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复旦攀登为经济学家袁志刚和宋铮的狡辩

  作者:驰骋美利坚

  2013年12月17日复旦攀登在新语丝回应《复旦金融整个烂透了!》一文中,与曾被曝光的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复旦院长袁志刚和宋铮(见 从复旦刘庆富中外一稿多发、顶级期刊经济研究的胡乱审稿看国内名校的造星运动,XYS20120101)研究领域不同,却在回应中为他们狡辩说:对宋铮题为《人口年龄结构、养老保险制度和最优储蓄率》论文中几个命题的批评也是完全错误的,作者根本就没有理解什么是消费跨期替代弹性。其实,理解袁志刚和宋铮论文的错误,根本不需要理解什么消费跨期替代弹性!我们把袁宋文的命题1直接copy如下

  命题1 :当消费的跨期替代弹性小于(大于) 1 时,最优储蓄与第2 期青年人的数量负(正) 相关;当消费的跨期替代弹性等于1 时,最优储蓄与第2 期青年人的数量无关。

  作者在原文(附件1)中提到,根据下式
  sgn[ds/dn]= sgn[ 1 -1/σ]

  证明了命题1。sgn是符号函数,很容易看出,由于ds/dn和1-1/σ符号一致,只要消费跨期替代弹性σ小于(大于) 1,1-1/σ就为负数(正数),所以ds/dn就为负数(正数),n 表示第2 期青年人数量,s表示第1期青年人储蓄,ds/dn为负数,第1 期青年人的最优储蓄s就与第2 期青年人的数量n负相关,ds/dn为正数, s就与n正相关。

  命题1的内容和sgn[ds/dn]= sgn[ 1 -1/σ]一致,请攀登先生看清楚,我们没说命题是错误的,再看该文后面的奇葩分析,袁宋提到国外学者Mankiw , 1981等在内的许多经济学家曾对消费跨期替代弹性作过估计,表明该弹性大致在1和10之间,为此袁宋仿照国外直接假设中国消费跨期替代弹性也在1和10之间,这极为荒谬,因为外国弹性在1和10之间,不能说明中国弹性也在1和10之间,这是任何一个受过经济学教育的本科生都知道的常识,袁宋作为国内“著名”经济学家怎么就不清楚?

  显然,袁宋假设消费替代弹性大于1,那么根据他们的命题1,在中国应该是第1期青年人最优储蓄s与第2 期青年人的数量n正相关,什么是正相关,攀登先生不会不知道吧?正相关就是说,如果第2期青年人数量减少(增加),第1期青年人最优储蓄下降(增加),但袁宋文章p28给出的实验结论是:中国第2期青年人的数量减少,导致最优储蓄上升,与他们的命题1完全相反!如此显而易见的错误,攀登先生难道看不出?并且,该文采用的模型是世代交叠模型”(OverLapping Generation Models,简称OLG或OG模型),这是欧美大学教科书里一个很简单的模型,袁志刚和宋铮直接剽窃国外教科书,这是欺负中国无人吗?

  袁志刚1993年作为海归回国后,从不在国外期刊发表论文,经济研究是国内排名第一的经济学杂志,没有关系和背景的师生发一篇都非常困难,而袁志刚凭借与经济研究编辑部主编亲密的私人关系,至今发表近15篇,我们仔细阅读这些文章,发现大部分是对国外论文简单低劣的模仿甚至抄袭。对于袁志刚的错误文章,经济研究编辑部至今装聋作哑,没作任何说明,相反,经济研究主编裴长洪2013年继续刊登袁志刚的文章。袁志刚到处招摇自己是国际非均衡理论创始人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贝纳西的学生,其获得孙冶方经济奖的《非瓦尔拉均衡理论及其在中国经济中的应用》一书,不过是抄袭了包括其导师贝纳西在内的国外论著拼凑而成,袁志刚先生是不是认为抄袭自己导师的著作不算剽窃?袁志刚凭借经济研究的文章成了著名经济学家,获得长江学者、教育部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务院理论经济学评议组成员,上海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市决策咨询专家等一系列重要头衔,有了这些头衔,他到处演讲做报告、做独立董事、为房地产商摇旗呐喊,被各高校邀请参加课题、职称和人才项目的评审赚外快,成了“富豪”教授。

  经济研究是一个造星工厂,全国教师恨不能巴结上经济研究的主编,在中国经济学界既得利益者的推动下,经济研究的地位已抬到了令人咂舌的程度,只要在经济研究上发表一篇文章,国内各高校奖金在5万元以上,评职称也有了保证。中国经济学教授大多是无脑教授,这些草包教授在职称、课题评审中当评委,只看文章发表的数量和期刊档次,把期刊排个三六九等,真方便了草包教授们的评审,他们无需费脑筋去核实文章本身的质量,只要期刊档次高、文章数量多,就认定此人水平高,即使是剽窃或存在严重错误也不会有异议,导致的荒唐现状是,在中国评判一个学者是否有水平,变成了由这些权威杂志的编辑来决定,谁能在一级刊物发文章,谁就牛逼,一级刊物的编辑变成了最大的学术庄家,中国学术已经到了快崩溃的地步。如今国内权威刊物的编辑到大学作报告,比教育部官员还威风,前呼后拥拉条幅欢迎,甚至校长都出面接待。著名经济学家邹至庄曾说:我一向认为,教授博导不应该搞实证研究,而应该做理论创新,前者只适合研究生练练笔。而经济研究就爱刊登实证研究文章,这种文章喜欢搬出一堆数据,而数据究竟真假不得而知。厦门大学教授吴世农,因在经济研究发表实证研究文章近17篇,成为厦大副校长,成功太容易使人变得骄奢淫逸,最终因情人问题被老婆泼硫酸http://bbs.tianya.cn/post-free-3480931-1.shtml,而实名举报者厦门大学副教授谢灵一身正气、不畏强权,竟遭校方威胁,认为她给厦大抹黑,不知厦大是校领导私人的厦大,还是中国的厦大?经济研究的主编如裴长洪、吴太昌等都是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党委书记,国外期刊主编都是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却是不学无术的党委书记,请裴长洪、吴太昌们扪心自问,你们的学术水平和品德配当一个学术期刊的主编吗?

  袁志刚本科毕业于中国的三流大学杭州大学,宋铮毕业于上海的三流学校外贸学院,中国古语说:英雄不问出处,如果凭借独立科研能力证明自己,毕业于三流大学同样令人尊敬,可这二个水货教授,合伙抄袭外国教材都抄不对,怎能让人信服其学术水平? 宋铮出道比袁志刚晚,资质平平,却擅长抱大腿,他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导师Fabrizio Zilibotti,在Fabrizio帮助下宋铮2005年在University of Stockholm毕业完成的博士论文目录如下:

  Chapter 1: Introduction
  Chapter 2: Ideology and the Determination of Public Policy over Time  Chapter 3: Dynamic Inequality and Social Security
  Chapter 4: A Markovian Social Contract of Social Security

  宋铮自2005年毕业花了7年时间,才将博士论文第二章在国外杂志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2012年,Vol. 53, No. 1)发表。这么长时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但令人注意的是,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 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系主办,其Editorial Board中的Hanming Fang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journal/10.1111/(ISSN)1468-2354/homep age/EditorialBoard.html),就是复旦经济学院院长袁志刚的座上客、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世界经济专业、脚踩中美两只船的复旦大学特聘教授方汉明。此人是个文章写手,几乎每年都回国,有些海归回国后发表不出文章,他都“热心”帮助甚至直接充当枪手,此人的“英勇”事迹,可见世界银行经济学家邹恒甫的文章:蔡洪滨请方汉明,Henderson帮忙写论文http://zouhengfu.blog.sohu.com/208084128.html

  宋铮博士论文第三章花了6年时间,在国外Review of Economic Dynamics (2011年,Vol. 14, No.4)上发表。这种发表记录,在中国留学生中只能算一般,他在学术界已经不可能Promising了,由于无法在毕业后的头两年里发表包括博士论文在内的任何论文,说明他的博士论文很一般。情况也的确如此,宋的论文内容没有新意,用到的数学工具只是一些动态优化方法,随便一个国内数学系甚至理工科相关专业的研究生,都不会比他差。2005年他跑回了国内,其硕导袁志刚收留了他,这一年也是袁志刚的风光年,由于前院长陆德明的嫖娼案,袁志刚借机成为复旦经济学院的院长。

  可仅凭此,宋就不是爆享大名的学术明星了。对于留学生写论文的“诀窍”,鲁迅先生曾说:”有的中国学生在国外,用老子与庄子谋得了博士头衔,令洋人大吃一惊,然而回国后讲的却是康德、黑格尔”。鲁迅此议影响很大,季羡林在《留德十年》中说,早年读到鲁迅这段言论立下大誓,决不写有关中国的博士论文。《马寅初传》(著者杨勋,北京出版社, 1986)提到,当时在美国学经济有一个 “窍门”,就是论文最好选写有关中国的题目,诸如中国的贸易、财政金融等等,由于美国导师对于中国实际情况了解比较少,缺乏深入的研究,论文比较容易通过和发表,马寅初鄙视这种做法,没有走“捷径”,马寅初1915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以《纽约市财政》论文获博士学位。宋铮回国后几年内为发表不出一篇论文而犯愁,就想到以中国题材吸引Fabrizio与其合作,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世界瞩目,国外学术期刊一直对中国题材有强烈兴趣。宋铮冒充中国问题专家与Fabrizio合作,Fabrizio哪里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回国后,一直窝在学校里,哪里知道什么中国国情!当年胡适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论文《中国逻辑思想的演变》,让他丢了面子,胡适当年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十年后访美时才补拿了学位。这一做法,竟被中国当代留学生当作法宝,例如中国著名海龟钱颖一,在美国就靠吃“中国饭”在学术圈混日子,发表的论文几乎每一篇都要扯一下中国的改革,可回国后又大谈西方的制度建设。事实证明,由于挂上了Fabrizio的名字,宋的文章Growing like China在世界经济学排名第一的杂志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从投稿到发表,用了不到2年,这可比他自己发表论文用7年快多了。

  那么这篇文章的质量到底如何?首先文章题目经过精心设计,叫做“中国式增长”,光看题目就好像中国增长的秘密已被他们发现了,这的确让洋人编辑“大吃一惊”,剥掉这篇文章的数学模型,就会发现内容滑稽可笑,一派胡言。文章发表后,宋铮多次在公开场合“坦率”吐露心声,例如在应吴敬琏主编《比较》杂志做的发言中说:坦率地说…,我的这篇文章,就是用一个教科书式的简单框架,加入一点中国元素。我们的理论建立在两个基础假设之上…,这两个假设其实是关于中国经济的两个“常识”http://bbs.pinggu.org/thread-1087448-1-1.html http://news.fudan.edu.cn/2010/0701/25084.html

  原来这篇震撼洋人、轰动中国经济学界、发现了中国增长之谜的文章,只是抄袭了国外教科书里的模型,并加了一点中国元素,并且这个中国元素,竟然只是中国经济的两个众人皆知的“常识”,用公式表示

  国外教科书模型 + 中国的两个“常识” = 解决了中国增长之谜

  行文至此,即使不懂经济学,也能看出这篇文章的荒唐!既然该文基于中国经济常识,那么我们也可以用中国的常识分析这篇文章的荒谬。分析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以海归为代表的中国经济学家这个群体,可以说,与马寅初等老一辈经济学家的学识和骨气相比,这个群体更像一群拉帮结派、唯利是图、政学商通吃的利益集团。中国的经济改革,使经济学家尤其学经济的海归身价倍增,这些人在商则竞相被银行和企业聘为独立董事,个个腰缠万贯,从政则可向国家领导人“献计献策”,影响国家决策,在政界有很深的人脉,像钱颖一、樊纲等竟然在担任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同时,还担任银行独立董事、金融机构顾问。请问中国“学者型”央行行长周小川,你就不怕这些海归泄露国家经济秘密?

  这些“经济学家”虽然不学无术,但敢于把国外理论回国乱讲一通,例如著名公知经济学家、北大海龟教授张维迎,到处散播他的“国有企业冰棍理论”:国有资产好比冰棍,不用会化掉,只有让国企领导收购国企,即使是”零价格”甚至负价格转让,国家也不吃亏,因为国企有很多职工和负债负担,这就好比你带着女儿改嫁和你单身一个人改嫁时的谈判能力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个歪理邪说把国企职工当做改革负担,仿佛只要让职工下岗国企私有化,中国的企业效率就会提高,实践证明,国有资产变成私有资产,使国企领导一夜暴富。宋铮不过是重拾唾余,用数学模型重新包装,宋铮在《比较》的发言中说:

  原本我们的理论预计,私营企业的比重应该不断上升,但是…增长趋势被遏制住了,甚至出现了一些退步,…主要是经济刺激政策让国有经济成为主力军,国有经济一下子雇了好多人,还有一个很糟糕的事情是,劳动力反向流动到国有经济,…我们在文章里面做了一个有趣的扩展。如果国有经济占据垄断程度较高的资本密集型产业,经济转型并不总能进行到底。…整个经济就会出现倒退。

  宋铮如此赤裸裸地攻击国有企业,在他眼里,中国政府为抵御金融危机通过国企增加就业是糟糕的,成了罪过,从国外经济教科书扒下来的数学模型竟然神奇预言,如果不把国企私有化,中国经济就会倒退,并离谱的得出结论:国企的低效导致了中国外贸顺差,这都哪跟哪。这篇文章虽然胡说八道,但国企效率低下这一点,很符合国外学界和金融机构的胃口,世界银行多次鼓动中国政府把国企私有化。撇开具体理论不谈,看看任志强、潘石屹等为代表的“企业家”的发家史,张维迎、袁志刚、钱颖一和田国强等海归教授和这些中国富人沆瀣一气,纷纷担任公司独立董事、捞钱捞地位和大搞学术腐败,就可想见中国国有资产再私有化下去的危险境地。市场经济的精髓是公平竞争,公平竞争依靠完善的法制,只要有了完善的法制,不管是国企和私企,都可以在公平透明的规则下展开竞争,提高社会效率。宋铮这篇为博外国人眼球、攻击中国国有企业的滑稽文章,竟获得了2013孙冶方经济学奖,评委就是钱颖一这些人。

  如果仅限于学术探讨,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也未尝不可,可袁志刚玩弄欺骗国人的意淫把戏,在媒体鼓吹此文为“中国震撼”http://comment.whb.cn/redian/view/9930 ,洋人何尝被震撼了,洋人只是好奇,真正令我们震撼的是这个小集团的互相吹捧炒作以及背后的巨大物质利益,像宋铮发表的期刊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一篇有20万元奖金!这么一篇国外教科书模型 + 中国的两个“常识”并且攻击国企的荒唐文章,仅仅因为发表在国外就值20万元,这不是糟蹋中国老百姓的纳税钱吗?

  攀登先生为袁宋两个水货教授辩解,可能忘了自己也存在问题。在2003年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连续在权威杂志《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发表两篇文章:《封闭式集合竞价交易策略模型及对沪市的实证检验》;《考虑不完全知情交易者的交易策略分析》,这些文章不过是简单抄袭Kyle(1985)等人的论文,这样不堪的论文能发表,原因在于每篇文章列有4个作者,作者之一吴冲锋是攀登的博士导师,吴是国内著名金融学霸,也是《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的编委http://www.sysengi.com/CN/column/column106.shtml ,作者刘海龙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刘逖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研究中心副主任。

  攀登写文章挂名最多的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研究所副所长施东辉,此人是攀登写文章的“金主”, 他可以利用职务便利为攀登提供上海证券交易所数据,这些数据通过正常途径无法获得,例如以下两篇文章:

  攀登、施东晖(2006):《知情交易概率的测度模型及其影响因素分析》,《管理世界》第6期,第18-26页;攀登、施东晖、宋铮(2008):《证券泡沫生成机理分析》,《管理世界》第4期,第15-23页。

  之所以能发表,是因为得到了别人得不到的数据,文中方法则完全抄袭国外论文,例如第一篇测度知情交易概率,方法抄袭Nyholm( 2002, 2003),攀登文中提到中国沪深证券市场属于纯粹的订单驱动市场,所以对Nyholm( 2002, 2003) 的方法作了修改,这是骗人的鬼话!2004年的论文ESTIMATING THE PROBABILITY OF INFORMED TRADING: FURTHER EVIDENCE FROM AN ORDERDRIVEN MARKET, David Abad and Antonio Rubia,就把Nyholm( 2002, 2003)的方法应用到了订单驱动市场(pure order-driven market),并且攀登的公式

  (5)

  与David的公式

  (2)

  二者一模一样!

  攀登在回应中提到他有一篇文章通过Management Science的第一轮审稿,但没说此文题目,但一篇名为New Investers and Bubbles: An Analysis of the Baisteel Call Warrant Bubble的英文论文,在厦门大学网站下载http://sm2.xmu.edu.cn/Article_Show.asp?ArticleID=3902 (附件2),作者是攀登和施东辉,在北京大学http://afd.pku.edu.cn/files/05.pdf 下载(附件3),作者增加了龚冰琳。这两篇论文不过是攀登2008年已发表于国内期刊管理世界一文《证券泡沫生成机理分析》的英文译稿,数据都是宝钢权证,时间都是从2005年8月22日到2006年8月23 日,分析方法和结论几乎一样,管理世界(附件4)的实证公式2

  与英文版实证公式 a

  二者一模一样。可笑的是,攀登用自己发表过的中文旧作冒充英文稿到厦门大学演讲,作者中没有他妻子龚冰琳的名字,等到龚冰琳回母校北大演讲,又用自己丈夫的文章冒充!攀登在回应中不提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怕提前暴露吗?如果属实,Management Science应取消对此文的评审。

  攀登狡辩说发表在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JEBO)上的文章Gong, Binglin, Vivian Lei, and Deng Pan, 2013 Before and After: The Impact of a Real Bubble Crash on Investors’ Trading Behavior in the Lab”,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forthcoming.不是他妻子龚冰琳送给他的,可JEBO是专门刊登实验经济学的期刊,从龚冰琳主页http://www.fdsm.fudan.edu.cn/teacher/preview.aspx?UID=118716# 看到, 龚冰琳研究方向就是实验经济学,此前已有一篇文章发表在JEBO,合作者是台湾中央研究院的杨春雷,杨春雷也已在JEBO发表过多篇论文,从该刊网页http://www.journals.elsevier.com/journal-of-economic-behavior-and-orga nization/editorial-board/看到,编辑中有台湾人和在美华人。可以确认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就是龚冰琳,攀登在回应中也承认程序是龚冰琳编得,并且从http://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1736786 下载的该文早期版本(附件5)可以看到,文中的通讯作者就是龚冰琳!为什么文章正式发表时,通讯作者改成了攀登呢?原因也不难理解,从他们主页看到,攀登已任副教授多年,龚冰琳则是刚回国的海归,职称只是讲师还不急,这篇2013发表出来的英文论文送给攀登,就能使他在年底职称评定中顺利升为正教授!攀登在新语丝为其领导袁志刚辩解,也是为了拍领导马屁,近些年中国大学的自由化改革,使学院院长的权利空前增大,职称评定就是院长等领导说了算。请攀登先生先别急于为其领导袁志刚辩解,先把自己的问题说清楚。

(XYS2014021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