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方转基因之争,缺少一部《新闻法》

作者:刁博 荆楚网

  崔永元和方舟子之间关于转基因的争论已持续了数月。数月来,这场争论不但没有打消公众心中的疑虑,反而闹得越来越大。崔永元自费赴美调查转基因,也有媒体赴美调查转基因。

  争论的是转基因问题,这应该是一个科学的问题。争论的双方中一方是生物化学博士出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另一方却是一贯以公众代言人形象抛头露面,做过多年主持人,甚至自己也承认不懂转基因是什么的崔永元。这样的双方去争论转基因有没有害,难以想象能争论几个月不休。更难以想象的是,从每一个新闻后面的跟帖中都会发现,绝大多数人们所支持的居然是门外汉的崔永元,而对科班出身的方舟子甚至还会恶语攻击。

  12月26日零时,崔永元做客腾讯微博微访谈时表示,这场争论是正义和邪恶之争。崔永元的这个“正义”肯定不是指方舟子。事实上,绝大多数人们之所以选择支持崔永元,就是因为他们把崔永元看成了正义的化身。三聚氰胺、地沟油等等有害物质混入食品后给人带来的血淋淋伤痛仿佛还在眼前,惊恐的人们尚未从心理阴影中走出。在面对转基因这个新的概念时,人们会禁不住的习惯性的思考一下:这会不会又是和地沟油一样的东西?对新事物有如此敏感的疑虑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就是,不管有个什么人站出来制造一丁点儿风声鹤唳的动静,人们也会如惊弓之鸟一般立马咬定转基因是有害的。

  更何况,一些人士在转基因问题上制造出的动静远远不只是一点风声一点鸟叫那么简单,有些听后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比如“转基因大豆与肿瘤高度相关”,比如“大学生食用转基因玉米后精子数量减少”,甚至还有说法称食用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虽然这些说法很快就被证实是谣言,但拂去人们心中因恐慌而带来的阴影却是很难。

  社会学中有一个“羊群效应”,指的是人们经常受多数人的影响,而跟从大众的思想或行为。此时,经历过众多食品安全问题的人们就像是一群受到了惊吓的小羊,需要一位有威望的领头羊带领着趟过转基因这条河。能够被人们选来当领头羊的,不会是曾经联名上书推广转基因的61位院士,因为人们不相信专家;不会是农业部,因为人们也不相信官员;不会是方舟子,因为人们不喜欢方舟子对科学近乎偏执的态度。而崔永元,他在电视屏幕上一直有着光辉的形象,他对转基因的态度也符合大众的口味。所以,崔永元掐架方舟子论战转基因,立马引来了无数的追随者。

  稍微有点理性的人即可发现,崔永元对转基因的调查没有什么科学性,他的调查过程是典型的先下结论说转基因不安全,然后再拼凑所谓的证据证实之前所下的结论。整个调查中,严谨谈不上,引用的证据往往也缺乏可靠的来源,甚至根本就是以讹传讹。这样的调查说小了是给公众带来知识上及科学精神科学素养上的误导,说大了是给转基因的发展起了阻碍作用。就算是暂且先不论他在转基因问题上所持有的立场是否正确,他荒谬的调查过程、引用的来路不明甚至错误的例证,足可以让他鞠躬自省,为误导公众而致歉。

  然而崔永元没有道歉,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不用给公众道歉。崔永元之前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今后转基因被证实没问题并全国推广,我愿做形象代言人”。折腾了那么久,把全国人都忽悠成了你的跟屁虫,最后发现你错了,居然连个最起码的道歉都没有,还梦想着换成形象代言人的方式继续做闪亮人物。这也不能怪崔永元,因为我们没有《新闻法》,没有《新闻法》溶入到我们的办事程序及思维头脑中。也正因此,在“转基因大豆与肿瘤高度相关”、“大学生食用转基因玉米后精子数量减少”等等毛骨悚然的新闻被证实不实后,有谁听说过发出那些报道的记者被处分了?没听到处分,那么有记者为他的不实报道致歉吗?

  正是因为没有一部《新闻法》,一些记者在新闻报道中才会变得无法无天,甚至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都能抛弃。为了制造轰动效果,放弃了真实选择了故意夸大事实,甚至为了迎合公众的心理不惜传播、制造谣言。公众在这样一次次的“洗礼”下,练就了一身不相信专家不相信科学,只会对危言耸听保持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今天的转基因争论,不止是科学素养或者监管部门出了问题,法治的精神没有深入渗透到媒体工作中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媒体能够推动正能量的传递,没有《新闻法》的媒体也能够成为谣言谬论的传播者。应尽快为出台《新闻法》肃清新闻传播中的乱象。

(XYS201312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