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是如何讽刺中医的?

  作者:张功耀

  中医原本就不是什么医,而是以医的名义诈骗钱财的雕虫小技。回回医和西医传入中国之后,中国的许多有识之士便展开了对这种骗人的雕虫小技的批判和讽刺。在文学著作中,《金瓶梅》是写得最为辛辣的一部。“屁不臭,不好了,快请医人”,就是写在《金瓶梅》第五十四回,用来讽刺中医生不懂装懂而又喜欢瞎逞能的。

  《金瓶梅》的主角西门庆,虽不是中医生,但他是以卖中药为业的。这个角色的设计,就已经包含了对中医的批判和讽刺。西门庆这个人,相貌堂堂,靠卖中药赚了不少钱。然后又以富甲一方的财主自居,横行乡里,整日沉醉于声色狗马,以大量占有女人为乐,是一个完全不知羞耻的衣冠禽兽。作者王凤洲(署名“兰陵笑笑生”)在第79回,以诅咒的手笔所刻画的西门庆的死前状况,以及四位中医生为拯救西门庆所表现出来的丑态,对中医具有特别的批判和讽刺意味。

  作者写道过,西门庆曾经服过很多“滋补身体”的中药。可恰恰在他最后一次与潘金莲淫乱的时候,阳具不勃。潘金莲找来了三颗春药,自己吃下一丸,让西门庆吃进三丸,却使西门庆战了一二百回合。到第二日,西门庆居然出现了整个生殖器周围红肿,阴囊肿得像茄子一样。虽然还能泌尿,但每次便溺,西门庆却感觉到犁田的犁头从尿道里边犁出来一般的难受。面对西门庆的这种怪病,请来的任医官说是,“虚火上炎,肾水下竭,不能既济,乃是脱阳之症”。吃了一些“滋补肾阴”的药之后,西门庆只是觉得头痛有所缓解,阴囊却肿得更大,溺尿更加困难。过了几天,又专请了最会治疗“痰火”的胡太医来看了一回。胡太医说,不是痰火,而是“下部蕴毒”,因为久而不治引起了血淋。西门庆吃了胡太医几副药以后,犹如石沉大海,西门庆越发溺尿困难。当家的月娘心里慌了,赶忙又去请当地名老中医何大人的儿子何春泉来为西门庆诊治。何泉春诊断说,西门庆罹患的是“癃闭便毒。一团膀胱邪火,赶到下边来了,加上四肢湿痰流聚,以至心肾不交”。吃了药下去之后,西门庆居然阴茎勃起,昼夜不倒。潘金莲急得不行,忙骑在西门庆身上与之性交起来,试图使西门庆的阴茎倒下。竟然无济于事。最后一位来看西门庆的医生,是西门庆的同僚请来的,姓刘,叫刘橘斋,在当地以治疗疮毒闻名。西门庆吃了这位刘医生的药之后,依然没有动静。五更时分,痛了一个晚上的西门庆,肿胀的阴囊破裂,流了一滩血,龟头长出了一些疳疮,直流黄水。最后,月娘请来吴神仙为西门庆跳神祛病,依然无济于事。当日凌晨,西门庆便一命呜呼了。

  按照小说家的描写推算,西门庆死的时候,只有33岁。

  《金瓶梅》的作者所描写的这些情节,并不符合病理。他不过是为了诅咒这位以卖中药为生的流氓,而把几乎所有可能的性病,刻意集中写在西门庆的身上而已。西门庆最后一次阴茎勃起,昼夜不倒,可被理解为阴茎癌肿。他服过春药以后与潘金莲的那一次做爱,射出了他“平生最多的一次精液”。那其实不是精液,而是淋病造成的脓液流出。符合西门庆泌尿像犁头穿出尿道一样的疼痛症状,可能是尿路结石、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前列腺癌。西门庆的阴囊肿得像茄子一样,可能是阴囊炎或阴囊癌。这些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又在同一个时间发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金瓶梅》作者这样集中描写西门庆的结局,充分表达了对害人害己的中医药所持的讽刺、控诉和诅咒态度,则是显而易见的。

  在我看来,读者若想了解我国17世纪的文学家对中医药所持的批评态度,阅读《金瓶梅》这部小说,不失为一个捷径。

(XYS201312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