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异常反应的诊断是专业性工作,媒体报道要准确适当

  ――说说疑似乙肝疫苗致死事件

  作者:祖述宪

  最近我国发生了几例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疑似异常反应致死的病例,媒体不断报道,各级政府非常重视,国家卫生和计生委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介入了调查,并向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做了通报,而且封存和停止生产所有可疑的疫苗,说明这是一件大事,当局对此十分重视。

  尽管现代疫苗一般都非常安全,但是如同任何药物一样,疫苗也可能发生概率不等的异常反应,其中有些是可预测的,可以接受的,这是绝大多数;有些则是难以预测或意外,不可接受的,这是极少数。从原因上说,有些异常反应是疫苗本身造成的,其中有各种原因,有些是接种过程失误引起的,原因也各不相同,还有是极少数受种者的异常反应。总之,疫苗反应的原因复杂,不止一端。另外有一种情况就是,在接种疫苗的同时,接种者可能发生无关的其他疾病和情况,只是偶然的重合,凑在一起了,行外人或者有些医务人员可能以为“在先为因,在后为果”,把接种以后发生的情况和问题归咎于接种。这种情况很是常见。

  疫苗接种者发生疑似的异常反应时,首先是正确做出诊断,和疾病诊断一样,是一项专业性工作。疑似的异常反应是否与疫苗接种有关,大多数容易做出判断,但有时是困难的,很不容易,需要临床医师(有时需要多科的专家)、流行病学专家、病理学家等共同对病例的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乃至尸检结果(如果死亡的话)共同分析才能做出,有时个别病例仍然难下结论。总之,疫苗出现“异常反应”的判断是一个复杂的专业问题。在70年代我常应一些防疫站的邀请去协助工作,现场调查过规模不等的疫苗反应至少十多起,其中多是一般的反应,有些是夸大的反应,也有不是接种造成的异常反应,没有发现过疫苗本身引起的。当然我的经验少,决不是说疫苗不会出现问题,事实是文献记载的疫苗反应是不少的,早期还发生过特别严重的事故。令我印象最深的亲历的一次接种事件调查,是接种污染造成的。1978年春天,安徽临泉县一个生产队报告注射乙型脑炎疫苗发生严重反应,2名幼儿死亡,我和一位病理学教师被派去调查,生产疫苗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也派两人星夜前往。去临时安排病人的一个大房间里一看,原因就显而易见了:住了二十多名严重反应的儿童,上臂接种部位都有大脓肿,伴有高热。可以判断是接种造成的化脓性感染,该县其他地方接种同批疫苗没有这种现象,疫苗质量问题可以排除。调查结果是:那位赤脚医生在一天多时间里用仅有的一副注射器给270多名儿童接种,造成28%的接种者发生乙型溶血性链球菌感染。由于感染非常严重,我们就想注射器还不是一般的污染,很可能曾用于给其他病人抽过脓,没有消毒就用于接种。最后他承认了。

  这次被疑与乙肝疫苗接种后新生儿异常反应和死亡有关的共有上十例(判断标准各不相同),除湖南省有3例(2例死亡),还是分散在3个不同的县市外,其余的分布在全国的东南西北不同地区;疫苗来源除深圳康泰公司外,还有北京天坛生物公司和大连汉信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而且2例婴儿已知的直接死因是“原发性颅内出血和凝血功能障碍”,和“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而这些与疫苗反应没有关系。新生儿是生命最为脆弱的群体,而1周以内的早期新生儿尤其脆弱,在此期间我国数以多少万计的新生儿在接种乙肝疫苗的同时,可能发生其他的偶合疾病或暴露于各种不利因素的概率是很高的。我觉得,目前从这种分布来看,还没有什么特别的证据支持这几例死亡的儿童与乙肝疫苗接种有关系。乙型肝炎重组疫苗是一个十分有效的疫苗,意义重大,工艺成熟,是医学造福人类的重大成果,普遍应用已经一二十年了,为什么互不相干的三个生产单位的产品会同时发生问题呢?而且,有人充分发挥想象力,说此次疫苗事件还与美国默沙东药厂存在关联,以致该厂赶紧发表声明撇清关系。这些都是作为读者不可理解的。

  为什么这次看来还有待证据才能下结论的疑似与乙肝疫苗的婴儿异常反应和死亡搞得如此沸沸扬扬,媒体说有些儿童父母甚至对乙肝疫苗也产生怀疑和不信任了呢?这是因为网络发达,媒体过早的下结论和不适当的夸张,先入为主,“疑罪从有”造成的。首先是中央电视台的积极投入,不仅密度大,而且声势也大。例如报道了一位记者遭到深圳康泰生公司拒绝采访与保安对峙的场面,记者义愤填膺的样子,说明他责任心有余,知识不足。其实,公司那时处在“受侦查有待判决的”阶段,等待第三方的诊断出来,他能说什么呢?当然,公司也可以作态度诚恳的表态,虚心接受调查和处理。他们的拒绝采访也可能是对于自己的产品的自信呢?或许正是媒体的积极报道和暗示,才发掘出来上十例的病例来。因为有的报道就说,“后来媒体曝出乙肝疫苗导致儿童死亡事件后,婴儿亲属才向给男婴打乙肝疫苗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反映此事。政府方面即通过各个渠道千方百计与婴儿家长联系,动员他们回到永嘉配合调查”。而且还有两个死亡的孩子已经埋了,一个还被挖出来冷藏等待检查。过去我也见过在小学里接种疫苗,一个班里有人出现头痛等反应后,其他接种者受到暗示,接着会有更多的同学出现反应,相互影响,以致夸大了反应。

  这次事件的最后诊断还没有出来,网络的标题大都就已经用了乙肝疫苗致死的断语。如 “乙肝疫苗已致10名婴儿死亡,死亡病例涉3厂家”,“乙肝疫苗致死增至8人”“康泰致命疫苗:婴儿打乙肝疫苗死亡增至7例”;关键词有“乙肝疫苗致死”,“夺命乙肝疫苗”,“康泰乙肝疫苗致死”……不是说媒体不该报道疫苗反应事件,完全应该,如果有人掩盖,还应当设法加以揭露,毫不留情。但是,需要有在什么阶段说什么话,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的常识和科学态度。作为媒体报道的读者,我现在还难预料康泰等三厂的乙肝疫苗与这些或其中某个婴儿死亡有无关系,但我的怀疑是有理由的,我们只能等待证据来还原真相。疫苗质量是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劣质疫苗损害接种者的健康,是不能容忍的,同样,我们也要保护一种真正有效疫苗的信誉,处理适度。

  这次事件之所以搞得沸沸扬扬,还因为这些年我们目睹的有毒食品、劣质药品和保健品的事件太多了,以致只要有一点影子就会唤起人们的回忆反应。社会大众如惊弓之鸟,对食品医药产品的信任度太低,任何一个负面消息,都会不假思索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专业机构和人员的压力更大,谁也承担不起可能有一点点失误的责任。这样的社会心理是可怕的。

(XYS201301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