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雨人”是公然愚弄常识和中国的“愚人”

  作者:林章凛(清华大学)

  摘要:

  1)这个无限上纲拔高的数学天才(“中国雨人”)不过是用貌似高难的“高位数开高次方”包装出来的。“中国雨人”事件恐怕将是2014中国最显著的造假事件之一。这顶“雨人”的帽子捧得高,故必将摔得也重。错却不在周玮。江苏卫视、相关评委和专家们,春节前恐怕是欠国人一个真诚的道歉。这种公然愚弄常识和民众的节目,不应被沉默地容忍。

  2)对于江苏卫视,遗憾的是你们连基本的“due diligence”都没有做。因为之前周玮在央视《走近科学》节目已经被科班出身的同行专家包括研究心算/速算/脑电图的专家(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客观和系统地评估过。

  3)但是国人却可以从其中学到,“同行评议(peer review)”是何等的重要。

  4)据说,广电局曾肯定了这个大脑节目。我喊广电局关注一下这个节目的大脑。

  后记:我原本是小心翼翼地没有具体指任何人。因为出题人徐振礼教授算是我的大同行,节目评委多来自体育文艺界(其科学我无可苛求)。但徐教授发表了一个驳文,指责我的“due diligence”和科学态度。别无选择,我详细回复了我的“due diligence”,特别是关于他的关键角色。有兴趣的请见:驳“中国雨人”出题人徐振礼教授-“中国雨人”是如何炒起来的:神秘的“高位数开高次方”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1918-762118.html

  江苏卫视的科学励志真人秀节目《最强大脑》最近几天狠狠地火了一把,推出了所谓的“中国雨人”周玮(根据美国同名电影所得,“雨人”即“数学天才”之意)。据说评委和专家们更是给了周玮“中国的霍金”“中国的爱因斯坦”等溢美之词。我刚好在出差之中,看了新闻头条,未知细节,以对电影“雨人”原型的了解,以对江苏卫视的印象,信以为真。不料,科学打假斗士方舟子提出质疑,认为“16位数字开14次方取整数结果很简单的,记下就行。如果他能小数都开出来,或者让他开个3次、4次方也能开出来,算他有能耐”。开低次方、开小数点,却正是美国“雨人”的一个标志性本领。同时,网上还出现了很多网友关于多位数、高开方的速算的解密。比如,“16位数开14次方有多难?最小数字1000000000000000,结果是11.7;最大数字9999999999999999,结果是13.8。中间一共21个变化节点,你用十分钟记一下大概的节点。好了,你春节可以给家人表演任意16位数开14次方了。”

  令我更为怪异和怀疑的是江苏卫视的回复:“大数字做低开方的难度远远超过周玮现在做的运算的,并不是要证明自己能做某件事就去完成一件更难的事情,我们相信周玮的脑力肯定也是有界限的,他能做16位开14次方,不代表他一定能做16位开3次方。”这是何等的违背常识。原则上,越高的开方,难度应该越大才是。除非,高开方的结果(特别是整数部分)简单而很容易记住。说穿了,不过是拿貌似高难的“高位数开高次方”去包装极其简单的几个可以死记的结果,然后开出捧杀的高帽“中国雨人”去忽悠民众。

  出于好奇,我仔细看了之前同样采访周玮的央视节目《走近科学》(http://v.ku6.com/show/FelchZlJEtLWEbpJ8SaONA…html)。我认为,这个节目是非常公正和客观的,他们邀请了科班出身的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同行包括脑科学同行进行了系统的评估。其结论是:1)周玮的确智力低下;2)就是他的速算能力也其实一般,现场不少的简单的一道速算题目都需要几分钟;3)但是他的家人特别是他妈妈和姐姐太爱他了,太希望他不一般了,背后的培训太多了(注:从这两个卫视和央视节目看,他的妈妈和姐姐明显是如此的爱他。笔者甚为感动。的确,如果他家人,能够用这种令人动容的爱,但是换一种方式,去为他寻求一条现实的生存之道,就好了)。

  特别需要指出的,卫视似是而非地引用了周玮的“异常”大脑扫描结果(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初步测试”)。恰恰《走近科学》节目也做了周玮的脑电图,也发现异常,比如周运算时用的脑区是颞叶(常人是用来管理记忆等),而不是通常的额叶。其中分析认为,他从小有顽固性低血糖症,造成头脑发育不良,可能后天性地补偿性地用颞叶来运算。或者说,周的大脑扫描结果异常,更可能是他大脑发育不良、智力低下的后果,而非他是“雨人”的证据。

  国人们应该感谢方同学等的科学的质疑精神。至少我感谢。

  这个事件恐怕是2014年最显著的造假事件之一,因为这个“雨人”帽子是何等的高。江苏卫视和相关评委和专家们,恐怕是欠国人一个道歉。

  但是国人从中应该会学习到同行评议(peer review)是何等的重要。

  据说,广电局曾肯定了这个《大脑》节目。我想,如同很多观众和新闻读者,广电局可能是被误导的。我喊广电局关注一下这个节目的科学性。

  后记:

  (1)其实当我发现自己被这个“中国雨人”节目愚弄之后,本来只是笑笑而已。第二天带已经放假的孩子上班。近中午时节准备带孩子出去吃饭时,抬起头看着在对面桌子认真看杂志的孩子,突然想,我该为我心爱的孩子说点话,因为我不希望他生活在一个充满愚人笑话的世界里。而且,这也恰好是宣传“同行评议(peer review)”的一个最好案例。这是这个博客的最初来由。

  (2)这个博客初稿写得很匆忙,故直接地引用了大量别人的话(包括方同学的)。但是,在看《大脑》和《走进科学》视频和其它相关材料时,我一直很难理解为何有一个名校的数学科学教授(徐振礼)会为这种闹剧节目主持出题,并客观上烘托了周玮的所谓“天才”。但是,部分地出于对“大同行”徐教授的尊重(虽然我不认识他),更多地出于对徐教授的雇主上海交通大学的尊重(那里有很多我尊重的同仁科学家、科研合作者和长辈科学家),我很小心地没有具体指任何人。何况是在这春节时节。

  然而,徐教授发表了一个驳文,指责我的“due diligence”,而且摆出架势要“严厉批评”我的科学态度。这很令我想起《天下无贼》那句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于是我无法再保持沉默,别无选择地跟徐教授一一摊开在我的“due diligence”,特别是关于他的关键角色,一个令人困惑但是我原本要隐忍不表的角色。有兴趣的请见:

  驳“中国雨人”出题人徐振礼教授-“中国雨人”是如何炒起来的:神秘的“高位数开高次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1918-762118.html

  作为一个名校的数学科学家,徐教授坦白地明知这些心算的简单和数学杂技的性质,他为何参与甚至主导出题这种用简单心算题和数学杂技炒作的“中国雨人”?为何却在现场以数学权威的身份强调问题的难度、表演出对题目难度的束手无策?为何甚至甘愿充当周玮“中国雨人”的参照标杆?客观上这烘托了周玮是比上海交大的教授更牛、比科大的数学博士更强的“天才”?

  徐教授驳文中第【9】评论,有一句话是值得徐教授借鉴的:“这件事情的真伪,已经关乎到‘数学专家是否有意逢迎伪科学,为造假保驾护航’的层面”。

  而且,徐教授说已经有一个不小的科研团队开始研究周玮。我隐隐约约地担心,而且祈望纳税人的钱不被浪费到这个“脑不科学”项目。

(XYS201401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