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亚洲百强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的假面纱

  作者:孙百多

  自今年4月以来,神秘的亚洲百强大学武汉理工大学产生,大陆很多高校在出文件学习,包括本人所在高校也在倡导。据官方报道(http://www.wutnews.net/news/news.aspx?id=65229)称是得益于论文被引用率和产业收入,得益于人才强校,有一大堆杰出人才(将在后面逐个阐述)在做杰出工作。事实上武理工的长江杰青屈指可数,所以出于对坐火箭式上升的事的天然不信任,本人有着职业的敏感,随即就做了一些调查,很快就发现了其中蹊跷。这种违背科学规律的放卫星必然是暗流汹涌,限于时间关系,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月的网络搜索和实际确认。眼看到年末,想到不能拖过今年,下定决心写成此文,揭开武汉理工大学放卫星中存在的大量学术不端、学术诈骗和学术造假的神秘面纱。不指望能为中国学术环境有多大贡献,但是起码能帮各个大学校长清醒一下头脑,不要盲目追星就心满意足了。

  武汉理工大学是三所部属院校合并的航母大学,虽然每个学校的实力都属一般,但是让我每个学科每个专业去抓典型,工作量实在太大,这就是我拖了大半年没有动笔的原因,这里面问题太多。我想在这里针对武理工的最优势学科材料学科做一个典型评述,其它的相对弱势的学科里面问题更多,但是限于时间和篇幅就留待以后评述。

  材料学科是优势学科,是国家重点学科,有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很强。那好,我就从很强的开始。为了方便阐述我做了一个分类,针对官方报道从为武理工贡献最大的论文引用开始,再对优秀人才评述。搜索方法由高引用率和高水平文章两个地方入手查人才(这里定义高水平指学科内高IF文章,虽然我反对这种划分但是又没有什么太好办法,只好中国化,因为毕竟谈的是中国大学嘛)。因为产业收入实在难以在网络掌握真实的财务数据,所以不做评述。

  对武理工高引用率贡献最大的是余家国(杰青),还上了ESI的最热门科学家世界十强。我仔细阅读了几篇他的光催化文章,先不要说他的每篇文章格式方法大同小异,很多语句存在自抄嫌疑。也不说他拉着一些国际大牛做保护发高水平文章(这一点在他的文章表现得非常明显,他的高水平文章都是国际知名专家通讯作者发表)。就单单说一个事,他的近期几乎所有文章都存在大量的自引,比如在Nano Lett. 2011, 11, 4774C4779文章中他自己引用自己17篇文章,占了总引用文章数的三分之一。大家可能认为这没有什么,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学术不端或学术欺诈行为。大家都知道如果某个杂志存在大量的自引,对于杂志的处罚是非常严重,很多杂志直接被取消影响因子。甚至于采取互惠互利的互相引用,一旦查出,都是被取消录入SCI的资格。可见这是国际上大家都知道的常识,尽管对于个人而言,这种互引或自引的方式会更隐蔽,很难查处,但是我们不能任之泛滥。 余家国不仅仅是一篇两篇文章存在大量自引,只要大家有兴趣可以下载他的文章来看,我所看到的文章,大多数是自引10篇以上,最近几年他发表文章在100以上,也就是意味着近几年最保守的估计自引就高到1000-2000多次。所以余家国的H影响因子已经高到70,引用次数过10000。我们知道通常ESI统计是不排除自引的,这是余家国入选世界十强的主要原因,很显然,一些聪明的中国人,不光是余家国,就利用这个漏洞来就行学术欺诈行为。按照国际杂志的惯例,是不是应该申请取消余家国的H指数和引用次数呢?这种严重的学术欺诈行为武理工是不是应该开除处分呢?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武理工靠的就是这个,怎么会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呢?

  其次,在高引用率和高水平文章发表的人才还有麦立强,孙涛垒和苏宝连。这三人也是不一般。首先麦立强是纳米新星,近年发表了9篇Nano Lett. 1篇Adv.Mater.1篇Nature Comm.1篇PNAS非常不一般,但是就这么个纳米人才在2007年前在纳米如火如荼的时代也就是发表了J.Phys.Chem.B这类不算纳米的杂志,他是怎么开窍的呢?仔细看了他的简历和历程,终于让人感到武理工的人才有一套。2008年―2011年,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合作导师Charles M. Lieber;2006 年―2007年,美国佐治亚理工访问,合作导师:王中林。所以他2007年发了Adv.Mater.,我认为好的老师引导好的工作是很好理解的。但是在哈佛的经历让我感到问题来了,我仔细看了麦立强的文章,大多数时候并无Charles M. Lieber的名字,说明这些工作主要完成是在中国,并且他大多数时候也是第一作者,说明这些工作都是他动手完成的。看来这就不是导师好学生好的思路,只能说明学生发生了质的飞跃了。真的如此吗?随后我列出以下事实让大家自己揣摩,武理工推荐Charles M. Lieber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奖,武理工投资数千万为其建纳米实验室,武理工推荐其获外专千人等等。如果说作为Nano Lett.合作主编的Charles M. Lieber没有帮助会这么容易发表Nano Lett.产生一个纳米新星?即使我不做恶意的揣测,大家可以下载麦立强的Nano Lett.来看,看看里面的水分有多大。至少我一个搞纳米线的朋友告诉我,麦的文章无论合成还是性质都并无新意,唯一能说之处就是做了一个简单器件,而其技术含量实在是取决于仪器操作并无高级之处。但是同样的文章就不可能发表到Nano Lett. , 我本人是相信我的朋友,因为他拿出一篇类似工作来做了比较,但是处于保护他的原因,我不能列出他的文章,有兴趣者可以网络搜索,同类型文章也是有的。在这里,我还是想问武理工这样赤裸裸的以学校资源去就进行学术贿赂是不是应该彻底查处,当前习总都在号召反腐倡廉。这样的赤裸裸的的学术贿赂是不是应该彻底查处,不仅还资源于科研工作,也是还中国一个干净的学术环境。再说,孙涛垒(长江、 杰青)也是科技新星,尽管高水平文章数量不如麦,但是也好几篇J. Am. Chem. Soc.和Angew. Chem. 即使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人也看得出来文章有新意。原本以为是一个不错的苗子。但是一看简历,一搜索,出问题了。他在2005-2006年在德国做了一年洪堡博士后之后,马上就成为了W1 Professor。按德国的惯例,他应该是在他博士后半年之后他就开始申请的。那他真的就是牛人,因为据我所知,德国的大学是很难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据网络搜索结果发现,他实际上仅仅是一个教授大课题组下面的小课题组负责人,网上称Senior 科学家,说白了就是资深研究人员,并不是固定职位,这和W1教授的地位差距也太大了。据我咨询,德国教授位置必须要会德语授课,所以外国人在德国做一年博士后拿教授位置的人几乎不太可能。加上网络查询,并无孙涛垒担任教授职位的任何消息。所以我敢断定这是一起学术造假的案例。只是不知道武理工是否需要取消他的长江和杰青资格?我想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他是武理工好几年唯一的一个杰青。最后说苏宝连(长江,千人)资历和经历都明显比前面两位丰富,有兴趣可以自己查,我就不列举了。尽管他是这些人中高水平文章最少的人,但是文章的数量还是不少。多篇文章让我发现,这个千人是地地道道的老千,文章展示苏宝连身兼三地,比利时Namur大学,中国武理工,英国剑桥大学。通过网络,大家很容易看到他2008开始是长期千人也就是全职千人,但是比利时Namur大学展示他一直是全职教授,而英国剑桥大学又展示他是访问学者。全职千人要求9个月,全职教授要求9个月,访问学者要求6-12个月(至少3个月,但是他从我4月份查询到现在一直都是,可见已经超过3个月),那么他是怎么把9加9加6这24个月变成12个月的,除非他是老千进行多方欺骗空手套白狼套出多余的12个月。这是一种非常恶劣的学术欺骗,或者说不仅仅学术上的欺骗,更大的欺骗是法律上的欺骗,因为他两个全职一定是拿的全额薪水,对于中国政府他只付中国的个人税,对比利时政府他只付比利时的个人税,这种隐瞒收入的法律问题已经不只是个例,实际上由新语丝曝光的一些千人都已经受到惩罚。有意思的是我在搜索过程中发现了苏宝连和余家国有着同样的学术欺诈,喜欢大量自引,比如他的Chem. Mater. 2010, 22, 3251C3258上面他自己引用自己28篇文章,占了总引用文章数的五分之二。并且有意思的是余家国也在这篇文章里面,可谓是臭味相投。这些还不够,当我看到他的英文介绍的时候,我真的没的说,他说他做了三个世界重大原创的工作“Discovery of the “Molecular Recognition Effect”“Creation of the new research field of “Hierarchically Structured Porous (HSP) Materials”和“The new concept of “Living Hybrid Materials” 。我就用google学术简单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三个原创工作中第一个工作1995年Bao Lian Su, Denise Barthomeuf(通讯作者)发表的,大致应该是他做博士或博士后的工作,就算是原创性工作但是42次的引用量也很难谈得上重大,而同样的效应1990 Angew Chem. 29, 1304C1319 (1990)的文章引用2000多次,无论是发表时间和重要程度都很难说这个工作比不上苏宝连的工作。第二个工作,我又搜索一下,苏宝连是2003年第一篇hierarchical的文章,而 Science 282, 2244 (1998) 已经完成这类型工作,引用800多次,可以肯定说不是苏宝连的工作创造新研究领域。第三个工作,靠简单搜索发现还真是苏宝连排前面,我抱着怀疑一切的态度深入调查,发现所谓的活杂化材料实际就是无机材料包埋细胞或者生物活性物种,这是一个快50年的老领域了,结果苏宝连换一个时髦的名词就变成了重大原创概念。可以断定此人必是资深老千骗子。

  再往后就是根据官方报道,在加上网络搜索出的国家级别的团队首脑赵修建、唐新峰、潘牧、官建国、傅正义、张联盟、张清杰和姜德生。其中唐新峰的和姜德生的学术不端和学霸问题新语丝已经有披露,我就不多说,大家可以网络搜索。官建国和张联盟主要做军工,赵修建,潘牧,傅正义和张清杰做工业化,发表高水平文章很少或者没有,很难让人评价。唯一查清的是张联盟的Nature是国外知名学者通讯结果,这些网络早有热议。但是通过这些人的搜索,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就是武理工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学校,多篇官方报道都是以这些人做名头的某某团队做了什么工作,仔细检查发现真是这么回事。但是,这种把所有人功劳和贡献加于一人之身的团队贡献,实际上已经在新语丝上被多次揭露,并被当前学术界所不屑的。这已经产生很多比较坏的后果,比如赵修建和傅正义是所谓的99年左右的老长江老杰青,手下一大堆人,却没有再产生新长江新杰青。我发现在这些所谓的团队里面也不可能产生第二个长江杰青,为什么,很简单,大哥拿走所有的资源,队员怎么可能出得了头。这也是武理工很早就有长江杰青,却一直很少长江杰青的主要原因之一。武理工存在着这些,说得好听是团队带头人,说得不好听就是土豪学霸。本人认为这些人实际是控制大量学术资源,剥夺他人学术成果,其它东西很难查,但是论文非常好查,最典型的现象是,通过网络查询发现这些团队带头人基本上都是霸占住每一篇手下发的文章,很多文章共同署名明显是手下几个教授或副教授完成,(通过看研究内容和方向,并且根据文章数量和写作风格等等,是可以有基本判断,我这儿就不一一描述,总之有一个非常容易的判断就是几乎这些团队的所有文章都一定署带头大哥的名就是明证)。看看武理工每年有几个长江杰青?甚至于说有几个优青? 如果不是基于这些基本人才数量太少,而取得的成果太大的基本判断,也不会支撑着我完成这次长达7个多月的搜索调查。其实独立科研已经是全球趋势的今天,武理工仍然走这种土豪学霸路线,也许能取得短期的效果,但是肯定是饮鸩止渴。在后期的调查中,我发现这种土豪学霸的现象不光是出现在老长江老杰青这些老团队。新进人中也是很明显,比如长江杰青孙涛垒的文章第一作者居然是教授,身有三职的苏宝连的文章基本都是2-3个通讯作者。这些人可以断定就是这些新土豪学霸的高级打工智力奴隶,或许被老长江老杰青手下还惨,指望从这些出口转内销的所谓人才手中能产生长江杰青,可以说白日做梦痴人说梦。并且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些新土豪学霸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当第一作者,最严重的是余家国和麦立强大量的文章都是第一作者,非常让人费解。通常的第一作者是实验的完成者,但是很难让人相信年过半百的余家国和苏宝连会下实验室做实验。就连麦立强孙涛垒这样的人在中国也很少看到亲自下实验室,这样的第一作者是武理工提倡的?那实际的第一作者又是谁?这些土豪学霸实际上无法无天的在剥夺和剥削别人的劳动成果,也不知道他们安心不安心。在查询中还在网络中发现了余家国学生写了一篇关于余家国巧取豪夺学生第一作者的文章,写的非常有意思,文章中称余家国为老鱼儿,真的让人笑中带哭。

  最后就是一些外专千人和短期千人,我想大家都知道挂名是怎么回事,我就不评论了。最最后是一些地方人才,实在太多了,我没有太多搜索,并且也不太符合新语丝历来打老虎的主张。遵从原创发新语丝的原则,投稿新语丝。

  尾声: 其实我的搜索方法很简单就是1武理工高引或高IF文章-文章通讯作者-对应官方网站资料查实作者;2国家级人才加武理工来搜索。最后阅读发表文章和简历发现问题。 使用较多的是ISI和google,后来发现google学术也可以替代ISI。所以我想说明的是,我的搜索并不复杂,除了会花费一定时间阅读文献外,其它的操作一个高中生都可以完成。尽管方先生也多次解释和呼吁利用网络来实现打假,在这里我还是要再次呼吁每个人抽点时间对你身边的人做点搜索,中国的学术空间就会更干净。

(XYS201312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