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病原体”不是病原体

  ・方舟子・

  在《神秘的“不明病原体”》一文中我们谈到美国普渡大学植物病理学退休教授唐・休伯博士声称在转基因作物中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微生物,它不仅引起了大豆、玉米成批死亡,还能导致牲畜大批流产和人类疾病。但他拒绝交出该病原体的样本供鉴定。不过,据崔永元等人在美国“调查转基因”的报告称,中国质检总局有一个科学家也在从美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中发现了类似的不明病原体,被休伯博士确认为是同一种。此事如果是真的,这是个诺贝尔奖级别的发现。莫非中国本土第一个自然科学类诺贝尔奖要落在中国质检总局?但是崔永元等人却以保护该科学家不受打击报复为由拒绝透露该科学家的姓名。

  有网友在国家质检总局的网站留言询问此事,国家质检总局竟很快给了答复:“此前,我们没有收到研究人员上述相关研究报告及信息,质检总局无相关科研立项。经了解,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植物检疫所范晓虹副研究员个人做了相关研究,并和国外专家有情况交流。”国家质检总局认为这只是某个研究人员的个人行为,不想去争这个诺贝尔奖,淡泊名利固然值得赞赏,但此事事关食品安全和公共健康,如此淡定就太不可思议了。看来国家质检总局认为范晓虹的该项研究根本就是儿戏,不值得认真对待。

  基因农业网采访了范晓虹,他的回答很有意思。据范晓虹说,他是在2011年2月注意到休伯给美国农业部的公开信,一时好奇依据其提供的方法和线索做的研究,将结果寄给休伯,休伯认为与其发现的相似。但我看过休伯的那封信,写得很简略,并无实验方法之类的内容,而且休伯也拒绝向同行提供其具体实验方法供验证。范晓虹的实验方法不知是得休伯秘传,还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范晓虹说他获得的样品很少,是从大豆中纯化出来的,没有提取到核酸,没法做基因序列鉴定。核酸是遗传物质,没有核酸,说明那不是生命体。有些人可能会说,没有核酸,蛋白质也可以是病原体啊,疯牛病的病原体不就是一种蛋白质(普里朊)吗?范晓虹的确声称其样本含蛋白质。但是普里朊只是一种特殊的蛋白质,在电子显微镜下是看不到的。而休伯(以及范晓虹?)却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到了类似病毒大小的“病原体”,说明那不是类似普里朊的蛋白质分子。范晓虹说他做过分析,发现该蛋白与已知蛋白不匹配。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说他侧过了该蛋白质的序列,发现与已知的蛋白质序列都不匹配?不匹配是什么意思?是指没有完全相同的?那样的话至少也有序列相近的蛋白质吧?难道是一种与已知蛋白质序列都不具有任何相似性的全新蛋白质?那样的话他更应该公布该序列供研究。如果没有蛋白质序列,他根据什么说与已知蛋白不匹配?

  范晓虹说没有发现此物质有致病性,不能说是“不明病原体”,只能说是不明物质。但休伯却说就是他发现的不明病原体。这关键的一点两个人干起来了。如果不是不明病原体,这样的发现没有任何意义。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到了某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杂质,然后说是不明物质,除了吓唬人,能有什么意义?

  所以范晓虹的所谓研究,的确是儿戏。他要练练蛋白纯化的手艺,玩玩电子显微镜,虽然有浪费经费之嫌,问题也不算大。问题出在他对其结果的处理。如果认为结果是成熟的而且有意义,就应该写成论文发表。如果认为结果是初步的或没有意义的,就不宜公开,与同行私下交流也应嘱咐不能擅自公布。但是他却采取了向休伯报告的方式,给休伯提供佐证,让休伯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中国质检总局的科学家证实了我的发现”,成了他应对学术界批评的挡箭牌,让中国质检总局跟休伯一起在国际学术界出丑。更要命的是,此事又出口转内销传回中国,经崔永元等人渲染,以国家质检总局的权威性,让人以为转基因大豆中真有害人的不明病原体。

  这不禁让人想起美剧《生活大爆炸》中的一期。谢尔顿发明一道数学公式,可以用于人工合成新型稳定重元素。随后传来了中国湖北核子物理研究所研究小组采用这种方法在回旋加速器上进行测试获得成功的消息。可惜后来谢尔顿发现自己看错了参数的单位,公式根本就不成立,中国的研究小组伪造了成果。不过休伯是不会认错的,“中国质检总局的科学家”无需担心会为此尴尬。

  2014.1.1.

(《新华每日电讯》2014年1月3日)

(XYS201401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