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的王正敏“院士”和复旦的校长杨玉良“院士”

  作者:寒江雪

  近日来,复旦学术委员会又处于风口浪尖之中,原因就是王正敏被举报,笔者注意到:王正敏本人接受媒体采访,所辩护的仅仅是他的人工耳蜗发明,是他本人的发明。而四位院士刘新垣、臧正武、洪国藩、姚开泰所揭露的则涉及论文造假嫌疑。笔者不是耳科专家,无法鉴别人工耳蜗质量是否好,其产品是否抄袭了别国产品。我想这件事自然会由澳大利亚人工耳蜗公司来处理,那是商业行为,牵涉到知识产权保护。

  我这里谈的主要是王正敏的院士申请材料中包含有论文造假行为,而王正敏也没有为此辩护过,这说明他自己心虚,不敢接战。但刘新垣院士强调:我们选取院士,哪怕是有一篇论文有一点瑕疵,不是说作假了,瑕疵都不行。科学院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的,不允许这样带着作假的人存在。按照主管文教科研的刘延东国务委员和政治局委员所讲的,对学术腐败要零容忍,什么叫“零容忍”?这就意味着对犯有学术腐败罪行的人不能搞什么三七开/四六开之类评估而容忍包庇学术腐败罪行。退一步讲,即使王正敏的人工耳蜗完全是他独立设计出来的。他有发明创造成就,但是如果他申请材料中论文有作假,那就一票否定!王正敏就必须清除出院士队伍!复旦大学此前回应称,经查未发现王正敏存在学术不端,但确有学术不规范之处。那么笔者要问:学术不端和学术不规范差别在哪里?界限如何划分?复旦大学发现王正敏的“学术不规范之处”,究竟是哪些?

  《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中院士候选人行为守则》明文规定,“被推荐人附件材料”的提供者要对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包括不得编造学术,专业技术经历…..,不得提供关于研究成果的不实信息。按照这个标准,即使王正敏的人工耳蜗是好的,是他本人创造,但是他提供了论文著作的不实信息,他就不能当院士。王正敏的院士称号被拿掉,指日可待!

  现在拿这个标准来衡量在学术舞弊行当中已经赫赫有名的杨玉良校长,笔者也不是高分子学专家,无法评价他在高分子科学学术方面的研究成果。但是他声称获得德国莱布尼兹奖绝对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即使事后退步用语如他为《复旦教授录》所提供的:“由于杨的研究成就,他和他所在的德国研究团体得了莱布尼兹奖”,则更欲盖弥彰.德国管理和颁发Leibniz奖的科学发展基金委明确规定,该用来奖励个人,绝不可能有集体获奖或团队获奖的胡说,但杨玉良为一个连影子都没有的”集体Leibniz奖”编造了一个获奖的故事,只能说他”行骗心切”,连打草稿时间也没有了.有如此”假上加假”的作假历史,杨玉良必须受到惩罚,这种品德就不配当院士!这就是“零容忍”的对待学术造假的正确态度。

  其实我国对于经济犯罪也是采取零容忍态度的。以前五十年年代初期的张子善和刘青山被枪毙就是如此,当代的刘志军犯了贪污罪,我们不会考虑他对中国高铁建设贡献有多大,对他来个三七开或者四六开。刘志军贪污了,就得惩治他!

  刘志军和杨玉良有共同点:他们都是高官,而王正敏并不是高官,王的危害范围无法和杨玉良相比。刘志军得到惩治了,他无法利用他的高位再危害老百姓了。而杨玉良还处于危害性最高的高位,他每日以堂堂校长身份教育莘莘学子,但目前网络如此发达,复旦的学子们早已通过网络知道他们校长的丑行,他讲的每一句话除了让学生反面耻笑外,没有任何正面效果。

(XYS2014011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