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主义与转基因恐惧

  作者:oztiger

  本质主义(Essentialism),或者说本质论,是个在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时代就有的哲学概念。这个概念的意思大致是‘每个东西都有一种让这个东西成为这个东西的本质的东西’。比如说狮子,连小孩都知道:狮子就算被狗养大也是狮子而不是狗,而狗披上狮子的皮毛也仍然是狗不会变成狮子。所以本质主义认为,狮子有一种让狮子成为狮子的本质的东西。有些哲学家很喜欢探讨 ‘到底什么令到狮子是狮子’,甚至‘到底什么令到桌子是桌子’的问题。

  从科学角度来看,本质主义是进化内置于我们大脑中的一种直觉性的思维。人类祖先在进化历史的大多数时间里都过着狩猎采集生活,本质主义可能帮助了我们的祖先快速并相对准确地理解自然界。生物科学出现之前的民间生物学(folk biology)是本质主义的:鱼是鱼,马是马,鱼和马有本质不同,鱼不可能变成马。

  本质主义民间生物学对人类当年的狩猎采集生活有帮助,可在人类生存方式巨变、科学飞速发展的今天,这种原始的认知方法却带给我们很多麻烦。可以想象当进化论刚被提出说马是由鱼慢慢进化而来时,为什么会遭到那么多人反对。

  当下的转基因恐惧现象跟人们的本质主义直觉思考方式有关。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科学界没有争议,那么很多人的转基因恐惧从何而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对跨物种转基因特别排斥。有调查显示,同样是转基因,转同一物种的基因比转不同物种的基因更为普通人所接受,反对的人少一多半。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不难理解:古代狩猎采集生活中当然是没有跨物种转基因的,所以裸猿缺少理解应对跨物种杂交的能力,进而对转基因感到恐惧。

  按照裸猿的直觉反应,转了鱼的基因给西红柿就会变成下图这样,似乎鱼的基因就一定带有某种‘鱼的本质’似的。这让人想起来当年琴纳在英国施行牛痘接种术时,恐慌的艺术家们抨击牛痘这种“毫无理智的行为”的漫画。

  然而事实并不会因我们的感受而改变。基因是一段控制蛋白质合成的编码,并不带有什么它所在物种的某种本质。牛的基因有四分之一来自于蛇,这当然不说明牛有四分之一象蛇,事实上这些基因貌似是完全无用的。

  同样的基因在不同的生物中作用可能相同,也可能不同。同样的基因在同一个生物的不同部位也可能有不同的作用。不同的基因也可能在不同的生物中有相同的作用。说这段跟绕口令似的话,是为了说明生物学在还原到分子层面后是无法用本质主义之类的直觉思维去理解的,我们只能依靠科学去认知去做出判断。

  除了转基因恐惧,本质主义也导致了很多其它的错误认知。因偏离本文议题略过不提,读者可自行补充。在此只举一例:中医因为蝙蝠能在晚上飞就以为其眼力好,进而用其粪便入药,美其名曰夜明砂,用于治眼疾。中医药里这种愚蠢的以形补形理论药物是数不胜数。

  因为生活环境和方式的改变,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而来许多思维定势都从有利于我们的认知变成不利于,本质主义只是其中之一。我们应当根据科学的进步改掉这些原始思维方式,将其对社会的危害降到最低程度。我们需要思维2.0版。

(XYS201401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