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的“伟大”发现与反转控的艰难选择

  作者:方玄昌

  在东方卫视上周末那期节目《 环球交叉点. 转基因食品安全吗》中,崔永元首次公开展示了中美两个科学家的伟大发现――“不明病原体”。看到这一场景,连我都为那两个“科学伟人”惋惜:放着现成的诺贝尔奖不拿,你去跟电视观众较什么劲?既然胡伯已经断言范晓虹发现的和他自己发现的是同一个东东,想必是已经破译这一“病原体”的遗传密码(依据崔永元所展示的图片,看得出来两者形态完全不像),何不将此公布在学术期刊上,从而一劳永逸、一锤定音地宣告完成反转大业?

  这期节目几位嘉宾所展示的其它观点基本上都是以往职业反转控惯常发布的谣言的重复,毫无新意,在此不再一一批驳;倒是崔永元说的有一句话,我们在此必须做一分析,那就是“全世界真正了解转基因危害的只有极少数人”。

  仔细分析,这句话实际上可以作为一切反转谣言得以成立的基石;另一块基石是:“全世界所有分子生物学家都被跨国集团收买了”。两块基石必具其一,否则这些谣言将站不住脚(解释不了为什么反转的多是行外人)。以往反转控倾向于后一种情况,但这次崔永元却坚定地给出了新的结论(只有极少数人了解转基因的危害),看来他的调查“卓有成效”。

  那么,这“极少数人”究竟都有谁呢?在节目现场,崔永元谦虚地表示,他自己是不懂行的,但同台的另外三位“专家”都是懂专业的。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三位专家的底细。

  “专家”之一是佟屏亚。这是一位媒体人出身、曾经做过农业战略研究的哥们,从其发言来看,他对于分子生物学当然是一无所知,并且显著不具备基本的思考问题的能力(比如他以为衡量作物性状优劣的标准只有是否增产这一项,且认为没有“增产基因”就等于没有增产等等);更要命的是,他曾经公开宣称他自己是一个唯利是图之徒,主动暴露过为牟利而反转的嘴脸(请参考《究竟是道德败坏还是智商低下? ――简评佟屏亚的谣言与谎言》一文http://www.agrogene.cn/info-655.shtml)。

  “专家”之二是柴卫东,这是一个阴谋控,曾经写过一本全部以谣言和阴谋论为基本内容的反转、反疫苗著作《生化超限战》。其专业是航空发动机方向,从其言论可以看出,他也完全不懂分子生物学――事实上,这位哥们的脑袋已经被形形色色的阴谋论塞满,已经不可能再装下任何真正的知识。他最奇葩的一个“发现”是,“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在研制试验乙肝疫苗的时候,就将含有艾滋病毒的乙肝疫苗注射到了实验者的体内,这些实验者是同性恋白人和智障儿童,最后这些人就成了艾滋病在美国的第一批患者”――那时全球第一例艾滋病患者还没出现,人类还没有分离出艾滋病毒啊!其另一个著名阴谋论是:国际慈善机构在孟加拉国的援助行为有意造成了该国一半以上的水源砷污染。

  “专家”之三是顾秀林。对于这位资深反转人士,我想已经无须多介绍了,在此我只想对比性地给她一个评价:公平地说,在包括崔永元在内的四个嘉宾中,在对转基因问题的了解方面,她相对还是最专业的――通过在反转阵营多年的摸爬滚打,她已经明白了一个基本道理:要反对转基因,就必须同时反对杂交育种,否则逻辑不能自洽。当然,她如果再学习几年,或许就会进一步明白,要反对转基因和杂交育种,还必须反对传统育种,所有人都只能饿死――否则逻辑也还是不能自洽。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来分析、推理崔永元的那句话,结论就是:全世界数以万计的分子生物科学家,包括那么多诺贝尔生物或医学奖得主,对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属于分子生物学范畴)的了解,都远不如以上这四个行外“伟人”。这就难怪他们对于诺贝尔科学奖不屑一顾了。

  请对比之前反转控给出的另一块谣言基石:全世界数以万计的分子生物科学家,包括那么多诺贝尔生物或医学奖得主,都已经被跨国集团收买,良心都大大坏了;唯有那少数几个职业反转控,跨国集团无论如何收买不了他们。

  这两块基石显然不相容:如果科学家都不懂科学,跨国集团也就用不着去收买他们(反正他们都会傻乎乎继续干活),有钱还不如去收买那少数几个懂科学的职业反转控;反之,既然跨国集团花了那么大代价收买了科学家,看来科学家还是懂点科学的。现在请反转控们投票表决,你们更愿意选择哪一块基石?

  这个问题同样摆在了广大“不明真相的”普通公众面前:你们愿意相信这两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吗――即“科学家都不懂科学,唯有职业反转控才懂科学”或者“科学家都被收买,反转控都是良民”?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XYS20140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