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刘钧博士是一个大骗子

  作者:Deep Throat

  春节期间与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管委会的有关人士餐叙时有人提到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创建长沙天赐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刘钧博士的先进事迹,我听后大为吃惊。原来,刘钧博士打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招牌,号称“全美排名前十五位的青年生物学家”,在创业园区成立了天赐生物技术公司,信誓旦旦地要开发一类新药雷帕霉素(Rapamycin),并以这个“世界一流的产品”为园区描绘了美好的未来。因此在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国家级浏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创业中心获得了数千万元启动资金(首期到位资金1200万人民币),轰轰烈烈地在长沙开始了一个刘钧传奇。刘钧博士把这个项目描绘成“有可能产生五十亿产值的浏阳医药项目”,“是湖南唯一的国家一类新药”。 当 地大报小报铺天盖地的报道,将刘钧博士捧上了神坛。

  可是,稍许Google一下就会发现,福建省科技厅2003年重点推进的项目就有Rapamycin的临床试验。那么,根据国内有关规定,如果人家成功了,你不可能还是一类新药;若人家不成功,你连药都不是。所以无论福建省推进的临床试验项目是否成功,刘钧博士所吹嘘的湖南唯一的国家一类新药都无从谈起。
  http://www.fjkjt.gov.cn/newsedit.asp?news_xxbh=22131

  关于五十亿产值,2013年黑龙江的威凯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雷帕霉素原料产业化建设项目有比较好的说明:年产600公斤原料药,销售产值3.6亿元。看来,威凯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雷帕霉素原料应该交给刘钧博士去销售才是,否则,同是生产雷帕霉素原料,在刘钧博士那里有50亿元的产值,在威凯洱只能卖出3.6亿元,岂不亏大了?http://www.doc88.com/p-9703786965192.html

  从2012年江苏天泽化工有限公司新建年产100吨环丁基甲醇、1吨雷帕霉素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来看,同样是生物发酵法生产雷帕霉素,人家只说是雷帕霉素原料,在刘钧博士那里就成了“高科技医药项目、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了。
  http://www.szhbj.gov.cn/hbj/infodetail/?infoid=8bb230c1-9a95-4775-8ce1-d6536508e922&categoryNum=002005
  http://www.chnsourcing.com.cn/outsourcing-news/article/54953_2.html

  根据天赐的网页介绍,刘钧博士不但从长沙市开发区忽悠到了一大笔资金,而且还主持承担了科技部“十一五”863重点项目及教育部、外国专家局“111”学科创新引智项目和科技部国际合作重点项目等。并连续五年承办“化学生物学与创新药物中美圆桌会议”。所谓承办就是出钱的意思。这个所谓的中美圆桌会议其实就是刘钧博士等拉着一帮兄弟来长沙公款消费的代名词。慷国家之慨,就得振振有词!
  http://www.cscgzh.cn/kjpt/5/2/2008-12-3/15_22_08_768.html

  其实,雷帕霉素是一个普通的生物发酵产品,其抗肿瘤效果并不理想,只是有一定的抗肿瘤活性而已。刘钧博士为了一己之私,把雷帕霉素吹成“基因工程抗肿瘤药物,是值得关注的十大高科技医药项目之一”等,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可以预见,各级政府所投入的大量资金将又一次在“科学允许失败”的喧嚣中化为乌有。不论是长沙市政府还是科技部、教育部等中央政府部门所投入的大把资金,如今除了让刘钧博士等人赚得盆满钵满之外,铁定是打了水漂。因为国内其他企业已经开始了规模化生产,而刘钧博士还在实验室做着每公斤十万美元的春梦。即使以后刘钧博士真的获得成功,因为市场先机已经被别人掌握,这个项目只是重复建设,除了浪费纳税人更多的资金外,仍然没有其他价值。

  最近,本人好奇地在网上Google了一下刘钧博士的有关信息,结果非常令人惊讶!原来,刘钧博士是早就在新语丝备了案的知名人士。以前曾经把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普通保健品与化妆品当做“高科技保健品”和“高科技化妆品”推销,被人揭露之后被迫撤销不实广告;“全美排名前十五位的青年生物学家”原来只是一个做学生牛、做教授熊的自慰剂;可喜的是,刘钧博士的母校-南京大学最近聘请刘钧博士为校长顾问。这个职位,比获得诺贝尔奖还难,因为全世界就此一个!人们惊叹:南京大学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据说刘钧博士在中文网上非常活跃,他有一个著名论断:国内的院士最多只有相当于美国二流大学副教授的水平。不知道他的这个论断是否适合他的母校-南京大学?然而,好多在国内踏实工作的人都被评为美国外籍院士了,而身在美国著名大学的刘钧博士还在抱着一个来自乌有之乡的“全美前15”自慰,叫人情何以堪?

  为什么国内的一些政府部门对美国的名牌大学的名头趋之若鹜?答案只有一个: 没有自信!否则,象刘钧博士那样骗过社会大众(虚假广告)、骗过长沙市政府(忽悠雷帕霉素)、骗过教育部(111学科创新引智项目)、骗过科技部(863重点项目)、骗过专家局(国际合作重点项目)的国际友人,怎么还有市场呢?这么一个泱泱大国,竟然被骗了这么多次,是骗术太高明还是政府太好骗?

  尊敬的政府官员们,小三可包,贿赂可受,假洋鬼子信不得!

(XYS201402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