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环保人士聊聊水电开发与水资源综合利用

  作者:水博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几乎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环保NGO,在全球各地的濒危动植物的保护工作中,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然而,要真正保护好自然界中的濒危物种,也需要具备起码的科学知识和必要的科学精神。一旦我们NGO自身的科学知识不足,科学精神欠缺,就难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偏激。在这种情况下,其结果很可能是环保的热情越高、投入越大,而造成的损失就更大。在这方面,尤以WWF诋毁发展中国家水电开发的问题,最具有代表性。

  1月27日《中国能源报》刊发了记者采访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淡水项目主任雷刚的文章《水电是江河馈赠,但不要顾此失彼》。这篇文章的起因是2013年8月在《2013年长江上游联合科学考察》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人发布了“长江生态已经崩溃”的惊人消息,因而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担忧和质疑。记者想找考察的主办方求证一下,此结论的真实性。然而,非常遗憾,作为《2013年长江上游联合科学考察》的组织方和经费提供方的WWF官员,并没有敢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大谈了他的“水电是江河馈赠,但不要顾此失彼”的环保理念。

  关于在《2013年长江上游联合科学考察》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所发布的“长江生态已经崩溃”的问题,作为考察的出资方和组织方的WWF,确实是不大敢说话。因为他们自己很清楚,他们这次的考查范围是“长江流域”上游的一些河段,根本就不包括真真正意义上的“长江”(即:宜宾到上海河段)。然而,非常令人疑惑的是,在考察报告的发布会上,却有人突然高调的宣传与本次考察毫无关联的长江生态系统“已经崩溃”。这样的离奇炒作,不能不说已经太离谱了。在这种情况下,遭遇到记者的“本次科考能否说明长江鱼类生态已经崩溃?理由是什么?”尖锐提问,WWF的官员。只有两条路可选:一个是老老实实的承认,他们是在利用新闻发布会的机会造谣炒作;另一个就是差开话题,继续进行污蔑我国水电开发的造谣宣传。遗憾的是WWF的官员,坚定的选择了后者。

  对于WWF的雷刚先生所狡辩的“水电能源是江河给我们的馈赠之一,但是不要忘记江河还给我们提供着许多其他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如清洁的饮水、丰富的食物等。”的说词,我们并不陌生。不仅国内有很多著名的反水电人士,都喜欢用这个理由骗人。而且,一位退休的政府高级官员,还曾经利用这种谣言,成功的挑拨了不同政府部门之间的矛盾,并让中国政府的威信大跌。大家一定还记得2009年6月,环保部突然叫停了金沙江上的龙开口和鲁地拉两座水电站的施工。起初环保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非常高调的宣布,一定要彻底调查并严肃处理这些违规施工的水电站。但是,后来却全都不了了之的恢复了电站的施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是因为环保部,最终发现自己被人欺骗了。

  金沙江水电站被叫停之后,有一位曾经在水利部门当过局长的退休干部曾在《中国环境报》上撰文。意思是说“水利部目前正在修订长江流域综合规划,而金沙江的水电开发企业为了赶在新的流域规划出台之前,把水电开发的生米做成熟饭,正在违规的突击建设水电站。”。当时,新的长江流域规划确实正在修订当中。负责任的环保部的领导,看到水利部的原司局长爆出如此重大的问题,岂能不闻不问?然而,环保部则不知道,这完全是这位退休的水利官员自己编造出的一个谎言。实际上,我国的水利和水电虽然,由于分数不同的政府部门,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行业上的矛盾、分歧,但是,本质上却是相辅相成、互相依存甚至是密不可分的。没有成功的水电开发,就不可能有可靠的水资源综合利用。金沙江的水电开发被叫停,绝对是对我国长江水资源综合利用的一个重大打击。

  大家都知道,我国的三峡建成之后,虽然基本解决了长江水患的威胁,并且在旱季也能发挥出巨大的水资源保障作用,但是,其功能和作用还是远远不能满足长江水资源调控的需求。社会上经常有批评“三峡汛期要泄洪、枯水期不肯痛快的放水”的声音。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长江的水资源开发程度还非常低。长江上所有水库的总库容还不到全年平均净流量的20%,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库容,把洪水期的洪水都保存起来。在汛期,虽然三峡能把最危险的洪峰控制住,不让它造成灾害。但是,因为库容毕竟有限,为了防止三峡水库被装满了之后,面对后续再出现的洪水无能为力,三峡水库必须在汛期拦截了较大的洪峰之后,进行必要的泄洪。以腾出今后的防洪库容。三峡枯期不肯痛痛快快的放水的原因,也是同样因为库容不充足。因为,库容毕竟有限,下游枯水的时候,三峡水库虽然可以放水抗旱,但是,必须小心的、有计划的放水。因为,谁也不知道干旱持续的时间,还将要有多长?一旦三峡水库被放干了,旱情还在继续,又出现了特别近紧急的状况,三峡水库却再也无水可放的局面,则将是更尴尬的。

  所以,在我国目前的长江水资源开发程度的现实面前,我们只能选择汛期错峰抗洪并泄洪,枯期有计划、有节制的放水。相对于目前我国长江上的水库蓄水总量,还不到全年径流量的20%,美国几条主要河流的水库蓄水总量,几乎都超过河流的全年的净流量。所以,美国的大型水电站,从来都不必担心三峡所遇到的库容难题。前年是美国著名的胡佛大坝建设80周年纪念,从参加了他们的庆典中,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胡佛大坝80年只泄过一次洪。而我们国家的三峡,每年都要多次泄洪。

  金沙江在长江的上游,如果我国金沙江的水电开发规划完成了之后,其有效的调节库容将超过500亿,大约能使目前三峡水库的水资源调节能力增加两倍多(三峡的调节库容为221亿)。由此可见,金沙江的水电开发对长江水资源保障作用之重要。因此,金沙江的水电开发被叫停,最着急、最心痛的政府部门,绝对是水利部。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环保部6月中旬叫停了金沙江水电,水利部7月份就召开了“金沙江流域综合规划审查会”。利用审查会,水利部正式把环保官员请来,告诉他们金沙江上所有正在开发建设的水电站,都是符合水利综合规划的,也都是必须要建设的。绝不存在着水利部门那个退休的司局长编造的,水电企业想赶在新规划出台之前“把生米煮成熟饭”的问题。

  几乎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2012年年底。2012年12月26日,经常配合国内外的伪环保造谣污蔑中国水电开发的《东方早报》,刊发了一则“长江水电开发争论不休,流域综合规划长期搁置”的煽情文章。文章中利用“长江流域综合规划尚未被批准”的噱头,也编造说“新规划的缺失,让一些水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利用旧规划,匆忙上马有争议的水电工程。”。然而,不知道是否也是巧合,国务院则在这篇文章发出不久后的2013年1月,就批复并颁布了《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新规划颁布后,人们终于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国目前所有的在建的水电开发项目,没有一个是“利用旧规划,匆忙上马有争议的水电工程”。国务院在《东方早报》污蔑水电的文章发出短短十几天之后,就批准并颁布了流域综合规划,无疑将会无情戳穿那些污蔑我国水电开发的谣言。

  作为一种科学的常识,我们不能不提醒一下WWF的雷刚先生和一些环保的科盲们,水电不仅仅是江河的馈赠,而且还是我们人类利用江河时,必须要采用的一种手段。因为,天然水资源的时空分布,无法满足人类社会的需求,我们必须要建造足够大的水库进行调节。以保障,雷先生所说的江河所能提供的“许多其他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如清洁的饮水、丰富的食物等”的功能的实现。而这些调蓄水资源的大水库在泄水的过程中,将产生巨大的能量,这些能量如果不能有效的加以消除,将会给水库大坝带来巨大的安全风险。

  WWF的雷先生和一些反水电的极端环保人士们也许还搞不清楚,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水力发电不仅是江河的馈赠,而且还是我们在开发利用江河中,必须要采取的一种安全手段。众所周知,世界上最大的三峡水电站的首要功能,是防洪和供水,而不是发电。然而,我们不妨假设,中国的电力能源已经严重的过剩,三峡的水电完全没有用处。因此为了减少投资,我们就不在三峡大坝安装发电机组了。那么,三峡水库将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泄洪、放水。那样的话,恐怕用不了几年,三峡大坝的下游基础就会被掏空。三峡大坝即使不垮塌,也一定会倾覆。

  总之,客观的现实和科学的常识告诉我们,河流的水电开发与水资源综合利用,不仅不存在着任何“顾此失彼”的可能,而且还存在“无此”就一定就“失彼”的相辅相成关系。因此,尽管目前我国的水利和水电管理体制分别属于工业和农业两个完全不同的政府部门,但是,在积极发展水电的问题上,它们的态度则永远是高度的统一。

(XYS201402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