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的危险”不是科学问题

  作者:徐绰
  2013-12-29 东方早报

  近几年来转基因作物安全议题不断出现于各媒体。除了被大肆挞伐之外,转基因作物还被妖魔化,被看成帝国主义陷害中国的阴谋,一旦推广将造成亡国灭种的灾难。几位有名的转基因学者在网络上被辱骂成卖国贼,除了没施加暴力,强烈反科学的暴戾作风,令人意识到“文革”的社会根源其实并未远离我们。

  不久前“基因农业网”面世了,虽然姗姗来迟,但却掷地有声,标志着转基因争论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读者不须具备外语阅读能力,就能从这个网站里看到合理的科学论述,得到确实的讯息与知识,还可以直接去信询问关心的问题。然而,多种错误的转基因认知未得及时纠正,多年来以讹传讹、众口铄金,已经在许多人思想中形成了牢固的观念,很难一夕之间改变。除了持续不懈的努力,还需假以时日,才能逐渐把社会认知导入正轨,激发有志青年加入转基因产业,早日超越国际水平,把它投入到现代化的生态农业里。

  转基因作物的食用安全是一个科学问题,已经过多方面严格检验,从来就不存在安全问题。

  转基因作物安不安全是头等大事,科学界对此类研究是否能被接受有公定的标准。首先它必须发表在通过专业同行评审(peer-reviewed)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之后,结论还须得到更广的同业界认同及不同实验室的独立验证。自从转基因作物问世以来,已有数百篇来自各国各界的安全试验论文,证明其安全性与母本非转基因作物“实质等同”(substantially equivalent)。至目前为止,反转基因的论据,大都来自一些道听途说,无从追究来源的错解、误解或恐惧,以及一些根本通不过专家评审、无法正式发表的实验结果。虽然十多年来也曾有零星几篇转基因作物不安全的报告发表在学术期刊上,但进一步分析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严重的实验材料、实验设计、统计方法等缺陷,因此这些结论都已彻底被科学界推翻了。反转基因者却仍然紧抓住第一篇报告不放,作为反对的科学根据,完全无视其后续发展。

  持极端阴谋论的人说,这类科学期刊全都被发达国家垄断了,任何不利于转基因的论文都被完全封杀。这说法出自对科学界运作以及发达国家社会状况的严重不了解。适合刊登转基因研究的科学期刊很多,转基因公司有可能影响一两个期刊的某几个编辑,但绝不可能控制所有期刊的每一个编辑。何况,若某一转基因作物有毒是真实的话,测试它的许多不同研究团队迟早都会发现同样的事实,会写出类似的报告,众多的研究报告是不可能被所有的科学期刊一概封杀的。各种安全测试都由多人的科学团队来执行,参与作业的人数众多,知道实验结果的人也很多,“有毒的真相”绝不可能长期蒙骗所有的人。另外,许多国家都设有保护告密者(whistle blower)的法律,任何行业若有不公平或不轨的行为,知情者都可以揭发,并提出法律控诉。近几年里,美国有几家制药公司的不轨行为被内部人员告发,被政府定罪罚了巨款。依法律规定,罚款里的一部分须拨给告密者,其数目动辄高达千万美元以上。

  另一个常见的看法是,要吃几年、几十年或好几代人之后,才看得出转基因作物有没有害。从学理上说,转基因给母本作物增加的只是很少量的转基因核酸及蛋白。核酸就是核酸,与食物里其他核酸无任何不同。而转基因蛋白已由极严格的各项检验证明无毒性或致敏性,吃进去后与其他食物蛋白一样被消化成小分子,用来组成身体各个部分。不可能像某些低毒的化学物质或重金属,在身体中累积多年才显出问题,也不会像那些二恶英(dioxin)之类的致畸毒物(teratogen)在母体中造成胎儿畸形,更不可能通过改变生殖细胞的基因而影响到下一代。从实用上来说,这是一个超过任何食物安全检验标准的不可能的要求。原因很简单,任何时间超过三个月的动物饲养实验,就已经很难做得严谨,像转基因这样超长时间的实验根本无从设计与执行。

  人类已食用转基因作物近二十年,从未发生任何伤害或死亡。反观一些传统(非转基因)作物,千百年来一直不停地造成各种事故。在美国每年有一百多人死于花生过敏,据最新资料,美国人对小麦里的面筋(gluten)蛋白过敏,已造成两至三百万人腹腔疾病(celiac disease)及几千万人较低程度的敏感反应,食品公司竞相开发出数百种无麸质(gluten-free)食品抢占市场。此外,对各类坚果、海鲜及其他食物过敏的人,更是不胜其数。但是,我们可曾听说有人呼吁禁止食用花生与小麦?或说应该长期追踪观察吃花生、小麦的人的后代,观察其遗传变异?若真有人这样提议,可能会被送进疯人院。

  绝对安全的东西是不存在的。食品的安全测试只能根据过去的知识与经验来规划实验,而不是一味猜想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问题。在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安全规定,都只能限定在“具体的危险”上。因为只有“具体的危险”才能清楚地界定,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测试它是否存在,以及发生的几率大小,才能据以发展出有实质意义的安全标准。从逻辑上来说,要证明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抽象的危险”的不存在,本身就是不可能的。用这样不着边际的安全顾虑来要求任何食品,都是不科学的。因为,那已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是一个哲学问题。

(XYS201401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