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方舟子:从“打假斗士”到“挺转斗士”

  央广网北京2月9日消息(记者沈静文 实习记者郑丹炜)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对于中国网民,“方舟子”是一个无需注解的名字。喜欢他的人说,方舟子是我们最需要的那种同胞,直来直去,不卖任何人的面子;讨厌他的人则直呼他“流氓”。经历与罗永浩、木子美、韩寒等人的嘴仗后,去年9月起,崔永元成为了方舟子的新对手,就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问题,两人的观点之争已经升级为法律纠纷。

  在百度输入关键词“方舟子、崔永元”,有大约561万条结果;而如果同时输入的是方舟子和他妻子的名字“刘菊花”,结果还不到10万条。作为不折不扣的新闻源,方舟子身上的前一条新闻刚刚淡去,后一条已经风起云涌。下午两点,北京城西的一个旧小区,方舟子坐下回答第一个问题,就主动说到了崔永元。

  方舟子:今天刚刚写了一篇关于崔永元公益基金的问题……

  去年9月,在一场转基因玉米试吃活动中,方舟子说了一句事后被广为转载的话:“应当创造条件让国人可以天天吃转基因食品”,崔永元很快加入了反对者的行列。小半年了,看热闹的人换了几茬,嘴仗打着打着,下手越来越重,成了官司。今年1月,方舟子正式起诉崔永元侵害其名誉,索赔30万,要求其删除涉嫌侵权的微博并登报道歉。

  方舟子: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直接就说我骗钱在美国买房什么的。一开始还算是学术之争吧,因为他要争论说转基因的安全性,或者是争论美国人吃不吃,这个还算是个学术之争。但是他争不下去,因为他根据的那些材料都是虚假的,他又不懂行,到最后就变成了已经不是要来跟我争转基因的问题了,而是要把我打倒了。

  相比有着生物化学博士学科背景的方舟子,崔永元的确算不上“懂行”。或许正因为此,去年底崔永元两度自费赴美国进行转基因技术应用的调查。他这样表述自己的调查结果,“美国人不是放心地吃了17年转基因,而是稀里糊涂地吃了17年转基因。”

  崔永元:第一次去的时候,前前后后大概见了30个人,都是什么朋友啊,都是认识的这些人,至少有25个都不知道转基因的事,都不知道。我粗略地说,至少我们采访的这些人、见到的这些人,除了有目标的采访,一半以上还是不知道转基因的事情。他不是说不知道转基因是一个什么技术,或者说他用于食品安全不安全,是对这三个字的陌生,就没听说过这件事。所以我的结论是,美国人稀里糊涂的吃了17年。

  对此,方舟子又一次表示反对。

  方舟子: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这方面所有的资料都公布了,并没有偷偷摸摸的,想了解的人都能够知道。而且实际上现在大部分的美国人都知道这事,美国两个很大的州,一个是加州还有一个是华盛顿州,都搞过全民公投,表决要不要对转基因食品做标识,所以该知道的人早都知道了。

  方舟子和崔永元算是故人。早在2001年,人在美国的方舟子接到崔永元所在《实话实说》栏目邀请,到北京录制一期关于纳米产品的节目。据方舟子说,由于自己表现“太猛”,这期节目最终未能播出。但在当时,他对崔永元印象不错。

  方舟子:我那个时候跟他没有什么直接的接触,只是做节目,但我对他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崔永元看我应如是。

  崔永元:包括学术打假、包括一些人的学历造假,方舟子勇于站出来,不代表什么利益集团,那个时候我对他是非常佩服的。

  2013年,转基因二字在中国乃至世界掀起轰轰烈烈的全民辩论。时值年关,其余辩手休养生息,方、崔二人则处于战斗状态。一如方舟子对崔永元的念念不忘,在去年底崔永元从美国回来后的说明会上,“方舟子”也是当仁不让的高频词。

  2013年,一个生物学名词,一个著名主持人的名字,成为大多数人对方舟子印象的一部分。

  对话方舟子:不认为老婆之假值得打

  央广网北京2月9日消息(记者沈静文 实习记者郑丹炜)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对中国网民来说,“方舟子”是一个无需注解的名字。喜欢他的人说,方舟子是我们最需要的那种同胞,直来直去,不卖任何人的面子;讨厌他的人则直呼他“流氓”。经历了与罗永浩、木子美、韩寒等人的嘴仗后,去年9月起,崔永元成了方舟子的新对手,就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问题,两人的观点之争已经升级为法律纠纷。

  但是,方舟子,他能像审视崔永元一样审视他妻子的论文吗?

  2013年,因指刘菊花硕士论文造假,60岁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付德志成为被告。这场始于2011年的风波至今没有平息,有网文言之凿凿“据分析,刘菊花论文80%为抄袭”,在无数寄望方舟子大义灭亲打假的注视下,他选择为妻子辩护。也正是从这天开始,这位打假者每天都要面对同样的问题:你打假为什么有双重标准?

  记者:我想跟您做一个假设,如果她不是您的爱人,把她的学术成果放到您的面前,您能挑出问题吗?

  方舟子:要挑的话看用什么标准,她主要是引用的问题,那篇论文后面也有80篇文献拿去引用别人的东西,摘录下来就不做改写了。按现在的标准这是不妥的,但是在十年前是没有这些要求的,那个时候大家觉得用别人的东西只要注明出处就可以了,不能说用现在的标准来看当时的学生的标准。

  记者:以您在学术打假这方面的经验,实际上你已经具备了比较灵活的去运用这个标准的能力,也就是说在应用到不同人身上的时候这个尺度是会有一些差别的。

  方舟子:是会有,所以他们一直说我选择性打假,本来就是应该选择性的打假,那么多我怎么可能什么事都管?我只是业余的尽力在做。我当然指的是找那些我认为比较严重,或者我觉得有意思的、感兴趣的,他们老说你不去打你老婆的假,所以你就是选择性的打假,是双重标准。首先我不认为老婆的假值得打,类似的什么没发表的学术论文,这个我们从来是不打的,即使是说真的是假的话,那么我也有回避的权利。

  方舟子说,联署敦促社科院调查刘菊花论文的156人,大都被他打过假。他因此对妻子满怀歉意。

  方舟子:揭露了一些人,因此连累到家人,这是我觉得比较内疚的一件事,他们攻击我,我无所谓,但是攻击我的家人、甚至攻击我的小孩,我怕连累了他们,他们本来可以过比较安宁的生活。

  从一名单纯的科普作家转而涉足学术腐败,方舟子的人生注定是热闹的。旁观人的眼中,过去一年,方舟子还是那个方舟子,频频出手,不依不饶。对于当事人,这一年,他过得又怎么样呢?从“打假斗士”到“挺转斗士”,曾经的诗人如何给自己定位?

  方舟子的人生注定是热闹的,除了打打杀杀,也有温暖。

  方舟子:包括在餐馆吃饭,坐到他们那个女孩起来说方老师加油、加油。

  被骂过,被威胁过,甚至被锤子砸过,方舟子仍蹲守在最初给自己划下的圆里。对于敏感的经济问题,他的回答底气十足。

  方舟子:好像传说中的买了一栋400万人民币的房子,按我的收入这是很正常的做法,为什么他们觉得我应该是个穷人。我稿酬那么高,版税也不低,我现在可能是全中国销量最大的一个科普作家。

  三十年前的方舟子曾是家乡的高考语文单科第一名。在他已弃用的新浪微博签名中,仍然是他的诗,“请传递这一把火直到百年之后我所有绝望的嘶叫凝固”。他不喜欢“偏执”这个词儿,但他又与别人有着太多不同。

  记者:如果让此刻的方舟子去挑十年前、二十年前方舟子的刺儿能挑出来吗?

  方舟子:挑不出来的,不要说我本人挑不出来,他们那些反对我的去挑也没挑出来啊。

  记者:论文之外呢?您是一个不犯错误的人吗您觉得?

  方舟子:犯错误当然肯定会犯,也会被发现错误,一发现错误赶快就更正。

  方舟子说,少年时,自己最喜欢的诗句是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天朗气清,山高水长。而此刻他的生活,远没有诗的闲适。

(XYS2013021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