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医现状

  作者:白衣闲士

  在中国百年历史中,关于中医的存废问题,爆发过几次大规模的争论。

  进入互联网应用普及时代,新一轮的中医存废争论又起波澜。 由于互联网的强大作用,中医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也是致命的最后一击。

  现在,中医在中国处于什么状态,到了做最后结论的时候了。

  在中国,中医已经名存实亡了。

  先来看看现在的中医院。

  在中国县级以上城市,都设有一家以上中医院,虽然挂着中医院招牌,但建设和设施、管理都和现代医院没有什么不同,现代化诊断、治疗设施齐全,人员都受过系统的现代医学教育。

  医生都是通过化验、物理诊断确诊疾病,在手术室做手术、给病人投抑菌素、抗菌素治疗疾病。

  人们印象中的用三个指头号脉的白发银髯的老郎中已经很难看得见了,望、闻、问、切和扎针、拔火罐的诊、治方式在中医院里已经基本消失了。

  这些中医院实际上都是真正的现代化医院。

  再来看现在的中医药院校。

  中医药专业院校都共同面临一个的难以逾越的门槛,即生源困难。现在的高中毕业生高考报自愿,几乎没有自己想要报考中医药专业的。

  这些在中学里学习定理、定律,因为、所以、推理、证明的高中毕业生,脑袋里装满了逻辑和概念,再让他们学习阴阳、虚实,五行、八卦,结果只能是让他们觉悟到:中医不是医学,更不是科学。

  在中医药院校毕业的学生,在学校以学习现代医学为主,一些被认为是传统医学的经典古籍被列为选修课程。学生在学校实验室里做实验,写论文,事实上这些学生已经不是传统医学专业学生了。

  由于专业名称的关系,这些学生毕业后,很少能有就业机会,即使是能进入医院工作。也不用传统医学方法接诊、治疗患者。

  中医院校的教授们都承认中医院校没有培育出一个合格的中医生,相反把他们培养成了中医的掘墓人。

  再来看民间。

  也许还有人抱着一线希望,认为中医高人隐藏在民间。

  几千年来,民间中医一直是以师承方式学习传统医学的,或者不第秀才自己看几本中医古籍学医。

  如果现在仍然采用师承方式,或者靠自学,肯定是不行的。

  现在的高中毕业生考大学的录取率是很高的,报考大学是现在的高中毕业生独一不二的选择。

  如果让一个高中毕业生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去认一个很可能是个文盲的白胡子老头做师傅学中医,这是不现实的。

  通过自学学中医,更不现实,花费一生精力可能一无所成。倒有可能学成“神医”、“大师”。现在社会上屡禁不止、层出不穷的“神医”、“大师”,都是这样产生的。

  指望在民间发现中医高人只能靠奇迹了,而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

  以前政府也允许通过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来获得行医资格。但这个政策至陈竺当上卫生部部长后就停止执行了,陈竺还做了一件事,对已获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民间中医,从卫生部的网站上删除执业医师证书查询。

  很清楚,政府已经不承认民间医生了。

  从王斌,贺诚两位副部长开始,历届卫生部领导人都在实际上对废除中医的工作做出过贡献。

  既然中医院校只能培养中医掘墓人,政府又不承认民间中医。传统医学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已经没有人传递中医药的香火了。

  结论是传统医学在中国已经在事实上被废除了。

  再来关心一下现在的中医遗老。

  物以稀为贵,这些遗老就像熊猫一样都成了国宝了。

  2009年6月19日,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京联合举办“国医大师”表彰暨座谈会。30位从事中医临床工作的(包括民族医药)的老专家获得了“国医大师”荣誉称号。此举的目的,据说是为了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

  此次评选的国医大师都年事已高。年龄最大的是1913年1月出生的上海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裘沛然,年龄最小的是1935年10月出生的陕西中医学院主任医师张学文。

  当时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93岁,年龄最小的74岁,只有19位参加了表彰会。还有一位在表彰会召开之前就驾鹤西游了。

  这些人一生糊涂,愚昧不堪,到了耄耋暮年,昏庸腐朽,自顾不暇,还要指望他们做什么?这些人能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吗?依靠他们能够救活中医吗?

  现在互联网上和电视节目中,还能看到一些江湖术士。高声叫喊复兴中医、挽救中医,宣传养生、治未病,这些人为了让患者相信他们,不惜拿人格、良心、祖宗起愿诅咒发誓,这些人都是骗子。

  任何使中医复活的企图都是徒劳的。

  传统中医寿终正寝了,传统中医走好!

  当前中国人民所要做的是:清洁卫生、扫除垃圾,打开门窗,让新鲜的空气吹进来。

  也应该让我们的后代知道,中华民族的精英们为摆脱落后与愚昧,为了开辟现代医学的发展空间,坚持抗争了一百多年。

(XYS201401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