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饶毅先生商榷:太监现象的背后谁是皇帝?

  作者:庶贱民

  本人经常有机会和国内同行聊天,国内同行多谈及国内院士对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影响。大家牢骚满腹,负面意见占多数,甚至对院士们深恶痛绝,认为中国的院士们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发展的主要障碍。如果让国内科研一线的科技工作者们无记名投票决定院士制度是否需要取消,投赞成取消的肯定是绝大多数。我也听说过中国科学院前院长周光召先生提议过取消院士制度,但是因为院士们普遍强烈反对而作罢。最近听说中央都要插手改革院士制度了,可见院士制度的弊端有多大了。本人对此感受不多,虽然也知道一些例子,但是还是不能完全体会为什么从中央到科研一线的学者们普遍对院士如此反感。难道完全是酸葡萄效应?最近看到朋友转发的饶毅先生的博客,似乎有所醒悟。现摘录饶先生博客的一段如下:

  “《人物杂志》提问:2013年院士参评告一段落,很多人都为你感到可惜,如果不是你主动退选,今年希望很大。一点遗憾都没有吗?

  饶毅回答:这是对荣誉的理解问题。一个需要人低声下气、夹着尾巴才能进入的团体,是荣誉还是耻辱可能大家心里都有答案。我当然知道对我的意见是什么,但我不可能做“太监状”,正如我认为中国要全面减少太监一样,大家做正派、乐观、高兴的人,而不是畏畏缩缩、假模假样。如果我们继续提倡现在流行的文化,为了得到某个利益或荣誉,在某些权力或群体面前卑躬屈膝,得到后转身对大众摆谱,你认为,这样的太监现象盛行不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吗?在这样的耻辱中,个人得到的,是荣誉吗?”(摘自《人物》杂志专访:体制建设要求改革者适时放权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237&do=blog&id=761798

  在这里饶先生把“追求”院士荣誉的表现比喻为“太监状”。太监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绝对的糟粕,对中华民族祸害的程度大家都非常清楚。骂谁是“太监”绝对是非常恶毒的,恐怕没有人可以忍受而不反击,即使真“太监”也不愿意被人称作“太监”,而要尊称“公公”。饶先生回国多年,我虽然不认识饶先生,但是对于饶先生的人品、学术水平、科学成就、正义感和强烈的爱国心是非常敬仰的,不相信饶先生会有酸葡萄心理。所以既然饶先生这么说了,我觉得一定有道理吧。

  但是我想和饶先生商榷的是:太监现象的背后谁是皇帝?院士不是已经成为科技界的最高职务,拥有各种资源,在科技界发号施令很好使,难道院士不是科技界的皇帝?我苦思冥想没有答案,请教一位朋友,朋友哈哈大笑,院士候选人的皇帝是在位的院士们,当选之后实际的皇帝是在位的各级官员们。

  想想挺有道理的!院士们的权利(权力+利益)来自何方?官员们啊!官员们虽然掌握项目的批准权力,但是要靠院士们在评审会上举手投票啊,决策对了是官员们组织得当,决策错了是院士们判断错误,官员们永远是赢家,和皇帝永远正确不是一样的吗?但是哪个院士去参加评审会就是官员们决定了,你这次没有按照我的旨意投票,下次换人!保住参加评审会的资格,才有对科技界发号施令的权利!所以才有评审会上院士们的阿谀奉承官员的表态,车轱辘话的发言,不着边际的建议,甚至经常是很外行的评论,或者干脆一言不发,按照官员们的旨意直接投票。

  我本人也有幸见到过这种情况,曾经很困惑这样的水平如何当选的院士?而且有的院士也才没有当选几年。明白人告诉我,院士当选之前也还是不差的,虽然未必是领域内最顶尖的,但是当时高于平均水平是肯定的。但是当选之后马上变成了社会活动家和所有领域的“全能”战略专家,没有动力、当然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在一线搞科研了,所以学术水平迅速下降,在科技迅速发展的今天大部分院士们的学术水平其实已经不如在一线工作的正教授们的平均水平了。所谓院士们代表中国科技界的最高学术水平根本就是皇帝的新衣,官员们和学者们都一清二楚,不清楚的只有院士们和普通老百姓们。老百姓是离的太远看不起,院士们是被捧惯了还以为别人水平下降更快。这也许就是中央下决心改革院士制度的动机?但是能否马上取得任何效果,国内同行们似乎都极为悲观。

  农历年马年马上就要到来了,这篇短文就供国内读者春节假期消遣吧。

  祝大家马年愉快!

(XYS201402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