,学霸问题。挺佩服孙先生通过搜索就能发现这些学校由来已久的学霸问题,我们在其中感触非常深。大家都知道理工大只是一个211大学,人才极度贫乏,所以能人制度就开始了,有些人做得很不错,学校就大力扶持他满足他,另外,学校的资源毕竟有限,所以新人就只能依附于所谓的“团队”,实际上就是依附于某个人,当高级打工,否则你也没有实验室没有仪器。这样的制度在学校早期是有积极作用的,比如产生了一批业界知名的专家,比如姜德生,赵修建,傅正义,马保国,胡曙光,潘牧等等,他们在各自领域都做了很多工作。公正的说这些人的确是能人,但是也要公平的说,这些人的确是靠剥削手下的劳动成果成就了自己。但是按老一点的老师的说法,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是这一制度也产生了很坏的影响,这些团队的存在严重学术落后技术封闭的问题,因为整个团队的发展就取决于某个人,而大家都知道实际上人过四十五创新能力会不可避免的下降,而这些团队带头人一直沿用自己的成熟技术,实际上在阻碍技术的发展了,客气点说技术革新的速度会变慢。另外这些能人往往都是近亲繁殖,大量留自己学生,所以学术落后是不可避免的。

  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团队带头人逐渐把团队私有化了,把实验室视为私人所有,整个团队不再是积极向上的,而是团队带头人自己说了算,当土豪了。比较典型的代表的姜德生,这个新语丝上已经有所披露,我也不多说了。此外老学霸往往又会产生很多裙带,比如老的有材料学院院长刘韩星是老老校长的学生,新的有不到35就当材料学院副院长的王发洲是武汉市副市的学生。所以在2005左右学校情况的确很糟,这些团队有点像癌细胞一样自我繁殖又不利整体发展严重威胁了学校。一些开明的校领导包括我们当前的校长张清杰在内提出了当时国内已经开始的好的作法,一方面送人出去,一方面引人进来。孙先生提到的麦立强和余家国就是送出去政策的受益人,苏宝连和孙涛垒就是引进来政策的受益人。这一作法对学校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学校这些年尽管发展不如985高校那么快,但是学术部分避免了近亲繁殖,成绩上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学校继续的政策就让人很遗憾,学校不是以此为点发展起来,而是沿用以前的办法,把这些人继续培养成学霸。就像孙先生指出的,麦立强和余家国自己本身以前也是受剥削者,依赖好政策发展起来,却成为了更坏的剥削者,他们(当然还有别的人)绝大多数文章都是第一作者,彻底的剥削学生的劳动成果,依靠这样发展自己,除了他们自己的问题外,学校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因为学校在文章奖励工资待遇上对第一作者都明确地支持。此外,这些倾斜的扶持加快了他们成为学霸,或者说更加的变本加厉。比如苏宝连招生一届招七八个硕士八九个博士,创造了理工大的历史记录,恐怕也是世界记录,并且把自己海外的学生引进来,根本不看学术水平,总共SCI文章不足十篇都一律教授引进,就拿去年来说,陈丽华刚刚博士毕业一年根本不满足学校两年博士后的条件SCI文章几篇,并且学术委员会不同意屡次被人举报的情况下上蹿下跳强行二次通过,吴FSCI文章才六七篇并且都是些不入流的杂志,苏宝连亲自赤膊上阵,没有资格强行参加学术委员会会议通过记名投票的方式强行通过,成就了武汉理工大学乃至于中国高校最弱爆的教授,现在已经成为材料学科的笑话,大家要有兴趣就查查。孙涛垒多次把刚刚博士毕业的人并且还在别的地方做博士后的人也强推了副教授,并且到现在为止也两年时间也没有到校工作一天。此外他不顾学校实验室少资源紧缺的现状,到处占实验室,占了还空置不用。老土豪新学霸这就构成了武汉理工大学材料学科现状,如果学校不加以限制,不鼓励独立科研,不鼓励自主创新,那么可以想象,2005前的武汉理工大学的糟糕局面又会再次来临,还是孙先生说得对,实际上已经证明错误的东西,在学校还是一次次重来。为什么国外和很多知名高校实行的独立教授制度不能在学校开展,本人认为一是学校资源有限,只能扶持少数人,二就是学霸作风根深蒂固。现在是学校应该摘除这个毒瘤的时候了。

  其次,经济问题。前面说了学霸们都视实验室团队为私人财产,学校又赋予了他们独裁的权力的机会。那么可想而知,经济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新语丝披露的姜德生就是在自己团队为所欲为老子第一,把学校产业私有化,对学校资产完全是自己说了算,想买就买想卖就卖,想建高楼就建高楼,在武汉理工大学西院门口的高楼就是他的杰作。为什么他能这么做呢?因为他认为他对学校产业功劳最大贡献最大,所以他就有最大的话语权。但是国家资产就是国家资产,就像公司经理人一样,你功劳再再大,你也不能决定买卖公司一样。但是学校培养的土豪就是有这种气质,没办法。当然姜德生不是唯一的问题,学校的团队带头人除了个别不了解的以外,本人认为在经济上都有或大或小的问题,比如官建国就私开发票名噪一时。为什么这样呢,根子还在学校,学校对这些学霸庇护。还是拿孙先生的重点关注的几个新学霸来说,麦立强从衣着朴素的学生到现在名牌满身的教授实际上就是几年的工夫,他拿了学校上千万纳米实验室的建设,拿了学校的出国资助,还能像以前那么穷酸吗?他号称4年的哈佛访问学者,但是实际上长时间在国内,如果按学校以前的资助力度是15000一个月,那么每年18万,4年就是72万,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拿了多少,但是他一面拿出国资助一面拿大学工资,来回差旅报销,又长时间在国内消费,那么可以想象他的实际收入是多少,难怪他言必称理工大,理工大对他是真不错。余家国也是同样的,并且他经常将学校给他的百万项目奖励中饱私囊,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就连他自己的学生都写文章揭露他,这些都在网上早就传开,也许就学校领导不知道。我们都很感叹,麦立强和余家国当初吵着闹着要独立工作,原来有这么大的利益。新来的苏宝连也一点不亚于他们,我们也感叹海外的“大师”也是这样无所顾忌,尽管孙先生已经揭开了他学术造假学术骗子的画皮,但是我们当初还是对他很是憧憬的,认为他能真正带来海外的经验。但是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也许是这个人本质也许是学校原因。据人事处介绍,苏宝连安家费近二百万,年薪八十万(可以告诉孙先生,这基本不上税的),人员费五百万(这也是可以不上税的钱),差旅公务舱待遇,医疗副部级待遇。也许言者无心,但是我简单算了一下,吓一跳,不算700万的的安家费和人员费,就工资80万将近10万欧元,这在欧洲也是绝对高工资,我了解的教授税后月薪也不过4000多欧元,学校给了苏宝连两倍国外的工资,但是他来学校才几天?有种就把来武汉的机票车票拿出来比对比对,要是他团队的人出来算算帐才真是爆料,反正我们是长年不见他的踪影,按新语丝的披露,可以算是真的老千,所以要是按在理工大的真实工作日算,他拿的简直是天文日薪。我再算一下国际公务舱价格,比利时到中国平均按3万一次算,每月一次往返,去假期一年10次,那就是60万,这钱是6个学校自主创新重点项目的钱,可以资助6个年青教师2年的科研。至于人员费500万,我们就更难想象,这些钱去哪儿了?孙涛垒也不差,刚回国就好车豪房,四处交流,不是说大家眼红,但是工资收入都摆在那儿,有必要拿国家的钱来炫富吗?

  最后具体的学术问题,我们当然没有孙先生和方先生看得准,但是这儿说自己的家丑,本身也是很痛心的事。我们是土鳖,我们首先按当前的国内土鳖评价标准来看这些土豪学霸,也可以说有些人也是惨不忍睹,首先国家级人才,这些所谓团队中基本没有产生过一个国家级人才,哪怕优青这种水平;其次国家级项目,这些号称的团队作战的集团又拿到几个国家级大项目,在理工大可以说屈指可数;再次就是国家级奖项,除了关系户科技进步奖,拿到过一个自然科学奖吗?要说学校不重视也不公平,学校扶持这些新学霸就是为了冲击这些东西,但是实际效果如何呢?麦立强孙涛垒不说了,算他们年轻,但是如果长时间霸占第一作者剥削他人学术成果为生,有可能能出国家人才?如果团队成员都被剥削又怎么指望他们齐心协力搞大项目拿大奖呢?余家国是到了该培养出人才拿大奖的时候了,但是看看有这种可能吗?苏宝连就更离谱了,他的假大空更加扎眼,手下一大堆教授,当然大家都知道是几篇SCI的水货教授没有一个能成事的,来学校五年了,不要说国家级人才,连一个优青都没有,更夸张的是不要说大项目连一个国家面上项目都没一个,不要说国家奖,连个省关系奖都没有。这样的老千人才趁早滚蛋。痛定思痛,学校本来执行了很好的教授独立政策,余家国,麦立强就是典型的学校帮助独立的,据说很多学霸还不满此事认为开了坏头,直到他们出了一些成果才说得少点。而孙涛垒是年纪轻轻就让他独当一面,苏宝连是重点投入,可以说这些措施成就理工大一些高水平文章和高水平科研,但是学校还是沿用老思路,又偏力扶持成就学霸,最终又回到了以前的老路,最可悲的是这些人当初都是支持独立科研愿意自己创新的人,怎么一到了团队带头人位置就马上变一张嘴脸盘剥别人,可悲又可恨。并且这样往往会打击更多独立科研的人才,陈红就是典型的例子,长时间在理工大被边缘化,因为她不愿意跟团队干,即使学校看到她工作有所起色,给了一定支持,但是最终还是跑去苏州大学,去了就上了杰青,她杰青工作应该说基本都是在理工大做的,为什么这样?学校不思考一下,所谓的团队作战所谓学霸政策有用吗?如果学校长时间的被这些新旧学霸把持,学校有能往什么地方去呢。除了孙先生和方先生揭露的主要人物外,我还是忍住没有更多的吐槽,有的学霸多年前就奥迪皇冠,并且也被审查过,当时的侥幸过关,如今新政来了,能过关吗?还有的学霸自己学生满天安插,搞成家天下。扪心自问这些学霸们,占据资源,中饱私囊,你们还有良心吗,你们口口声声的科研道德学术理想都被狗吃了吗?真心希望学校和教育部能多加重视,彻查这些学霸彻查经济问题。以前说官员如何如何,我在这儿说,10个学霸9个贪,还有一个藏得好。

(XYS201402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