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谣言来得更猛烈些吧――聊职业反转基因人士的幽默

  作者:严盈(美国北卡州立大学)

  平心而论,我更愿意选择相信非转基因食品要好过转基因食品,哪怕前者可能使用更多的农药并且价格更高,但在这个信息量爆炸、各种观点激烈碰撞的时代,我希望自己做出的判断是有根有据的,而不是被“民科”或“伪科”误导,因此我特别希望能够听到反对转基因食品令人信服的证据。因此我驱车前往被誉为“揭露转基因危害最为知名的世界第一把旗手”、“转基因食品危害性领域最为前沿的专家”Jeffrey Smith在北卡达勒姆(Durham)市关于转基因食品危害的讲座,希望能从这位“反转明星”那里听到第一手的确凿证据。结果是听完报告后我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见之前的博文《Jeffrey Smith在美国北卡针对转基因食品危害性的演讲》。在长达2个半小时的演讲中,Jeffrey Smith大约举了近一百个案例来说明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性,概括所有案例来讲结论有三个:第一,转基因食品包“致”百病;第二,有机食品包“治”百病;第三,孟山都和美国政府是毒害老百姓的罪魁祸首。

  这些天马行空的谣言如同暴风雨一样浇得我始料未及,刚开始我试图告诉自己这些案例有可能是真实的,毕竟演讲者又出书又拍片并且在反转阵营中神一样的存在,但一旦我在某一案例上进行逻辑思考和延伸时,我身体的CPU就迅速占满导致每一个细胞行动迟缓并最终导致大脑死机,因此报告的前半段我是非常痛苦的。而到了后半段,我有意识地重启了大脑并更改了设置,开始以看喜剧表演而不是科普报告的心态去欣赏时,我的身心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愉悦且流连忘返。于是我之后又搜索了Jeffrey Smith在过去十几年中关于转基因食品危害性的演讲视频,仅Youtobe的搜索结果就有16500个(关键词Jeffrey Smith and GMO), 演讲地点遍布世界各国,随手点击几个视频发现,其内容和案例与2014年1月15日的讲座大同小异。

  从每个视频后面的评论中我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跟我一样在看“喜剧”,而有相当一部分人支持Jeffrey Smith并对其言论深信不疑,可见“荒谬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这句谚语适用于世界任何角落。我甚至在优酷中搜索到了Jeffrey Smith在中国的演讲视频,当看到我们的经济学教授煞有其事地介绍Jeffrey Smith登台,并根据其演讲内容痛心疾首地批判转基因食品时,我意识到原来中国也不乏幽默的土壤。所有这些案例,如果你去质疑其来源是否可靠,实验设计是否科学,实验结果是否可信,实验结论是否合理,那么你就输了。但如果用常识和逻辑进行简单的推理和演绎,就能够体会职业反转人士的幽默。下面我们不妨梳理一二:

  第一个推论:孟山都自杀性袭击。孟山都开发转基因作物—->转基因食品不标识—->不明真相的老百姓食用—->包“致”百病,例如“癌症、不育、头痛、过敏、代谢紊乱、免疫力下降、抑郁、体重下降、记忆力衰退、失眠、具有暴力倾向、大脑瘫痪、癫痫、脊柱裂、心脏缺陷、唐氏综合症、缺指、失明、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帕金森病、动脉硬化等”。那么,由于“不标识”原则,孟山都雇员的家人、亲戚、朋友,甚至他们自己,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转基因食品,也就是孟山都雇员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送他们的家人、亲戚、朋友甚至自己下地狱。举个形象的例子,Jeffrey Smith实际上在说孟山都雇员端着挺机关枪上街,看见谁就突突,把街上的人突突完了以后再对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突突,最后再对自己突突。这时候有人会跳出来说了:“孟山都他们自己只吃有机食品,所以没事!”要知道有机食品也是可能含有转基因成分的,不过好吧,修改一下,孟山都雇员端着机关枪只突突街上的人,不突突自己,他们的目标是把除了自己亲人和朋友以外的老百姓通通突突光。亲,你信吗?

  第二个推论:美国政府活腻了。按照Jeffrey Smith的说法,美国政府被孟山都收买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农业部、美国科学院、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通通被孟山都收买了。要知道美国人非常重视生命和健康,在美国你能看到满大街都是跑步的,健身房挤满了人,哪怕在战争中(例如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如果伤亡过多,政府都会承受巨大的压力,同时美国是民主国家,老百姓的选票是政府的命根子,然后美国政府不顾转基因食品“血淋淋的事实”,拿着选民的生命开玩笑?从20世纪后半段到未来一段时间,美国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各个方面都是稳坐世界第一把交椅,美国政府舒舒服服的世界老大不当,准备自绝后路?Jeffrey Smith实际在说,除了孟山都外,美国政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农业部、美国科学院等机构都在端着机枪上街对着自己的人民突突。亲,你信吗?

  第三个推论:人类历史上最光辉的人物。如果Jeffrey Smith提到的这么多案例中有任何一个是真的,那么这个案例的实验人或发现人不仅仅是获得诺贝尔奖的问题,他(她)将是人类几千年历史以来最为光辉的人物,因为别人都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转基因作物有害,除了现在种植的转基因棉花、玉米、大豆以外,还有可能推广到大米、小麦、马铃薯等等,全世界人民都将食用包“致”百病的转基因食品;而该发现人可以通过证明转基因作物有害而阻止其全面推广,从而挽救亿万人的生命,甚至避免了人类在地球上的灭绝!这样的人该有多伟大!多光辉!但事实是,尽管这些案例被反复提及了数十年,过程中也不断冒出大同小异的新案例,而转基因作物的推广面积依然在全球范围内增加,也没有人出来认领诺贝尔奖。亲,你信吗?

  第四个推论:全世界的生物科学家:“对不起,我是卧底!”由于“转基因食品与普通食品在安全性上是没有区别的”这一观点被主流科学界所认同,那么根据Jeffrey Smith的“转基因致病致死”观点,结论只有一个:全世界的生物科学家都是外星生物派来的间谍,他们的集体任务就是忽悠地球人去吃转基因食品,然后把人类从地球上抹去。有人跳出来说:“谁说没有争议,那个XX教授,XX专家不就反对吗?”亲,这些人你掰着指头数一数,你能数出10个、能数出20个吗(这里指的是分子生物学家,没有相关科学背景的反转“专家”不算,谢谢),而百分之99.99的科学家难道不能代表科学界主流观点?再说哪个群体没有害群之马?最离谱的就是那个分离“不明病原体”的专家,如果这是真的,那将是反对转基因作物一锤定音和一劳永逸的证据与武器,麻烦你拿出来好不好,直接就可以把转基因禁了,大家该干嘛干嘛,挺转和反转还吵个什么劲?然后那些挺转人士、科学家们该道歉道歉,该批斗批斗,该坐牢坐牢,该枪毙枪毙,将转基因作物技术从人类社会中永久删除,反转人士成为民族英雄,不,人类英雄,分离该“不明病原体”的专家也将成为人类救世主,被后世永远颂赞。但是,你偏偏不拿出来,还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那儿吵,像Jeffrey Smith这样的“反转旗手”还在不辞辛苦地周游列国去做报告,信誓旦旦地告诉老百姓:“转基因作物里有不明病原体,见神杀神见佛杀佛,亲,你信我啊亲?”

  这样的推论还可以想出很多版本(欢迎补充),只需要基本的常识和判断力就能够一眼看清这些谣言的本质。因此,你很难不去怀疑造谣、传谣者的动机,特别是像Jeffrey Smith这样的职业反转人士背后的利益关系。很多科学家认为这些谣言“不值一驳”,但正是因为多年“不值一驳”的态度,造成了谣言绑架媒体,媒体绑架舆论,舆论绑架决策,也造就了如Jeffrey Smith之流“反转明星”的光环。如果你看一看Jeffrey Smith的履历,就会发现他并没有生物科学相关专业的学位,也没有任何科学研究的经历,但是他在世界各地宣传的案例或研究结果,个个都可以拿到诺贝尔医学奖。你会奇怪,为什么有人会把说谎当成自己毕生的事业,也许维基百科里对Jeffrey Smith的描述能看出一些端倪:“Avariety of American organic food companiessee Smith ‘as a champion for their interests’”(美国有机食品企业将他看做自己利益的保护神)。

  Jeffrey Smith在2014年1月15日的演讲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Durham)市,该市与附近的罗利市(Raleigh)和教堂山市(Chaple Hill)共 同构成了美国著名的“研究三角区”(Research triangle), 三所著名的大学:杜克大学、北卡州立大学和北卡教堂山大学坐落于该三角区,同时诸如IBM等一大批高新技术公司的总部也设于此处,因此当地老百姓普遍具有较高的务实精神和科学态度。尽管Jeffrey Smith在演讲前一个月就开始在北卡当地进行宣传,发放传单、网上链接、群发email等,并且演讲地点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但人口超过一百万的“研究三角区”到场了不超过100人。更搞笑的是这几十人当中一大半是三所大学分子生物学领域的教授和学生,因为Jeffrey Smith在反转领域“久负盛名”,大家都想来看一看他到底有什么高论,或者有什么新的证据,但结果是普遍感到失望,整个过程中不断有人摇头,一位杜克大学的研究生在结束后跟我聊天说:“这种报告我再也不会来了,他每讲一个案例都是对我智商的一次侮辱”。而真正到场的普通老百姓,可能只有区区几个人,可见Jeffrey Smith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市场。在Jeffrey Smith演讲完后的问答环节,一位老人(后来同事告诉我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已经70多岁了)第一个面对Jeffrey Smith做了针锋相对的点评,非常有意思:

  “你好,我叫Ron Sederoff,我的专业是环境与森林资源,我工作的地方叫北卡州立大学,我居住的地方叫北卡罗来纳州,我的祖国叫美利坚合众国,我所在的星球叫地球。但是很明显,我所在的星球和你所在的星球并不是同一个。因为我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进行作物育种研究,在五十多年的学术生涯中涉及到转基因作物从基础研究、田间调查到安全评价等各个方面,但你所说的这么多案例我没有亲眼看到过一个,也没有听到我任何一个同行提起过。在这里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宣传的观点,你的前辈马克・林纳斯(Mark Lynas)早就已经宣传过了,他刚刚向全世界道歉,承认他的观点是错误的,你准备什么时候道歉呢?”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在Jeffrey Smith演讲的同一天,2014年1月15号下午1点,奥巴马总统在北卡州立大学进行了题为“科技创新”的演讲,并给北卡州立大学带来了1亿4千万美元的项目经费来鼓励科技创新http://wunc.org/post/president-obama-announces-technology-hub-nc-state。 奥巴马总统在北卡州立大学这样讲到:“历史无数次证明,只有科技创新才能帮助我们前进,才能让每个人安居乐业,让我们的环境更加洁净,甚至改变我们的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而这样的科技创新,我不想它发生在德国、中国或者日本,我想它就发生在这里,美利坚合众国!”。(I don’t want the next big job-creating discovery and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to be in Germany or China orJapan. I want it to be right 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XYS201401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